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不会是来搞笑的吧?你区区一个黄阶的人,哪来的勇气,敢抢夺我们,这些玄阶初期的强者?”米倩眼中满是鄙夷,她最讨厌的人呢,就是这种没啥本事,还自大的男人:“那么,你就就给我去死吧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米倩就开始了攻击,只是她的攻击还没有打出去,她却是愕然发现,自己的身体什么时候,被一把飞剑,穿透了。

    在抬头看向其他人,依旧是如此!

    身前都*着一把飞剑,表情先是疑惑,随之便痛苦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米倩实力似乎最高,她没有像是其他人一般瞬间毙命,而是痛苦的单膝跪在了地上,俏脸之上,满满的难以置信,他指着徐阳:“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,除了我,还有谁呢?”徐阳信念一动,飞出去的飞剑,纷纷回到了,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随着自己体内的先天之气增加,徐阳可以更加纯熟的提高,控制飞剑,也可以将所有的飞剑,同时操控。

    对付这些玄阶初期的人,根本就不需要,动用幽冥鬼刀。

    “你,你完蛋了,你杀死我们,阿德公爵,不会饶了你的。”米倩脸上满是不甘,但是最终,还是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徐阳忙是带起手套,将他们得到的破界珠,一股脑的,全部塞进了莫斯的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为了不留有一丝的证据,莫斯再次启动了他的招式,瞬间将周围一切活动,全部消除。

    刚才米倩等人,还在和人视频对话,刚才信号突然中断,必然会被人发现这里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迟则生变,他必须要在,他们这些人反应过来后,得到足够多的破界珠。

    当即徐阳便驾驶着祖龙飞船,按照莫斯的指引,又追随上来了,另外一个小队,由于他们的实力都是玄阶初期,徐阳处理起来,也是没有费多大力气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便又开始去追,另外一个小队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一处,沙滩之上,一个身材极为肥胖的男人,躺在沙滩椅上,他的身边,跪着十几个,绝色美女。

    这些美女虽然比,赢媚娘,龙雨稍微弱上一些,但是贵在数量极多,每个人都是各具风味。

    有这些美女作陪,本应该是人生的一件快事,但是他却是一脸的阴郁,眼神之中透露出一丝恨意:“谁能告诉我,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信号都中断了?”

    身边的美女,哪能知道是怎么回事,似乎知道他脾气暴躁,没有一个人敢发出声响到的。

    “一群废物,该死,竟然一个说话都没有,梁驹,把这些人全部都杀了!”那肥胖男人,对着对讲机一说,紧接着一个穿着铠甲的男人便出现了,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随后,那铠甲男人,随着天空一指,眼前便凭空出现了一个机器人。

    那些女人,忙是求饶,却是丁点用处都没有,那机器人,像是吸尘器一般,将这些女人,全部吸走,紧接着便听到机器内部,发出来了阵阵惨叫,随后便没有了声响。

    机器人也随之消失,铠甲男人上前跪拜在他的面前:“阿德公爵,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让您发那么大的火?这些美女可都是顶级的,杀了是不是有些可惜。””

    “哼,这些女人都是激an民而已,杀了她们又如何?我可是超级贵族,虽说在超级贵族之中,地位是垫底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激an民们,为了讨好关系,也会前仆后继,跪tian我的,这些激an民的女人,就是如此!”阿德公爵,一点都没有不在乎的意思:“前些日子,我收到了关于破界珠出现的事情,便命令人去寻找,就在刚才我派出去的人,分成了五个小队。

    通过视频,我已经看到我的人,找到了至少一百颗破界珠,可是他们刚刚找到,一号小队的视频突然断开了,没有多久二号小队的视频也断开了,等信号恢复之后,我通过视频看到,周围什么一个人都没有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那些贱民,背叛了我?”’

    “阿德公爵,您是至高无上的超级贵族,谁敢背叛您呢。”梁驹十分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怎么回事?你告诉我?”梁驹的马屁,让阿德公爵,很是受用,火气也消散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阿德公爵,您是高高在上的超级贵族,并不需要为这些事情,我会派遣就近的地阶强者前往,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,一个小时之内,一定给您一个答案。”梁驹回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事情你去做,我就比较放心了,一个小时之后,我要答案。”阿德公爵哈哈一笑,随后一拍手,又有十几个绝顶美女,即使刚才她们已经在一边,看到了那些女孩被杀死,但是她们依旧是保持着,最好的状态,过去服饰阿德公爵,她们都清楚,超级贵族,意味着什么!

    如果有幸,被他看上,那么她的地位,将超越所有的普通人类。

    而梁驹离开后,便立刻动用了,阿德超级贵族的身份,直接调动了,距离徐阳最近的地阶强者:“务必查清楚,如果发现有人胆敢抢夺阿德公爵看上的破界珠,先行观察对方的身份,如果是超级贵族,就和他们和平商议,如果是普通人,格杀勿论!灭其全族!”推荐阅读tvtv./.tv./

    收到梁驹信号的是,是一个鹰钩鼻的老者,他一脸的不情愿,但是超级贵族拥有,调动任何人的资格,他即使贵为地阶强者,也是要前去。

    相比梁驹的两种怀疑,他完全不认为,对方是超级贵族的人,如果是的话,以超级贵族的尿性,早就让他们这些当地的地阶强者,进行设宴接待,享受着他们身份带来的优越感了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好奇,到底是谁,胆子竟然那么的大,竟然敢抢超级贵族的东西?

    难不成,是那老东西出关了?

    也只有他有胆子,敢做出来这些事情,破界珠,这玩意在他们眼中,最多只不过是享乐界的,他们更加注重的是真实的提升,而不是去往那种虚幻的世界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明白,对方到底抢夺这玩意做什么?

    为了完成任务,也为了找到心中的答案,他便乘坐他的御用飞船,前往了徐阳所在的山谷之中。

    喜欢上门龙婿请大家收藏:()上门龙婿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