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阳收到的消息,是他的父亲徐黄焱发给他的!

    一个月之前,何馨儿身上的诅咒之力,就开始发作!

    似乎是之前下诅咒之人,感受到了他们家族之中的人,越发稀少,渴望着将她们家族的人灭亡!

    从而提前,让何馨儿身上咒诅发作!

    发作之后,何馨儿的血液,开始由红色,变成了蓝色,经常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之下,就会陷入昏迷之中。

    情况十分的危机!

    他们束手无策,但又联系不到徐阳,只能在三天前,将何馨儿送到了克里坦家族!

    希望他们能给何馨儿改变基因,解除诅咒!

    克里坦家族,也给了条件,想改变基因可以,但是何馨儿必须三天后,和西奥克里坦完成婚约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徐黄焱对于克里坦家族,为什么要执着于娶何馨儿,也表达出来了疑惑。

    何馨儿是漂亮,但是何馨儿身上背负着咒诅,和她家族结合的人,都会受到诅咒。

    如果说,他们愿意先给何馨儿改变基因,消除咒诅在结婚,徐黄焱相信西奥克里坦家族,是因为对何馨儿的喜欢。

    可现在却是,先举行婚礼,再进行基因改造。

    难道他们就不怕,诅咒会影响到他们吗?

    如果是普通人这么做,也许是因为他们不够聪明,可是堂堂的克里坦家族,能人辈出,怎么可能看不破这一切?

    徐黄焱隐隐觉得,西奥克里坦想要娶何馨儿,似乎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只是他也没有证据,更是对于何馨儿身上的诅咒,束手无策,他也只能将何馨儿暂时送过去,看看是否,能让何馨儿渡过此次危难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徐阳心急如焚,他不允许何馨儿嫁给他人,更不允许何馨儿出事!

    对于他父亲的怀疑,徐阳也是十分的赞同,克里坦家族所做的一切,都透着股奇怪,不可能没有其他的目的!

    徐阳眼神里露出一抹杀意!

    没有目的,也就算了!

    如果有目的的话,徐阳定然会让他们家族付出代价!

    此时此刻,远在西欧的克里坦家族的庄园之中,灯火通明,所有的人,都在准备着他们家族的长子和西奥克里坦的婚礼。

    在庄园的中央别墅的大厅之中。

    克里坦家族的核心成员,都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米琪国输给华国的事情,你们都听闻了吧?”

    克里坦家族的族长,博登克里坦,站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其余人听此,纷纷点头:“这件事情,我们几个小时之前,就听到了,实在是令人惊讶,据说华国出来了一位超级强者,将米琪国十个黄阶大*的机器人,都打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知道此人是谁吗?”博登克里坦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听说是一个极为年轻的人,具体是谁,华国一方口风很严,并没有透露出来,我们想知道的话,估计还得等他们官方宣布。”众人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人选,他很有可能就是!”

    有人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众人问道。更新最快..()/ ../

    “徐阳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是他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在场的人,都是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因为徐阳很年轻,并且连刀奴等人多个兵王,都愿意当做他的奴仆,可见此人的实力,至少也是兵皇级别,在华国像是他这么年轻的兵皇,估计也只有他这么一位吧,虽说普通兵皇,距离黄阶大*,有很大的差距,但谁能说的清楚,徐阳到底是不是也有黄阶大*的实力呢?

    机器人终归是机器人,在智谋方面是比不过人类的,只要在同级别是超强的存在,一对十战胜它们,也不是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此人的解释,让在场的人,眉头皱的更厉害了,尤其是西奥克里坦,脸色变得难看起来,他可是听林清雅说过,徐阳和何馨儿的关系亲近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拥有,可以灭杀十个黄阶大*机器人的实力,那么如果他想阻拦他和何馨儿的婚礼的话,那对于他们家族的计划来说,将是一个巨大的阻碍!

    “呵呵,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不屑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众人抬头一瞧,来人正是被他们邀请前来,参加婚礼的徐天启!

    “徐天启,你为什么如此的确定?”西奥克里坦十分紧张的问道,他太想从徐天启嘴里能听到,徐阳根本没有多少实力的证据,这样的话,他的心也就安定下来,他们家族的计划,才能顺利进行。

    “呵呵,徐阳是什么货色,我很清楚,如果他真的拥有这等实力,他还和我竞争什么?直接展现实力,我会被吓得,立刻屁滚尿流,再也不敢和他有丝毫的竞争之心了,可是他没有这么做!

    足以说明,他十分忌惮,我身后的兵皇强者,我甚至觉得他连兵皇实力都没有,否则的话,怎么可能会忌惮我身后的兵皇强者?”徐天启极为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!

    整个克里坦家族的人,都有一种,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!

    是啊,徐阳如果拥有那种强大的实力,怎么可能还会和徐天启,去竞争家族族长的位置?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时,一个管家模样的人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各位老爷们,庄园外面来了个不速之!”

    “来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徐阳!他似乎是来者不善!”

    管家回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他不想何馨儿嫁给我,想阻止这场婚礼。”西奥克里坦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,都认为如此。

    “哈哈,既然来了,那就让他尝尝阻止婚礼的后果吧,我相信你们克里坦家族,会给他一个永生铭记的教训。”徐天启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