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温媛婷狂笑起来,像是淘金的人,找到了金子一般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群,见她大笑,还以为她和徐阳之间,闹掰了,陷入了感情纠葛,瞬间就没有了兴趣,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天煞兵王和夜玄来到了一处角落之中。

    “天煞殿下,到冲击高台时,请让我替您将徐阳杀死!”夜玄立刻半跪请求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也愿意!”

    他们身后十几名,特级佣兵级别的强者,也都纷纷请愿。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\趣\阁→.\b\\\\.\\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天煞兵王见此,脸上露出来了一副满意之色,这些人,都是他的追随者,在他们眼中,天煞就是他们的皇帝!

    是唯一可以继承冥帝一切的人!

    未来是有百分百的几率,成为兵皇的男人!

    每一个成为兵皇的男人,都可以在全世界开疆扩土,而他们都会相当于开国功臣一般!

    他们的衷心,也展现出来了,他的领导能力和人格魅力,到底多么的强大!

    “徐阳此人,我看着并不简单,他敢直接挑衅我,可见他也是有些实力,在特级佣兵里面,应该算是顶级的存在。

    夜玄,夜煞,你们两个到时候,一起把徐阳解决吧,记住要速战速决,将他生擒,打成重伤也没事,重点是不能让他耗费太多的内力,他身上的内力,我还有重用!”天煞兵王安排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夜玄脸上一喜,同时一个像是冰山一般的女人,也从人群中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女,便是夜煞,是夜玄的搭档,她身材高挑,年龄看着,也只不过三十岁左右,长相像是冰山一般,据以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“另外,你们最好去和温媛婷商量商量,让她和你们一起行动!”天煞兵王安排道。

    “天煞殿下,那温媛婷不是兵王级别的么?生擒一个小小的徐阳,怎么还需要她?她会同意么?”夜玄不解。

    “呵呵,温媛婷是兵王?她信口雌黄,你也信?

    此人脚步虚浮,完全没有兵王的样子,最多算是特级佣兵中的强者罢了,倒是那徐阳,我有些看不透,为了保证成功率,也为了我这次能打败那异兽,我必须要得到徐阳的内力,所以必须要你们三个同时行动!”天煞兵王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可见他对于温媛婷,到底是多么的鄙视,区区一个特级佣兵,竟然敢自称是中级兵王?

    简直就是搞笑中的搞笑!

    “天煞殿下,那为什么不让我们多一些人手,对付徐阳?”夜煞也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人多的话,还怎么造成误杀?容易引得那人的注意,三个人,不能再多了!”天煞兵王打了个哈哈:“你们找个机会,就去联手温媛婷吧,剩下的七天里,我要闭关,全心备战!”

    “是!恭送殿下!”

    夜玄和夜煞,以及后面的人,集体匍匐在地,恭敬无比道。

    而天煞兵王,身形一闪,便进入了一处,洞口之处,关上了石门。

    夜玄和夜煞,对视了几眼之后,便找到了温媛婷,开始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阳现在的耳力目力,远超普通的人类,他们刚才的对话,已经被他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就凭这几个烂鸟蛋,还想生擒他?

    由此可见,天煞根本没有把他当回事,并没有准备亲手和他大战的准备!

    也几乎意味着,最近的一次冲击高台时,天煞不会对他动手!

    可如果冲击高台成功,到了高台之上,他必然会出手!

    所以徐阳也没有掉以轻心,一切还是以强大自己的实力为主!

    至于夜玄夜煞和温媛婷的合作,徐阳根本懒得去搭理,几个菜鸡,再怎么联合,在绝对实力面前,那也是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唯一让徐阳觉得奇怪的是,他能听到,天煞几人之间的对话,也能看到他们,但是他和温媛婷之间的话,天煞怎么没有听到?

    难道他的内力,还不如自己?

    徐阳随即便摇头否定了,他可是高级兵王,内力必然是高深莫测!

    也许他并没有特意的去听,去看。

    “凤舞,跟我来吧。”徐阳带着凤舞,来到被限制之地的边缘。

    找了一些石头,将周围围上之后,便开始苦修狂暴秘术!

    他也不担心,有人会过来偷看,以他的耳力来说,其余的人,还没有来这里!

    他就会早早的发现了!

    狂暴秘术的*,就是苦其心志,劳之筋骨!

    让自己的身体,无论内外,都要受到极大的痛楚!

    徐阳本意上是不想*,更不想去承受这份巨大的痛楚,然而为了保命,他不得不去承受!

    时间飞速,一晃眼,七天的时间就到了!

    沉浸在痛苦*之中的徐阳,被一阵战鼓的声音惊醒了。

    “徐阳,看样子,他们要开始冲击高台了!”凤舞在石堆外,提醒道。

    徐阳听此,目光如炬!

    便推开石堆,从中走了出来!

    此刻的徐阳,满身鲜红,和之前白皙的皮肤,有了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把凤舞给吓了一跳:“徐阳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已经涂抹了止损膏,一会就会恢复的!”徐阳给了凤舞一个放心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皮肤会变成红色,那是因为他*的狂暴秘术,除了不停的在外面攻击的身体之外,还要在用气,攻击自己的奇经八脉,身体的每一处!

    然而这种攻击的后果,就是让皮肤血肉,都会发生破裂!

    受到的痛楚,超乎人的想象!

    在这一个星期之中,徐阳想过无数次的放弃,那种痛楚真的比死了,还难受!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