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感觉就是怀春的少女,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赢媚娘呆呆的看着窗户,徐阳的身影,在她脑海里不断出现,她真的很想去找徐阳,告诉徐阳,她很想他,她很想投入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再也不分开了。

    可刚刚有了这个念头之后,她却是自我嘲讽的笑了,表面上她是风光无限的花魁,实际上却是囚笼里面的一只金丝鸟而已。

    她根本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,最多只能是家具的利益工具而已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在吗?”就在此时,外面响起来了赢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在呢?有什么事情吗?”赢媚娘收回思绪。

    即使她觉得和徐阳是不可能的,但是一想到徐阳,她心里还是觉得很开心,似乎一切事情,都还是有些希望。

    嘴角一直都是挂着淡淡的笑容,打开门之后,赢莉便进入了其中,发现了赢媚娘脸上的笑容,她也是脸上一喜:“小姐,看来你是预感到,要有喜事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喜事?”赢媚娘喜上眉梢,她的第一反应,就是徐阳可能来了,他像是英雄一般,踩着七彩祥云,来到了他们的家族,向她求婚。

    “家主已经和你联络了一门亲事,对方可是大人物,而且还是玄阶强者!”赢莉回道。

    赢媚娘眉头一皱,似乎事情和她想象的不一样: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恒流家族的太上长老,咱们安南城的第一高手,恒流天霸!”赢莉满脸喜色的说道:“小姐,您如果能和恒流天霸喜结连理的话,那么咱们赢家在安南城的地位就会再次上升,而您呢,则是成为我们赢家的最大的功臣,赢家世世代代的人,都会记得您付出!”

    “怎么是他!”

    赢媚娘的幻想全部破灭了,恒流天霸,她是见过的,身体经过几次基因改造,已经是超过一千二百岁的老怪物,由于他的实力多年未进,就想通过基因改造变强,结果却是变得极为丑陋,身材矮小!

    据说已经娶了,不下于一千个老婆了!

    为人残暴,娶了一千个老婆,有一大半,都被他打死了,其余大多数,也被当做礼物,送给别人,当做生意上的工具。

    现在还留下来了的,屈指可数,如果她嫁过去,下场不会比她们好太多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此老怪,对于处子之身,有着极强的要求,如果他发现自己的第一次没了,他绝对会立马杀了她。

    “他可是咱们安南城的第一高手呢,长相虽然奇特,但也不失霸气,小姐您嫁过去,也不算是亏。”赢家人满脑子想的都是利益,黑的都是说成白的。

    “赢莉,我不想嫁给他好吗?”赢媚娘带着恳求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赢莉的脸立马拉了下来:“小姐,这是家主的决定,谁也无法更改,我来这里只是通知您一声,对方要求三个月之内完婚,家主给的期限,也是三个月,所以您就在房间里,耐心准备把!”

    说着赢莉,便一把将门关上,吩咐外面的仆人:“加大力度看守,绝对不允许小姐出门一步。”

    听着外面的话,赢媚娘感觉整个世界都塌了,她想过自己会成为家族牟利的工具,但是万万没有想到,会嫁给恒流天霸,她是多么的渴望,徐阳能出现,把她带走,然后两个逃离安南城,再也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.....

    这一切都太是异想天开了,徐阳身份低微,实力也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,更为重要的一点,徐阳似乎对她也没有爱意.....

    轻叹了口气,赢媚娘绝望了.....

    此刻,拍卖会正如火如荼的拍卖着,太陨之地生产的,可以提高武器等级的材料。

    太陨之铁!

    小小一块漆黑的贴,竟然已经拍卖到了一千万消费币的高价,换算在地球上的购买力,这可是十个亿啊!

    恒流川,要*的冲动都有了,可是回头一看,嘉美子那双漂亮到极点的大眼睛,正在可怜兮兮的看着他,让他一咬牙便再次豪气无比的加了价格:“一千零一万消费币!”

    喊完之后,恒流川都快哭了,这快把他的岁月钱,都快花光了!

    他来之前,还装x,说没有人不敢不给他面子,他可以用起卖价格买,结果呢?

    在场的人进入之后,身份都是保密,谁也看不见谁,人家哪里会搭理他?

    只能硬着头皮,和他们竞拍。

    他只能暗自祈求,别再有拍卖了。

    “一千一百万消费币!”

    恒流川话音未落,便有一道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狗东西!”

    恒流川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恒流公子,你怎么了?你难道买不起吗?如果你买不起,我们还是不要买了。”嘉美子一脸为他着想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怎么会买不起?我可是恒流家族最年轻的长老,别说区区一千一百万消费币,就是两千万,三千万,一个亿,我都可以轻松的拿出来,我只是觉得此物,并不值这个价格而已。”恒流川马上收起自己愤怒的表情,满脸不在乎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是不买了吧,只是买不了,我回到家族,要受责罚的,呜呜呜.....”嘉美子说着那双大眼睛里,已经是满满的泪花。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\趣\阁→\b\iqetv.c\o\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不买我一定买!”恒流川是真不想买,可是b都装出去了,不买的话,嘉美子可就泡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嗯!恒流公子,你真好,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爸爸。”

    嘉美子冲着恒流川的耳朵,吹了吹风故作羞涩的说道。

    那一声爸爸,恒流川心里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嘉美子,很会拿捏男人的心思,这一场拍卖会下来,她不仅没有让恒流川占了自己的便宜,还把恒流川牢牢的掌控在手里。

    再次一番竞价,小小的一块,太陨之铁,以1200万的天价,成交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钱,几乎都被掏空了,甚至还刷了信用卡,他心里恼火不已,更可恶的是,一场拍卖会下来,他竟然只是摸了摸嘉美子的手,连胸都没有碰到。

    几句爸爸,就换了他1200万消费币?

    他将一切的罪责,都怪在了徐阳的身上,趁着嘉美子去拿太陨之铁,他再次联系了他的手下:“我改变主意了,我不要那小子打残,我要你们把他打死!”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