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以上的情况,也让事情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剑不败和狼杀的出现,他只需要趁着凤姬大意,进来这阵法之后,将其杀死就行了,如果她不来的话,也只需要等她找到四级燃料,他激活莫斯体内的爆天战甲,将其解决掉这件事情也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现在剑不败和狼杀的出现,情况就得改变了。

    即使他杀死了凤姬,外面这俩人,他还是得需要应对的。

    他目前有三个选择,第一,就是躲在这里不出去,等待他们两个离开后,在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之下,是极为消耗时间的,如果他们两个坐得住,说不准就会在外面等上十年,二十年,甚至更长。

    也许这辈子,徐阳就被困在其中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何馨儿的诅咒他无法解释,他也无法回到地球,让他们的家人们,也享受悠长寿命了。

    第二,就是出去和剑不败,进行交易。

    按照凤姬脑海中的信息可以得知,四级燃料只有通过剑不败,才能得到。

    之前徐阳得到四级燃料,是为了解决眼下的困难,可现在仔细一想,这并非是解决眼下的困难,那么简单的事情,一旦获得四级燃料,激活了莫斯体内的爆天战甲,他的实力也会极速上升,自保能力,大大增加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来看,四级燃料,是徐阳必须要追求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想得到的话,就必须从剑不败这里,当做是突破口了。

    而他目前,能当做交易筹码的,有两个,第一就是他那超星天赋,完全可以照搬他和凤姬之间的交易,用死去逼迫他们,给自己去寻找四级燃料。

    等四级燃料到手之后,激活了爆天战甲之后,再动手将他们除掉,这样的话,超星天赋就不用交易了。

    同时徐阳也从凤姬脑海之中得知,剑不败和狼杀,并没有吸收超星天赋的*,还得靠着凤姬的**。

    这也给了,徐阳继续照搬之前模式的机会。

    毕竟**的办法,就是必须得到宿主的同意,才能吸收他的天赋,他们如果通过强硬的手段,那是得不到超星天赋的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凤姬也不会为了满足徐阳的要求,去寻找四级燃料。

    但是,徐阳也不会天真地认为,自己提出这些条件,剑不败就会答应,毕竟人和人不一样。

    而第三个选择,那就是杀了凤姬,控制了她的生死,让她成为自己的人,一旦有了这样的帮手,即使剑不败,狼牙二人非得要和他死磕,他多少也能有和他们死磕的能力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之后,徐阳再次探测凤姬的脑海,将**的内容,记录下来之后,这才松开了凤姬。

    感觉到脖子一松,大量的空气,被吸入口中,凤姬从未感觉到空气竟然如此地新鲜,从未如此需要空气。

    大口大口吸收了好久,她才感觉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,她一抬头,就看到徐阳,操控着一把飞剑,直冲向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杀我?!!你说话不算数啊!”凤姬大惊,连忙向着一旁的阿琳求救:“阿琳,我可是你的掌门,快点帮我求求他!”

    阿琳刚才担忧徐阳的安危,不想让他被凤姬杀死,现在看到凤姬处于下风,即使凤姬在她心中的地位崩塌,她还是不愿意看到,凤姬被徐阳杀死,忙是跟着恳求起来:“徐阳,不要杀她好吗?’”

    “阿琳,我这不是杀死她,我是要给她一个重生的机会!”

    现在的徐阳,早就是杀伐果断的人了,阿琳固然在他心中有了一些地位,但是也足以让他放弃自己心中的计划,该解决时,他是绝对不会手软!

    “重生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词,凤姬和阿琳,都是一愣,完全不理解这个词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有等她们搞明白,凤姬的身体,就被飞剑一箭穿心,很快没有了气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阿琳大叫了一声,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,但是她也不没有敢去埋怨徐阳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些都是她们掌门,自作自受,如果不是贪图徐阳的超星天赋,安全按照无涯君的指示去做的话,当初如果联合起来,剑不败和狼灭,徐阳应该早就被消灭了,哪里还会有机会反杀她?

    她能做的只是摇头。

    徐阳在凤姬死后,单手一指,原本已经咽了气的凤姬,身体的伤口竟然在慢慢地愈合。

    阿琳立马想到了,徐阳之前第一次将凤姬打伤后,也是把她的伤治好了,只是当时事情发生地太突然,她没有刻意去想这一点,现在一想却是被徐阳的医术震惊了

    “难道你会医术?”

    “会一点点吧。”徐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阿琳听此,眼泪没有因此停流,会医术那又如何?凤姬已经死了,身体再怎么修复,那也是没有用了。

    她完全不知道,徐阳这么做,能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,发生的一幕,却是让她目瞪口呆,眼泪瞬间停流!

    刚才已经死掉的凤姬,竟然再次睁开了眼睛!

    当凤姬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又活过来时,一脸的茫然:“我,我怎么又活了?”

    “掌门,是,是徐阳把你救活了!”阿琳虽然很难相信眼前的一切,但是这些都是她亲眼看到的,声音都被震惊地颤抖:“他,他打破了,人死不能复生的铁律!”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