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人一开始并不在意,徐阳所说的,可是他们强大的精神念力,却是感知到了,他们身后果真有着一个强大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难道凤姬,找到其他的帮手了?”

    他们回头一瞧,赫然发现,刚才已经和烛火大师,同归于尽的凤姬,竟然完好无损地活了过来!

    二人即使活了,数万年,见识极广,他们也是被震惊得无以复加!

    “你不是死了吗?怎么又活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些你们不用知道,你只需要知道,你们接下来麻烦大了!”凤姬冷笑了一声,她立马冲向了狼灭!

    “虽然不知道这家伙,到底是玩了什么花样,但是还是尽早将她解救为好!我们一起杀了她!”狼灭十分果断地做出来了决定!

    剑不败,也点了点头:“我们共同发大招,不用在隐藏实力了!”

    “放心!”

    狼灭点了点头,下一秒钟,原本人形的他,就幻化成为了,一只体长超过20米的银月巨狼!

    这一次,他没有选择用爪印冲击波,而是张开了血盆大口,其中有光芒闪现,蕴含的恐怖强大的能力,让周围的大地,都跟着震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剑不败,利用他那强大的精神念力,控制一把剑,飞上了高空之中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身上爆发出来了强烈的光芒之后,一把把巨剑的光芒剑,从天空极速而下!

    仿佛流星坠落!

    强大的能量,让周围的空气,都开始出现了波动!

    而徐阳早早早就趁机再次跑到了阵法之中,毕竟如果他不使用完所有*燃料的话,他是不可能和他们这种级别的超级强者,有一战之力的。

    稍微被他们波及一点,也许他就灰飞烟灭了!

    即使跑到阵法之中,他们两个人的攻击,依旧是让徐阳头皮发麻,幸亏他们一开始的计划,是杀死烛火大师,否则徐阳可就没有机会,再跑到阵法之中,不知道得被他们打死多少次。

    凤姬面对他们攻击,同样也是头皮发麻!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两个人全力的招式吗?

    确实比她要强上不少!

    不过,凤姬却是不担心!

    她死了,徐阳还会比她救活,并且,他们再怎么是大招,也没有将他们身上每一分力量,都榨取干净,而她凤姬的自爆*,就可以!

    “给我去死!”

    面对他们的进攻,凤姬毫无畏惧,在他们的计划里,先灭掉一个是一个!

    先把软柿子给捏了!

    所以,凤姬没有改变方向,依旧是攻击狼灭!

    瞧着凤姬朝着狼灭冲击而去,狼灭冷哼了一声,口中轰的一声,吐出一个巨大的光球,极速冲向了凤姬,而剑不败,也调整方向,操控着,成千上万把巨型光芒剑,冲向了凤姬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!!”

    下一刻,阵法外面,响彻起,震耳欲聋的爆炸之声!

    徐阳抬头看去,只瞧着周围,都被爆炸,产生的光芒所覆盖,附近的山石瞬间气化,整个凤太阁的宗门,数秒之中,就被这战斗的余波夷为平地,所见之处,皆是焦土!

    即使凤太阁所属山脉,周围的建筑,也都没有幸免于地,全部被余波,真的倒塌。

    硝烟散去。

    剑不败,依旧还在天空,而狼灭此刻已经由狼的形态,再次变回人的形态!

    他已经是受了重伤,模样十分狼狈,正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天空之中的鲲龙和维密朵二人,表情各异。

    维密朵被震惊了,即使他是鲲龙的女仆,在整个世界都很有地位,实力也很强,但是她的实力则是远远没有达到,剑不败等人的地步,看到他们强大的战斗力,确实被惊到了。

    同时她也明白,为什么超级贵族中的王族以及无涯君,为什么要让他们是执掌第十九大区了。

    确实是强大。

    而鲲龙则是,不断调整的角度,似乎在搜寻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再看什么?”维密朵从震惊之中走出来后,便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再搜寻,那凤姬还能不能复活?”鲲龙回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,死人是不可能复活的,刚才凤姬看着是和烛火大师同归于尽,事实上应该是她在最关键时刻,遁走了。”维密朵。

    “不,绝对不可能!”鲲龙否定道:“刚才我已经将画面,来回放大了数次,绝对没有遁走这回事,她的身体,确确实实自爆了!”

    “可这怎么可能?人死不能复生,这是我们超级世界的铁律啊,即便是王族最强大的科技,以及最强的神医,都没有能力将死人救活的,更何况,她死了之后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钟后,就变得活奔乱跳,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!”维密朵觉得这一切,实在是太荒谬了:“刚才可是剑不败和狼灭的全力一击,凤姬现在应该已经死了!不可能再活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她话音未落,再次看向大屏幕,却是吃惊地捂住了小嘴,她难以置信地指着屏幕说:“殿下,你看凤姬又出现了!”

    鲲龙抬头一瞧,果真凤姬再次出现了!

    “她,她是怎么做到的?”维密朵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“不应该去,问她是怎么做到的,因为这一切应该和她无关!”鲲龙否定道。

    “那和谁有关?”维密朵更加不解。

    “和他有关!”鲲龙将屏幕的视角,转移到了阵法之中,指了指其中的徐阳。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