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呵呵,真是大言不惭,你说一定能觉醒,就能觉醒?”紫薇仙子,嗤之以鼻:“之前看你就不顺眼,我还想着我为什么,要对你一个陌生人有这种想法,现在看来,不是我的问题,而你有问题,是我先见之明,看出来了,你是一个实力弱小,但又是自大的人,现在我要加大精神力攻击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徐阳果真感觉到,大脑之中的刺痛,比之前更为明显了。

    然而,早就习惯忍受剧痛的他,这点并不算得了!

    “既然你找死,我也就不留你了。”

    在这里没有任何的监控,徐阳倒是也不怕杀了她,会被凤太阁的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真是笑死人了,你现在马上就要被我的精神力给折磨死了,还敢口出狂言!”紫薇仙子像是听到了世界最好听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这位仁兄,请给我一个面子,莫要伤及她的性命。”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,当徐阳抬头时,那人已经是影随声至。

    徐阳一眼便认出来人,正是一头红发穿着不修边幅的狼牙,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巨汉。

    “狼牙,我的事情,用不着你来管,多管闲事,你信不信我用精神念力攻击你?还有这个垃圾,我一个人可以轻松对付,莫非你是觉得我对付不了他????”紫薇仙子不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你根本对付不了此人。”狼牙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开什么玩笑!”紫薇仙子大怒!

    可等她想发怒,对付狼牙时,只瞧着狼牙,极速上前,对着她的眉心轻轻一点,这紫薇仙子便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给你,能提高你血脉觉醒百分之20的几率。”狼牙直接扔给了徐阳一个玉瓶。

    徐阳接到手中后,莫斯的声音便响了起来:“徐阳,根据他刚才使用的力,我探测到这小子的实力也没有受到限制,而且他的*很奇怪,你目前和他打起来,在不动用镜像球的情况之下,你还真的不一定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此人的实力,实际上要比血灵还要强?”徐阳很是意外:“那此人,用了什么办法,让他的实力在这里不受限制?难不成也是一体双魂?”

    “具体办法,我目前也无从得知,不过,他的真实实力,确实强于血灵,之前此人没有动手,我只能探测到大概实力,刚才他一动手,他的实力就很清晰了,目前你还真不是他的对手,要不要启用镜像球?”莫斯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了,我目前暂时还不想用镜像球,毕竟里面的*燃料,用一点就会失去一点,留着对付更强者更好。”徐阳接着便打开了那个小瓶,一股剧烈的腥臭味,从中传来。

    闻着难闻,可当味道被吸入之后,徐阳体内那沉睡的精神念力天赋,却是有了一丁点的觉醒的迹象,这可是之前他经过十日的厮杀,都从未有过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是不是感觉到精神念力松动了?这么说吧,我也不想和你为敌,这个送给你,给我个面子,放过此女怎么样?”狼牙用着商量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吧,多谢狼牙兄,给的好东西。”徐阳很干脆的便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爽快,以后在今后的时间里,你我都能成功觉醒精神意念力。”狼牙笑了笑,便抱着紫薇仙子快速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翻越了几个山头之后,狼牙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少主,你为什么要救这个狗女人?她可是凤太阁的第一天才!”焘夜骁十分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此女我留着有用,甚至关乎我们能否从中安全离开。”狼牙将紫薇仙子,放在河边,洗了把脸回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少爷,早就有了脱身之法,我还以为来到这里之后,我们都会死在这里。”焘夜骁哈哈一笑:“看来我们都有活下去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这里之前,就没有想着死在这里!”狼牙脸上露出一抹自信。

    “少主,我还有一事不明,即使此女有用,你也没有必要给徐阳,一瓶提升精神念力觉醒的药水吧?直接杀了此人不行吗?”焘夜骁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那人别看表面上实力很弱,但是我从他身上感受到了,一股危险的气息,他一定是隐藏着实力,并且实力一定和我旗鼓相当!即使到了这心路测试的之中,他身上那股让我感觉到危险的气息,依旧没有改变,可见他的实力,也没有受到这里的压制。”狼牙脸色极为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焘夜骁一脸的意外,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:“那此人会不会成为我们的大敌?要不要我们合力将此人灭杀?”

    “他当然不会,首先此人并非是三大宗门之人,而且一开始此人就和血灵产生了矛盾,血灵见到此人一定会找他的麻烦,他们二人如果能打起来,也省得我出手对付血灵了,这样的话,我们就可以专心扫荡其余三大宗门的垃圾了。”狼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主,您真是高啊,我突然明白,您为什么给他提升精神念力觉醒的药水了!”焘夜骁脸上终于出现了笑容:“一方面,通过此药水,能和徐阳交好,最起码因为此药水,你们二人为敌的几率会大大降低,同时如果徐阳提前觉醒了精神念力的话,至少会记住您的一份情谊,他的实力增加,那受罪的将是血灵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只是有一点,你还没有想到。”狼牙嘴角露出一抹阴柔的笑:“而且这一点,才是最为重要!”

    焘夜骁露出一抹不解的表情:“我还真的没有想到还有什么,请少主明示!”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