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果真是四级燃料!”

    三人也都是有见识之人,虽然没有使用过,但也是见过,立马就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,王族殿下!”

    剑不败马上诚谢。

    “无需大礼,你我之间,都是老相识了,只是还希望,此事三位保密,四级燃料即使是我王族,也都要谨慎使用,如果得知我是来给你们交换东西的,必然会受到惩戒。”战舰上那年轻的声音,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王族殿下,您放心,我们三人必将守口如瓶。”三人忙是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便好,你们忙你们的吧!”

    战舰之上,再次传来声响,随后那金*战舰,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剑不败等人,以为此人真的离开后,却是没有发现,他绕了一圈,又回到了他们头顶之上,由于这架战舰,是王族最强防御战甲,一旦施展,隐身之法,即使以剑不败等人的精神念力,也是完全差不多。

    此刻,金*的战舰之中,一个身着华丽服饰的青年人,摇晃着红酒杯,十分悠闲地盯着监控的画面。

    一个女仆装的女人,端着果盘,来到了他的面前,此女耳朵很长,长相和人类电影里的精灵,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她的名字,维密朵,是鲲龙的贴身侍女,在她看来,眼前这位鲲龙殿下,身份可不仅仅普通的王族,而是王族里面的核心贵族,以他的身份,见识过世间的繁华,几乎没有什么,能让她感兴趣的了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问道:“鲲龙,殿下,您怎么去而复还了?难道这里有吸引您的地方?”

    被称为鲲龙殿下的,青年人吃了一些果盘里水果说:“第十九大区三大强者,两个再次,烛火大师,都来到了凤太阁的禁地,看这架势,是要对禁地进攻!”

    “即使是这样,也达不到吸引您的标准吧?这三大宗门,表面上和和气气,背地里却是积怨己久,打起来也正常。”维密朵虽说是一个侍女,但却对于各方势力的她出奇地很了解。

    “仅仅是靠着这些,确实吸引不了我,但是你忽略了一点。”鲲龙提醒道:“”

    “殿下,所说的是哪一点?”维密朵不解。

    “超星天赋!”鲲龙一字一句地说道,那深邃的眼神之中,爆发出来了一抹精光,显然他对于超星天赋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之前凤姬不是发布了公告,超星天赋是谣传吗?”维密朵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消息,倒是很灵通,只不过如果是谣传的话,他们怎么可能围攻凤太阁的禁地呢?并且剑不败还付出极大的代价,邀请过来了烛火大师?”鲲龙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超星天赋的事情,应该是真的了,他们这是要联合起来,铲除超星天赋,这么看来,是凤姬和炎魔宗的联合在一起,想保住超星天赋了!”维密朵很快下了结论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!”鲲龙摇了摇,修长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难道还有其他的原因?”维密朵不解。

    “凤姬此女,拥有一本**,可以将其他人的天赋吸收过来,转化给她,我猜想凤姬打算将超星天赋据为己有,结果被狼灭和剑不败所怀疑,他们立刻前来,想将**和超星天赋,都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,想着据为己有,还都结盟,只能说他们是聪明人,知道先把东西抢过来,在单对单,各凭本事夺取,而烛火大师嘛,此人一开始应该只是想得到四级燃料,但是以这老家伙的,老谋深算,是不可能,嗅不到味道的,等会儿把凤姬和那超星天赋者,给逼出来后,此人也一定会想办法,分一份羹的。”

    虽说没有亲身经历,但是鲲龙竟然,将局势分清得清清楚楚,无比地接近事实的*。

    维密朵也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马上自叹不如地说:“论及分析能力,我是远不及殿下您的。”

    鲲龙摸了一下维密朵的鼻子,夸赞道:“你也不错,分析到了常人没有分析到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留在这里是做什么?”维密朵问道。

    “事发突然,我还没有想到,静观其变,等下面的事情尘埃落定了,我再做决定,控制局势。”鲲龙云淡风轻地说道,语气之中,充满了强大的自信,似乎只要他想,他就能控制这里的局势。

    天空之上,盘旋着战舰,剑不败,狼灭和烛火大师,一点也没有差距到。

    “剑不败,四级燃料,已经到手,先把它给我吧!”烛火大师,迫不及待地要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现在立马的危机还没有除掉,烛火大师您,虽然地位崇高,但是实力也只不过是地阶大*第25层而已,如果凤姬跑出来,第一个对您动手,抢走了四级燃料,那该怎么办?”剑不败一副,为了烛火大师着想的模样:“现在还是放在我手里最安稳,只要您将他们逼出来,这四级燃料,我马上给您!”

    烛火大师听此,脸色一沉!

    “剑不败,你这是在玩火啊?”

    “烛火大师,您说的这是哪里的话,我们这是在给您保护四级燃料呢,怎么是玩火呢?”狼灭也站在了剑不败这边。

    “真是牙尖嘴利,你们就不怕老夫我转脸走人?”烛火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烛火大师,您不会走的,四级燃料,可是您所需要的呢!”狼灭笑道。

    语气听着对烛火大师尊重,可实际上这是在逼着烛火大师。

    这让他心里恼火到了极点,可是他们说的也对,他需要四级燃料,他冷哼了一声说:“呵呵,老夫我确实需要,不过,等我把他们逼出来,你们如果再不给老夫的话,我会让你们知道,惹了我烛火大师,是什么后果!”

    “烛火大师,您放心,我们会遵守诺言的。”剑不败说道:“您开始吧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出来!”

    三人一抬头,看到阵法里,走出来了凤姬和一个陌生的青年男子。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