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人确实是一分为二了,并且如果不及时同化的话,灵魂一旦拥有了和本体不一样的意识,也就意味着变成了两个人,分出来的灵魂不再是你。”莫斯肯定的回答道:“不过,这些情况你没有必要担忧,如果你*的灵魂,一直都呆在你的体内的话,它是不会产生其他的意识,同时你也可以,*出来丁点的灵魂。

    这样即使你*的灵魂,出现了其他意识,你的主灵魂,也能很快的将其*吞噬,而且嘛,融灵决,你只要*好了,你也不需要一体双魂了,可以将其融合。至于多条灵魂,多个命的事情,对于可以无限次复活的你来说,也没有什么用处。”

    徐阳听此,倒是松了口气:“莫斯,那裂魂*,你有吗?””

    “这玩意我怎么可能有,不过根据我的记忆得知,裂魂*,在你们超级世界并不难找,只要你费一些功夫或者钱,应该是可以找到的。”莫斯回道。

    “莫斯,我还是有个疑问,他这容灵*,也是和我灵魂空间一样,都是*灵魂吗?”徐阳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他这可不是*灵魂,他只不过是把别人的灵魂融合在一起,吸取他们的能量,让自己强大,灵魂空间,乃是*自己的灵魂,两者完全不是一件事情,而且如果不是你天生灵魂天赋强大,又有机会,吞噬了,羽化天尊的灵魂,你现在也不可能开启灵魂空间。

    ,一般人想要*自身的灵魂,至少也得是天阶级别的,这小子哪有资格。”莫斯语气之中,透着一股不屑:“不过,由于你的灵魂强大,等你找到裂魂*后,再*这容灵*,应该效果要比他好上数倍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如此,那这容灵*,我是势在必得了!”

    之前徐阳和莫斯所说的话,都是通过两个人意识交流,最后这一句,徐阳则是自言自语的说了出来!

    自然被血灵和狼牙,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二人也都明白,徐阳这意思,是想从血灵手中,抢夺容灵*。

    狼牙大喜,徐阳想抢夺,那不就是说明,徐阳有自信,可以打得过现在的血灵么?

    而血灵,那面无血色的脸上,则是露出来了浓浓的杀意!

    刚才徐阳的自大,他还可以当做笑话,现在他觉得徐阳,实在是太过分了,他已经无法容忍,徐阳的自大!

    “小子,说大话,你真是我见过的第一人,你原本的实力好像是地阶初期吧?现在修为被限制,也只不过是区区玄阶初期而已,拿什么和我地阶大*第六十多层打?”血灵手持长剑,准备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要不要使用镜像球?”莫斯问道:“这小子地阶大*六十多层的实力,可以瞬间把你打成渣渣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给狼牙一个震撼,用镜像球的话,此人会认为我的实力不过如此,只是因为有某些宝贝。”徐阳回道:“我希望,你能使用一些*燃料,将血灵一击打成重伤,留他一条命,我也好得到容灵*。”

    “留血灵一条命,我能理解,可为什么要给他震撼?”莫斯不解。

    “现在三大宗门的人,已经发现了这里的情况,即使我和血灵之间没有过节,任何活着从这里出去的人,也都休想逃脱,更何况我和血灵之间,必有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狼牙此人不仅能给我提供觉醒精神念力的药水,他也是我能离开这里的关键,此人心思缜密,想必除了拿紫薇仙子当做挡箭牌外,应该还有其他的办法,为了防止此人再给我玩什么心眼,还是让他明白,我的实力远远比他强大才行,人只会在面对强者时,才会老实!”徐阳回道。

    现在有了足够的*燃料,莫斯如果全部使用,全力一击的话,可以达到地阶大*第三百层的威力,对付一个区区地阶大*地六十多层的,是很清楚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嗯,那好!”莫斯刚刚回应了一声,徐阳便感觉莫斯的体内,瞬间积蓄了一股极其强大的能量。

    见血灵要动手,狼牙也很是期待,只是他看着徐阳的实力,并没有想象中的直接飙升,狼牙心里开始打鼓了,难道他的直觉这次错了?

    徐阳这会儿,说了那么多,都是在装腔作势???

    血灵刚才听到徐阳所说的话,心里也出现了一些波动,以为徐阳至少是有些实力的,但是没有想到,他都要动手了,徐阳还是没有出现,层级狂飙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几乎已经断定,徐阳只不过是装腔作势。

    想到区区一个弱者,还敢在他面前叫嚣,越想血灵,就越是觉得恶心,愤怒!

    “你给我去死!”血灵手持长剑,直接一道血红色的斩击,便冲向了徐阳!

    那斩击所到之处,全部爆裂开来,连空气都出现了音爆之声,威力远远强于狼牙先前的利用黑炎神功的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狼牙感受到那股威力,只觉得头皮发麻,反观徐阳,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,没有躲闪,也没有实力狂飙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狼牙再次绝望了!

    之前的绝望,他心底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希望,现在却是彻底绝望了。

    血灵则是狂笑了起来:“弱者,去死吧!”

    “duang!!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便看到了他这辈子,都无法想象的事情,在他的斩击,刚刚打到徐阳跟前时,却是发现斩击像是遇到了,铜墙铁壁一般,斩击竟然被挡住,改变了方向后,直冲天际,将笼罩在心路测试的上空的阵法,都打的晃动起来。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