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,不,我再也不想尝试了!”血灵一阵摇头,之前他也觉得都是幻觉,可是连续死了两次,他也终于明白,根本不是幻觉,徐阳确实将他杀死了。

    这也意味着,徐阳的实力,已经达到了,随意决定他生死的地步,这种感觉,他连在他师尊身上都没有感受到过。

    他也放弃了挣扎,忙是说:“只要你放我出去,我就把容灵*的秘诀告诉你。”’

    “不行,现在必须给我!”徐阳声音极为冰冷!

    血灵心中一寒,他再次怕了,只是他还在犹豫,他清楚这是他的本钱,给了徐阳,他也就没什么价值了。

    “血灵,你放心我们想出去,还得用得上你的狗命,等出去之后,我自然会放你一条狗命。”徐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给你。”

    徐阳话都说到这里,如果血灵再不同意,等待他的,将再次死亡,那种痛苦的感受,他实在不想再忍受。

    紧接着,血灵就小声的在徐阳跟前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都说完了,你可一定要说话算数!”血灵紧握着拳头,却是慢慢松开了,他发现自己在徐阳面前,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,也只能作罢,听天由命了。

    他这辈子,都是胜利者,从未输过,但从未想过,他会在徐阳面前,输的那么彻底。

    徐阳到底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徐阳没有立马回复血灵,而是问莫斯:“莫斯,他这秘诀,没有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按照他所说的原理,是行得通的,没有问题。”莫斯回道。

    徐阳听完这些,这才冲着血灵说:“我说话算话,可以绕过你一条狗命,但是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你体内的灵魂,我给你收起来一个吧!”

    说着,血灵表情便一阵痛苦,紧接着一缕黑气,从他的身上瞟了出去,徐阳拿出来了幽冥鬼刀,直接将其吸入了进去。

    血灵看到自己的灵魂被抽取了一个,顿时目露绝望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他最大优势,就是一体双魂,如今被徐阳抽取一个灵魂,他即使能活下来,以后的发展的前途,也会大打折扣的。

    随着一个灵魂被抽走,他的实力也开始受到了限制,直接变成了玄阶初期。

    旁边的狼牙等人,看到这里,纷纷跃跃越试!

    狼牙最终还是忍不住,跪在了徐阳的跟前,请求道:“徐阳前辈,此人是三大宗门的青年才俊,是我们炎魔宗的仇敌,现在不能杀死他,那能不能让我们打他一顿,解解气?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,你们现在的实力比我强太多,一不小心就得把我打死,这样你们就是逼着徐阳食言了,让他作为一个不诚信的人,你们真是其心可诛啊!”血灵慌乱了起来,他知道,狼牙他们对于他那是恨之入骨,如果打起来,他可能比死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血灵你有点瞧不起我们啊?你放心我们也能让实力变成玄阶初期!”狼牙轻笑了一声,只瞧着他手中拿出来了一个布偶,他将其捏爆之后,实力直接变降到了玄阶初期。

    可见他们能进来,还能实力不受限制,应该就是和他们手中的布偶有关系。

    仔细一瞧,可以发现这些布偶,和他们本尊的长相,几乎是一模一样,并没有多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具体是原理,徐阳也没有深究,再次看向血灵。

    只瞧着他,一脸的慌张,立刻跪在徐阳面前恳求了起来:“徐阳,不,前辈,看在我把容灵*的秘诀告诉你了,您千万不能让他们打我,我已经承受了死亡的待遇,不想再被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答应过,不杀你,其余的可没有答应你,打不打,那是你们的私人恩怨,我管不着。”徐阳摊了摊手,一脸和他无关的模样。

    狼牙等人听此,顿时大喜,这是徐阳默许他们可以对血灵动手了!

    他们再也控制不住了,一群人围上去,对着血灵狠狠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血灵一开始还想还手,他在面对狼牙等人时,还是有着他的骄傲。

    可是他忽略了一个事实,他现在已经是今非昔比了,不再是什么第一天才,他就是一个普通的玄阶初期的人而已。

    面对围攻,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,很快便被狼牙他们打得,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狼牙等人并没有就此罢休,他们明白徐阳的意思,只要不把血灵打死,那就没有问题,一顿暴打之后,便是他们惨绝人寰的各种折磨,他们所用的招数,堪比满清十大酷刑。

    看了几眼,徐阳便收回眼神,脚踩飞剑,便离开了此地,到了一处,距离他们偏远的隐蔽地带,徐阳便拿出来了,狼牙给的药水!

    现在距离心路测试开启也没有多久了,徐阳必须要在这之前,完成精神念力的觉醒!

    随后,徐阳打开了那瓶药水,一股浓烈的腥臭味,从中传来。

    徐阳没有迟疑,忍着巨臭,一口将那大一瓶的药水,全部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