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剑不败,超星天赋,可是被无涯君他老人家,定为了必杀之人,凤姬这么做,难道不怕无涯君发现了,杀死她么?”发型张狂的中年人,故作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狼杀,只要她做的隐秘,谁又能知道?超星天赋意味着强大,只要暗地理发展势力,说不准某一天能赶上无涯君也说不准,届时她也不需要怕无涯君了!”黑袍老者说着,轻提了一下鱼竿,见是空勾继续说:“早年,此女获得过一本吸星*,此*没有什么威力。

    但是可以通过别人的能量,来获取别人的天赋,她现在这么做,应该就是想靠着,此法,将那人的天赋吸收过去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巨剑门和苍狼殿的高层,此刻都能认得出来,发型张狂的中年人,就是苍狼殿的掌门,狼杀!拥有地阶大*302层的实力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,则是巨剑门的掌门,剑不败!

    他也是这第十九大区,第一强者,拥有地阶大*303层的实力。

    狼杀听此,面露恍然之色,可随即眉头一皱,情绪变得紧张起来:“那凤姬,会不会现在就已经得到超星天赋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根据我安插在凤太阁的内奸报告,凤姬一回到凤太阁,就匆匆的离开了,应该还没有获得超星天赋。”黑袍老者,声音沙哑的问道:“狼杀,你紧张什么?难不成,你也想得到那超星天赋?”

    “剑不败,现在我们的青年才俊,都被炎魔宗那一帮杂碎,杀得损失殆尽,未来发展一定会遇到一个真空期,对我们一直虎视眈眈的第二十区,说不准就会趁着我们这个真空期,对我们动手。

    为了弥补这个真空期,我们最好能得到超星天赋,这样的话,我们的实力就会提升的很快,靠着我们强大的实力,可以弥补青年才俊的缺失,造成的影响,所以我能不紧张吗?”

    狼杀眼神里一副大义的说:“我觉得我们现在有必要,去找那凤姬,搞得清楚!”

    “呵呵,狼杀掌门,你可真是为国为民啊。”黑袍老者剑不败,轻笑了一声,瞬间便看透了他:“只可惜,那超星天赋只是从一个人身上挖出来的,其中的量,也只能让一个人成为超星天赋的。

    你老是说我们,我们,这个根本不现实,我说你啊,就别装了,我知道你对那超星天赋有意,想从凤姬手中,抢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见被揭穿自己的心思,狼杀倒是没有丝毫的尴尬,大笑了几声:“你这个老东西,不愧是我们三人之中,活的时间最长久的,什么在你眼前,都瞒不住的,没错,我就是想得到超星天赋!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到超星天赋,你叫上老夫做什么?”剑不败问。

    “剑不败,你也别给我装了,你难道就不想得到超星天赋么?”狼杀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如果我们都想的话,那就得相互争夺了,你又何必叫上我?”剑不败没有否认道,可见他也是想得到:“我想的话,我可以自己去找凤姬讨要,好像没有必要和你一起吧?叫上你,岂不是给自己找了个竞争对手?””

    “哈哈!剑不败,你可真不禁夸,前脚夸了你,后脚你的脑子就运转不过来了。”狼杀摇了摇头说:“虽说你的实力,是我三人之中最强的,但是差距并没有拉开,你想杀死我们其中一人,那也得付出极大的代价,至少能毁你半条命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你早就把我们都杀死了,还用得着,在第十九大区,搞什么三足鼎立吗?你早就一家独大了好吗?既然你无法做到轻松杀死我或者凤姬,平时一些小事情,凤姬可能会给你面子,但是超星天赋,对于你我三人来说,都几乎可能是这辈子,最后能爆发增加修为,改变人生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机会,凤姬是一定想攥在手里的,在面对你一人时,她不会妥协,可如果加上我的话,我们两个敢联手动手,就能轻松的将她杀死。

    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,她绝对会老老实实,把吸星*的秘笈,以及超星天赋的事情,说出来,不敢藏着掖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说的倒是没错,只是她将吸星*的秘笈,以及超星天赋的事情讲出来的话,我们两个,甚至我们三人,都要进行一番争夺了,你想和我抢夺,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么?”剑不败终于抬起了头,那黑袍之下,看到的是一张,没有五官的脸,看着颇为骇人。

    “先让她把超星天赋的事情讲出来再说,之后后续谁能得到,那就看各自的本事了。”狼杀很是自信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小子,这些年不出关,应该憋出来了什么大招了。”剑不败问道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,你就知道了,我就问你,去还是不去?”狼灭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就是火气旺盛,我能与你在这里废话这么多,还不能表示我想吗?那超星天赋,我剑不败,也是势在必得!我已经命人严密监控凤姬的动向,一旦她回来,我们即可前往凤太阁!”剑不败也是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,爽快!”狼杀大喜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剑不败猛地一提鱼竿,一尾红色鲤鱼,便被他提了出来,哈哈大笑起来:“人逢喜事精神爽,你看来鱼都钓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入夜,整个凤太阁陷入了,沉寂之中。

    凤太阁为了防止,她们的宗门子弟,与外界的男人私通,会进行宵禁,所有人都必须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,在前往禁地的道路上,有一道妖娆的身影,正在小心翼翼的,前往禁地。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