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阳也不甘示弱,举起唐刀,便上前和他对打。

    “铿锵!”一声,徐阳的唐刀便和那螳螂的双臂碰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相比那犀牛异兽,此螳螂异兽的冲击,要差上好几个档次,但是对于目前修为被限制到玄阶初期的徐阳来说,也很是吃力,刚刚挡住而已。

    同时此螳螂可是有六条腿,身下的四条腿,虽然远远没有前臂那样粗壮,但是依旧可以参与进攻。

    瞧着那螳螂露出来拟人化的藐视之后,那其余的四条腿,也立马展开了攻击。

    速度远比它那双臂还要快,徐阳只感觉小腹一阵冰凉,低下头,才赫然发现,自己的小腹,被它给化开了一道口子,大把大把的献血,从中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好在徐阳,已经死过很多次,这点痛,根本也不算什么!

    大吼了一声,便反击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惜硬实力上的差距,不是吼声就能弥补的,徐阳刚抽回唐刀,还没有做出来砍的动作之前,那螳螂异兽,嗖嗖嗖的叫了一声,六只腿同时进攻,直接徐阳拦腰斩断。

    这螳螂也懂得补刀的重要性,见徐阳半截的身体,掉落在了地上,便直接刺中了徐阳的心脏!

    徐阳眼前一黑,便一命呼呜了。

    那螳螂异兽见此,叫声又嗖嗖嗖,变成了哦呜,似乎在欢庆着自己的胜利,回头看了一眼徐阳,露出来了拟人化的藐视,便又去准备啃食刚才的异兽身体。

    “站住,你以为你杀了我吗?”

    还没有走到地方,螳螂异兽就听到了一声喊,回头一瞧,竟然发现刚才被他杀死的人类,竟然活了过来!

    脸上瞬间便露出来了拟人化的震惊,不过它毕竟是异兽,不会像是人类那般拥有那么多的情绪,见徐阳还活着,它就又主动展开了攻击。

    刚才被它杀死,徐阳也是暗骂自己废物,这次他学精了,并没有和螳螂异兽短兵相接,而是在远处,运转自己体内的内力,不断的发出蓝月弯刀一般的斩击,攻击着那螳螂异兽。

    一开始果真奏效,它被斩击打的节节败退,就在徐阳以为,加大力度,就能搞定此螳螂异兽时,这头螳螂异兽,嗖嗖嗖的叫了几声后,竟然学起来了徐阳,也发出来了一道道,蓝月弯刀一般的斩击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竟然可以学习人类的战斗技巧!”徐阳惊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个螳螂异兽,并非是普通的,应该在此地存活了很久,和人类战斗的多了,它也学到了人类的战斗技巧,以及人类的表情。”莫斯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徐阳也觉得应该是如此,这也激发了他的战斗*。

    一道道眼花缭乱的斩击,被双方发出,对轰便开始了。

    这一打,就足足打了三个小时,最终还是因为徐阳体力不如这螳螂,被它一刀给结果了。

    在死之前,徐阳还听到了,它那哦呜哦呜的叫声,之前徐阳以为它是在欢呼,仔细一瞧,是这货,在嘲笑他。

    再次复活之后,那螳螂已经是精疲力尽,无法在和徐阳战斗了。

    满血复活的徐阳,并没有选择动手,刚才只是惜败,他要堂堂正正的打败这个螳螂异兽。

    徐阳拿了一些异兽的肉,扔给了这螳螂异兽,等它吃饱喝足,体力恢复好了之后,双方便再次展开了对轰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次,徐阳本以为自己,经过上次的失败,经验会多一些,实力也会增强,能战胜它。

    可是这螳螂,学习模仿能力,甚至比他还强,经验和实力相比刚才也加强了不少,结局还是徐阳战败。

    听多了那螳螂哦呜的嘲笑之声,徐阳更想打败它,要和它死磕。

    也许这就能引来,他的极限,从而觉醒,神经念力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双方前前后后,大战了二十次,徐阳才坐到和它同归于尽!

    等再次复活后,徐阳才发现,自己依旧是没有觉醒精神念力,为了继续战斗,徐阳把这螳螂异兽,也给复活了,双方再次大战。

    经过了五次,同归于尽,在第六次时,被它砍得遍体鳞伤的徐阳,终于将它给杀死了。

    而那时的徐阳,也已经是精疲力尽,连拿刀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现在应该到达极限了吧?

    他去自查自己身体,却是发现依旧没有觉醒精神念力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还没有达到极限么?”

    徐阳眉头一皱,如果不是羽化天尊,当时知道了他拥有精神念力天赋后,更想占据他的身体,徐阳都怀疑,自己,到底有没有精神念力了。

    “你所看到的极限,都是你认为的,你的极限还有很远。”莫斯的声音响起来:“你之前被杀死,以为是自己的极限到了,实际上只是因为你实力不济而已,现在你还有心思在这里想,说明还远远没有达到极限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,我在把它复活,继续找寻极限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已经掌握了和它对战的技巧了,再和它,就没有多大意义了,”莫斯回道:“而且,精神念力的天赋来说,分为一星,二星,三星,四星....依次到十星!而你的超星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自动觉醒精神念力,想靠外力觉醒的话,精神念力天赋越高,觉醒的难度,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你这超星级别的天赋,估计得比别人难上数倍,甚至是几十倍,你现在能做的,就是再找寻其他的异兽,继续战斗,在不断的战斗之中,找寻那么一丝的觉醒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