仔细一瞧,这道妖娆的身影,正是彷徨了一天的阿琳。

    这一天她脑海里,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,一方在骂自己,不是好东西,竟然想去打破门规,去找一个陌生的男人,做那种肮脏之事。

    一方面,她又是无比渴望着,那种肮脏之事,她虽然没有和男人接触过多少,但是她也曾经偷偷的去了解过,那种事情,据说是美味无比。

    她真的想知道,这美妙,到底是多么的美妙?

    过去她就特别的想,可一直以来,她一方面是没有合适的人选,生怕和别人发生了某种关系后,会藕断丝连,被宗门发现。

    另外一方面她也是极力压制自己心中的念想。

    可是!

    见到徐阳之后,她就完全无法控制自己了,心里像是打开了闸门,泛滥,而不可收拾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在她眼中,徐阳未来是要被她们掌门杀死的,一个即将死的人,未来可不会和她藕断丝连,她也无需担心,自己会被宗门发现了。

    越想,她越觉得,这是一个好机会!

    现在是宵禁,她作为执法职人员,倒是可以随意走动,只是距离禁地近时,她却是心脏加速。

    她怕之前被掌门安排的人,还在那里,更不知道,该如何给徐阳开口,说那种事情。

    怀揣着激动的心情,阿琳走走停停,一段路原本十分钟就能走完,这一次她却走了半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当看到监控室那里,已经没人时,她大松了口气,再次环顾四周,确定没人时,阿琳快速打开了禁地的禁止,进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正在*之中的徐阳,并不知道这一切,他现在正沉入灵魂空间之中,*着先天之气。

    里面百年,外面则是过了一秒而已。

    在灵魂空间里,艰难的熬过了三百年,徐阳的综合实力,再次提升了十层,如果算上精神念力的话,他现在的综合实力,应该是在地阶大*,第五十层的水准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,仅仅提升了十层,也让徐阳意识到,越是往后,想升级就越是艰难,只是想到下面还有九百多层,他觉得这个速度慢的,是不是有些过于提前了?

    是他的天赋不行吗?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还感觉到,周围的先天之气,有些不够吸收了,难道是这个原因?

    “小子,你的天赋没有问题,你现在*慢,就是因为周围的先天之气不够你吸入了。”莫斯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来之前,我是觉得先天之气很是浓郁啊,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”徐阳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,并不复杂,虽说人类所处的超级世界里,到处都是先天之气,但是你在灵魂空间渡过了三百年,外界也只不过是过了3秒钟,在这三秒之中,你吸入了极其大的先天之气,在加上越是往后*,吸收的先天之气也就越多。

    周围的先天之气,可以说都快被你吸光了。

    而其余的地方回补这里的速度,也远远没有那么快,所以导致了你,感觉周围的先天之气不够吸收了,由于无法有足够量的先天之气回补,导致了你*速度变慢。”

    得到答案,徐阳眉头一皱:“那这种情况,可以解决么?”

    “解决是没有办法解决的,改善倒是可以做到,只要找到先天之气足够浓郁的地方,虽说也会出现这种情况,但是至少因为先天之气浓郁,你*的速度能快上一些。”莫斯回道:“至于哪里先天之气浓郁,找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,去找寻异兽的墓地,异兽尸体越多,其中的先天之气,也就越是浓郁。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徐阳不解。

    “人类所处的超级世界里的生物,说直白了,就是各种分子组成,但是能让这些分子组成的,就是天地之间的先天之气。每个生物能出生,都是凝结了大量的先天之气。

    出生时越是强大,其中体内蕴含的先天之气也就越强!

    异兽是这个世界里,除了人类最强的种族,而人类由于并非是原著名,而且几乎所有人,都是来自于*内力人类先祖的后裔,先天之气固然拥有,但是体内含有的先天之气,却远远不如这些本土异兽的多。

    先天之气会伴随着异兽的一生,直到生命的尽头,会将体内所有的先天之气散尽,归还给大自然。

    由于先天之气,流通的速度很慢,是一种惰性气体,会大量的聚齐在一起。

    如果你能找到异兽的坟地的话,那里一定有让你无法想象的先天之气。”莫斯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找寻异兽墓地,应该是离开此地,成为炎魔宗掌门之后的,必须要做的事情了。”徐阳很快便打定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哎哟,小子,那叫阿琳的,好像来找你了,你的自信,还真应验了。”莫斯坏笑了起来:“看来一场风雨是避免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徐阳刚才一门心思,在和莫斯对话,倒是没有注意周围的情况,听着莫斯这么一说,他立马展开了精神念力,果真发现了阿琳,正在向着他所居住的山洞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探测了一下她的心后,徐阳发现,她竟然真的来找自己那啥。

    徐阳狠狠的咽了咽口水,才感觉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等他多想,阿琳那妖娆*的身影,就出现在了徐阳的眼前。

    相比她那妖媚的模样,她实际上对于男女之事,也只不过是个小白,别人看着她觉得她sao,实际上那只是她长得那样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满脸滚烫,但是依旧遮挡不住,她那绝美脸上的妖媚之色,倒是羞红的脸,让她比平时更加的youhuo!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