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即就给恒流川,回复了消息,那个狗东西,答应你了,可以在今天见面。

    收到消息的恒流川,大喜不以!

    这些天,他如坐针毡,生怕徐阳来到安南城的消息不胫而走,从而被家族里的其他人,抢先一步。

    还好徐阳此人,算是低调,并没有大张旗鼓说自己来到安南城了。

    恒流川嘴角露出一抹笑容,也给徐阳回了句好的,但是要求必须徐阳一个人,否则绝对不会去见面。

    徐阳知道,恒流川是什么心思,

    显然这是恒流川,想通过掌控见面地点,掌控这次见面的主动权。给他们老祖治病的同时,他还要给徐阳一个教训。tv手机端tv./

    不过,徐阳这倒是毫不担心,他除非叫来了,他们的老祖恒流天霸之外,他请来的人,只要不是玄阶中期,他根本不用惧怕。

    况且以恒流川的实力和财力,玄阶中期的强者,根本不会搭理他,故意犹豫了一会,就回答了一个可以。

    恒流川大喜不以,认为大局,都在他自己的掌控之中了,自言自语的说:“令狐灭杀你这个狗东西,还有那个嘉美子,你们两个上次,耍了老子,让老子给你们花了那么多钱,那么这次老子让你们吐出来的同时,还要让那狗东西,给我老祖看病,成为我成功路上的垫脚石,之后,呵呵,令狐灭杀你给我死,嘉美子,将成为老子的玩物!哈哈哈!”

    狂笑之后,恒流川就把见面的具体地点和坐标,发给了徐阳。

    紧接着,恒流川便开始召集人手,率先来到了,禁飞区约定的地点,让他带来的人,埋伏了之后,躺在躺椅之上,他便悠闲着喝着饮料。

    看了看手表,指针指向了下午六点,夕阳西下,烈日的余辉,洒落在他的脸上,他掀开墨镜,远处出现了一个人!

    在余晖的照耀下,显得是那么的渺小。

    恒流川嘴角露出一抹兴奋的笑容,他的认得出来,此人就是之前,嘉美子的跟班,也就是被最近传闻是可以救活死人的*阴魔师,令狐灭杀!

    “先不要出声,老子让你们出来的时候,你们再出来。”恒流川小声的命令着,他在此处埋伏的佣兵们。

    随着徐阳越走越近,恒流川便大声的冲着徐阳喊了起来:“不愧是*阴魔师啊,就是准时,我很喜欢你的做事情风格!”

    “你也按照我们的约定前来,我也很喜欢你的做事风格。”徐阳的嘴角也露出来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说的很好!”恒流川一边冲着徐阳热情的笑,一边开始指挥,他的人,将徐阳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徐阳眼神之中,出现了一抹轻蔑之色:“想包围我,不需要偷偷摸摸的,都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恒流川脸色微变,他是怎么发现的?

    不过,既然被发现了,恒流川也不算藏着掖着了,哈哈一笑说:“没有想到,令狐大师你实力平平,观察力倒是挺好的嘛,既然被你发现了,那么你们也都不要在藏着掖着了,都出来!”

    话音刚刚落下,数十个穿着战甲的佣兵,便从四周而来,将徐阳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徐阳在这些人的包围之下,像是被群狼包围的绵羊一般,显得渺小至极,似乎他们一人一口涂抹,就能将徐阳淹死。

    “令狐大师,你也不要害怕,咱们先谈我们之间相互要做的事情吧,我呢,之前也说的很明白,就是需要你来给我家老祖恒流天霸治疗yang萎,还有两个月多,他就要重新娶一房姨太太,所以那个病,必须要治好。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你能治好的话,从此你就是我们恒流家族的座上宾,不过,你把我约在这里是做什么?”恒流川傲然的说出来了,他的条件,似乎他让徐阳去给恒流天霸治疗yang萎,那就是徐阳天大的光荣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恒流家族的人,都傲慢到了骨子里,求人办事,还是这副态度,徐阳突然有些理解,为什么之前那恒流奚,视地球上的人类生命,为草芥了。

    那是印在骨子里的骄傲。

    只是恒流川,今天就要为他身上的这份骄傲买单了。

    徐阳笑了笑回道:“把你约在这里,很简单,和你最终对我的目的是一样的!”:

    “我最终对你的目的???”恒流川眉头一皱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是蠢货吗?你最终的目的,不就是先让我成为你的工具人,治疗好你们老祖的yang萎之后,再杀了我吗?而我把你约在这里的目的,当然也是杀了你,明白吗?蠢货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!!”

    恒流川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他指着自己说:“你要杀我?区区一个中级兵皇的实力,还做梦想杀我?睁开你的狗眼看一看,我周围的人都是什么人!玄阶初期的强者,我都请来了五个!其余的全部都是黄阶大*,这种阵势,你恐怕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吧!”

    原本恒流川只是想请来普通的兵皇级别的强者过来,可是一调查,徐阳身边还有一个叫龙霄的,竟然是玄阶初期的强者,并且还拥有龙的基因,这种强者一般普通人类的同阶强者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,请来五个,虽然花费了他很多的钱,但绝对可以确保万无一失!

    更何况,徐阳就只是一个人前来,龙霄根本没有过来,此事他更加有把握了!

    “哼,不过,你说的没错,我的目的就是如此,现在我给你两条选择,第一条,现在把你的腿打断之后,老老实实的跟着我回去,给我老祖治病,之后我再杀了你,这样的好处就是,你可以多活几天,还有一个选择,就是我现在就杀了你,你连多活几天的机会都没有!”恒流川目露杀意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和恒流奚,都是一路货色,太把自己当回事了,也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了。”徐阳冷笑了一声,眼神之中轻蔑之色更胜。

    恒流川似乎洞察力也不弱,听着徐阳的语气,似乎想到了什么,眼神一狠:“难道你知道,是谁杀了恒流奚?”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快说!我可以多让你活几年!”恒流川忽然感觉自己运气爆棚,家族为了找寻杀恒流奚的凶手,已经废了很大的代价,只是那人没有一丝的蛛丝马迹,他们根本就找不到,如果他能逼问徐阳说出来凶手的话,那么也是大功一件!

    “远在天边近在眼前。”徐阳回道。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