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门里面的,那原本可是她奋战的地方,现在徐阳和阿琳在里面奋战,她越发地燥热起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越听,她越是发现,徐阳的持久,根本不是她那些男宠可以比的。

    实力达到了她这种境界,一般男人已经很难让她满意了,即使那些男宠,也是不例外。

    过去他对于徐阳无感,觉得他长相一般,难以和他的男宠相比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听到徐阳如此的强悍,她忽然发现,她的那些男宠,都是中看不中用的。

    和徐阳相比,根本什么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忽然觉得徐阳,有魅力到了极点,感觉徐阳整个人,都绽放着光辉。

    她真的好想推开暗门,想参与徐阳和阿琳的大战之中.....

    急的她,都无法专心*自爆*了。

    徐阳超强的精神念力,即使在专心战斗,但是依旧可以观察到,凤姬的异样,只是他却没有把她拉过来,加入战斗圈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凤姬没有魅力,而是她年龄太大了,徐阳是真的接受不了,最让徐阳受不了的是,她包了太多的男宠,她得和多少男人战斗过啊?

    为了让她静心*,徐阳便和阿琳停止了战斗,凤姬这才好了一些,不过即使没有那么强烈了,可徐阳对于她的魅力,已经在她心里种下了种子。

    原本她可以为了,男宠去做一切事情,现在的她改变了想法,她愿意为徐阳去做任何的事情。

    之前她*自爆*,是被徐阳逼得,不得不去这么做,现在她却是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她的心里就再也没有杂念,专心*起来,同时她也没有可以去保护自己的内心,徐阳不经意地用精神念力,扫到了她身上时,瞬间石化。

    他打死都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这么有魅力!

    虽说这说明他很牛,能提高了他心底的自信,但是这种对于凤姬的魅力,他宁愿不要,因为他能感受得到,凤姬心里对于他那是满满的玉wang!

    不过,他也是无法去改变凤姬的内心,也只能立马收起精神念力,如果不到不必要的时刻,他是绝对不会再去探测凤姬的内心了。

    三天的时间,一晃而过!

    一直在外面打坐休息的,剑不败和狼牙,也终于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得到消息,烛火大师,还有半个小时,就可以来到此地,而我那位王族朋友,也会在四十分钟到这里。”从剑不败沙哑的声音里,可以听得出来,他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太好了!”

    狼灭同样也是如此,在他们的想法之中,只要将凤姬和那超星天赋拥有者,从阵法里逼出来,那么超星天赋,就是他们两个人的囊中之物了。

    他们能不兴奋么?

    “只不过,超星天赋的事情,不能让他们知道,否则你我也没有机会得到!”剑不败声音沉了下来:“不该知道的人,是不能让他们知道的,你懂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用不着你说!”狼灭冷笑了一声,便冲着他所有的手下说:“你们都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,掌门!”

    苍狼殿的手下们,立刻压着那些男宠,以及那些被狼灭和剑不败,打伤的凤太阁的弟子们。

    “掌门,是要将他们都杀死么?”苍狼殿手下问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那些男宠和凤太阁的弟子们,面色惊恐起来,立马求饶:“饶了我们,饶了我们吧,我们什么都没有听到!”

    那些男宠更是高喊着,阵法里的凤姬:“凤姬,快点出来,救救我们,难道你忘了我们之间的柔情了吗?”

    只是在阵法里的凤姬,却是一点回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狼灭见此,哈哈大笑起来:“你们这些废物,还真以为自己的命多么值钱?都给老子去死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狼灭对着空气一抓,五道爪印便冲击了过去,这里面虽说也有一些高手,但是和他的差距极大,瞬间全部反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解决了完他们,苍狼殿的弟子正准备回去时,狼灭却是叫住了他们:“你们停一下?”

    “掌门,你还有其他事情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送你们上路!”狼灭眼中一狠。

    “啊?掌门,我们是您的人啊,怎么能杀我们?”众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到了,就得去死,不过,你们不会白死,等本掌门得到超星天赋后,未来让苍狼殿成为世界第一宗门后,我就祭奠你们的死,你们都会是我苍狼殿崛起的功臣!”狼灭笑了笑,一挥手,他带过来的这些弟子,也都全部被他杀死。

    “狼灭掌门,可真下得去手啊!”剑不败声音低沉道。

    “无毒不丈夫!”狼灭满脸的不在乎地说道。

    剑不败听此,也没有再说话,半个小时之后,一艘火红色的战舰,停靠在了天空之中。

    那战舰之中,刻着一个大大的烛火二字,毫无顾忌地,告诉所有人,这艘战舰之中,坐着的是谁。

    即使剑不败和狼牙,是第十九大区最顶尖的强者,

    现在见到了烛火大师的战舰,他们二人依旧是,鞠了一躬,恭恭敬敬地说道:“我等,拜见烛火大师。”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