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和他有关系?这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维密朵觉得这个完全不可靠:“殿下,此人看着实力,也就只有地阶初期的水平,怎么可能拥有这等实力的技能?

    我觉得凤姬能活下来,应该是它们宗门的某个秘法,毕竟他们宗门叫做凤太阁,凤凰不是可以浴火重生吗?我想她们凤太阁,也有些这种*,看似他们死了,实际上他们并没有死,只是在接近死亡时,身体再次用某种秘法,修复好了!”

    “你所说的这些,固然有些道理,可你忽略了一点,如果凤姬有这等秘法,她完全用不着跑到阵法之中,剑不败和狼灭,更不会花费重金来我这里换取四级燃料了!”鲲龙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说的固然有些道理,但是您有直接证据,证明是这个人吗?”维密朵问道。

    “直接证明,倒是没有,但是直觉告诉我,此人非同一般!”鲲龙十分断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他吧!”维密朵虽然还是不相信,但是鲲龙都如此断定,她也不敢继续说了。

    她相信接下来,凤姬一定证明,她能爆发之后,还能复活,那超星天赋者是没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根本不是什么复生!

    人死不能复生,是这个世界的铁律,事实一定和她所猜想的一般,是一种秘方,可以让人无限接近死亡时,修复身体,看着是复活了,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死!

    鲲龙并没有管维密朵心中的想法,而是一副很感兴趣地说:“这场战斗,已经出现了让我很惊喜的事情了,接下来还会给我带来惊喜么?”

    随后他便再次看向了大屏幕。

    剑不败和狼灭,看到凤姬再次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他们眼前时。

    狼狈不堪的狼灭,脸色越发难看,剑不败虽然没有五官,但是也能感觉到,他现在心情是极度不好的。

    刚才已经是他们二人的大招了!

    剑不败虽说没有受伤,但是狼灭,已经是受伤了!

    如果再被凤姬自爆,炸上那么一次,他就死定了!

    “凤姬,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?”剑不败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,用不着你们管,你们只需要知道,今天你们一个也跑不掉!”凤姬二话不说,再次向着狼灭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受了重伤的狼灭,在全盛的凤姬面前,根本逃脱不了。

    即使现在凤姬不自爆,也能将他轻松灭掉!

    他立马求救起来:“剑不败,救我!我不相信她死了,还能复活,快点再和我联手,将她击杀,一旦我死了,你可能就没有机会得到,超星天赋了,只要你救了我,我就不和你争夺超星天赋了!”

    剑不败对于危险的嗅觉一直,都很敏锐,凤姬这两次自爆,又复活,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原理,更不相信人死了还能复生,但是他能敏锐地感觉到,继续留在这里,会是十分的危险,赶紧跑路,才对!

    可是!

    超星天赋的*,实在是太大了!

    连无涯君,都无比忌惮的天赋!

    只要猥琐发育,暗自提升实力,早晚有一天会超越无涯君,甚至有机会,突破更古都没有人突破的天阶了!

    正所谓富贵险中求,他不想放过这个几乎!

    咬了咬牙,便再次发动了大招,攻击向了凤姬!

    这一次,相比刚才攻击更加的猛烈,威力至少强了一倍!

    由此可见,剑不败刚才,根本没有使用全力,他还是留有后手!

    徐阳和凤姬,也意识到,他们一开始都小瞧了剑不败,之前凤姬说三次自爆,就可以杀死剑不败,现在看来,五次都不一定了!

    随着他加大进攻的威力,直接命中凤姬,狼灭获救了。

    瞧着凤姬,这一次被他的攻击,打得粉身碎骨,剑不败和狼灭的心情,也没有任何的轻松,先是环顾四周,发现凤姬没有出现,他们二人大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看来凤姬这次是活不过来了!”狼灭捂着胸口确定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,刚才可是我的全力一击,如果她还能活着,我这第十九区的第一人的头衔,可就白带了那么久了。”剑不败,此刻的气息也有些紊乱,当即便坐在地上,打坐调息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没有说谎,他确实使用全力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我现在还是不明白,刚才凤姬到底是怎么复活的?”狼灭同样也是坐下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*了某种*,在无限接近死亡时,修复自己的身体,让其看似是复活了,这种*在这个世界上,虽说极为稀少,但是也是存在着的,没有想到,凤姬竟然会这一招!

    不过,你放心这种*,也是在消耗自身的能量,刚才我的进攻,应该已经将其彻底毁灭了!不会再活过来了!”剑不败笃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狼灭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,显然他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在天空之上的鲲龙和维密朵,此刻表情,再次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维密朵嘴角微微上扬,现在剑不败和她想到一起去了,并且凤姬也没有立马复活,这说明,她的猜想应该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的直觉,这次是错误的了?”鲲龙那高贵的脸上,露出来了一抹疑惑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不要多想,人的直觉总会是出现错误的,这一点也不影响您的优秀!”维密朵安慰道。

    鲲龙没有说话,只是脸上出现了一抹浓浓的失望,似乎他十分的希望,这一切都是徐阳的原因!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