不用说,这张纸条,是林清雅让人送过来的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有等徐阳看完几秒,这张纸条,立刻就燃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阳颇为惊讶。

    “这张纸上面,覆盖了很多的磷,燃点极低,你的手摸过之后,温度足以到达它的燃点了,林清雅还算是聪明,任何证据,都不会留下。”维多莉解惑道。

    “她确实比之前聪明太多了,只是这一次,我又让她失望了。”徐阳轻笑了一声后,他完全没有去的意思,而是把维多莉,凤舞,阮楠烟和令狐灭杀叫过来,几个人打牌起来。

    经历过昨天的事情,令狐灭杀,终于意识到徐阳的强大。

    强大的让他,心生膜拜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并不像是其他人一般,见识到徐阳强大之后,就对徐阳保持尊敬,保持距离感,他还像是之前一般,对着徐阳一口一个兄弟叫着。

    那小眼神里,还带着得意,似乎徐阳的强大,让他很是自豪,走到哪里,他都觉得底气十足,谁都不怕了。

    这说明令狐灭杀,真把他当兄弟了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如果是自己的家人,突然变强,或者突然有钱,不都会跟着高兴,而不是像其他人一般,保持距离感吗?

    徐阳现在有钱有实力有势力,他最缺的就是这种,令狐灭杀的态度,反而让徐阳心里感觉到舒服,打起牌来,心情也是好了几分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!

    盛京望月楼809号包厢。

    林清雅,陈慧芳以及云婆,三人坐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云婆负手而立,站在林清雅的面前,依旧是面无表情,林清雅和陈慧芳,在吃着美味的菜品时,脸上都是流露出来,期待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乖女儿,你说徐阳那个废物会过来吗?”陈慧芳亲切的给林清雅夹了一些菜,问道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她被徐阳修理之后,她就老实多了,生怕林清雅会撤销了,她的豪门阔太生活,好在林清雅,只是不让她参与公司商业上的往来,金钱的待遇并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最直观的结果,就是她不能和那些小鲜肉们,共度春风了。

    可仅仅是这些,她就恨徐阳恨的咬牙,做梦都想着,将来狠狠打徐阳的脸。

    现在即将马上就可以打徐阳脸的机会,她可不想放过!

    “他当然会来,他如果想保住雨阳居,他也只能过来求我了,不然他没有任何办法,能保住雨阳居!”林清雅摇晃着红酒杯,嘴角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来头挺大的吗?那么有钱,万一不在乎雨阳居呢?”陈慧芳还是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妈,你也太高看徐阳了,他们家族可是有积分制的,按照积分,来竞争谁是未来家主,以及未来家族里的地位和职位,如果雨阳居倒了,徐阳损失的可不仅仅是钱了,而是家族积分,也就是未来的家族地位!”林清雅回道:“另外雨阳居现在所有的店铺加一起的产值,都要几百亿,甚至上千亿,背后还有大量的股东,如果雨阳居倒了,徐阳不仅损失惨重,那些股东们,也绕不了徐阳,到时候的赔款,我敢肯定,可以让徐阳一无所有,遇到这种情况,我就不相信,徐阳不会过来求我!”

    陈慧芳点了点头,随即又说:“乖女儿,那总不能,徐阳过来道个歉,愿意和你继续好了,你就放过他吧?那他以后得势了,反咬一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妈,你多虑了,我怎么可能,会让他只道个歉,就原谅他了?我今天让他过来,只是让他给我求饶,给我道歉,紧接着我还会让他一无所有的!我要让他明白,他不应该选择那些女人的,这就是他选择那些女人,而不和我在一起的下场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乖女儿,你这样说,太棒了!妈,支持你!只是一会儿他来了,能不能也让我先收拾收拾他,让他给我跪下,徐阳这家伙,目无尊长,从来都不把我这个前丈母娘放在眼里!”陈慧芳越说越气,连她自己都相信自己说的话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!”林清雅没有拒绝!

    “太好了,太好了,乖女儿,妈没有白疼你!”陈慧芳大喜不以,心里无比期待,徐阳的到来!

    林清雅则是轻哼了一声,就看了看自己的江诗丹顿*版的手表,自言自语说:“徐阳,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!”

    随后,她便自信无比和陈慧芳,甜美万分,吃起饭来。

    然而,事情的走向,似乎和她想的不太一样,她一等再等,等到了晚上十点,她都没有等到徐阳的到来!

    这让她心中恼火!

    “徐阳,你可真能装啊!到了现在,你还想硬撑么?那好,我就再给你下一剂猛药!”林清雅眼神里变得疯狂,她准备再用*,加速整垮雨阳居!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\趣\阁→.\b\\\\.\\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只是当她拿起电话,准备给她雇佣的那些记者,网红大打电话时。

    她看到手机上,推送了一条新闻!

    看着标题,似乎是,事情翻转了?

    她眉头一皱,点进一瞧,当她看清楚新闻的内容后,她整个人都变得难以置信!

    紧接着,她便暴跳如雷起来!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