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过短暂的调息之后,剑不败的体力恢复,同时也扔给狼灭一个小瓶:“这个玩意是我从一个老友那里得到的,被称作是生命之气,只要吸上一口,便可以恢复身体所有的伤痛!我之前也没有用过,现在你用用试试吧,如果真的有用,那即使凤姬在复活,我们也不用担心了!”

    “竟然如此的神奇?”

    狼灭饶是见多识广,此刻也再次被震惊了。

    他立马将生命之气,吸入体内之后,顿时感觉到他体内的伤,竟然全部痊愈了!

    狼灭和剑不败,爽爽大喜不已!

    “剑不败,这玩意还真是的,那么神奇!”狼灭忍不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更让你惊讶的还在后面!”剑不败惊喜之后,也是彻底认同了生命之气的疗效,他也放下心来:“据说这玩意产自于十分偏远的998区,是阴魔会通过关系,才送到我们第十九大区,起初我也是不相信,所以一直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太可能吧?998区,几乎可以说是蛮夷之地了,那里不光科技发展落后,个人实力医术,各个方面,都和我们这边有着极大的差距,他们怎么可能生产出来,如此神奇的生命之气?”狼灭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件事情,一开始我也是不相信的,只是阴魔会的人,确确实实地告诉我,是一名叫徐阳的阴魔师,制造出来的这些。”剑不败回道。

    “徐阳?这名字是真土。”狼灭轻笑了一声十分不屑道:“这玩意如此的神奇,怎么能让这种蛮夷之地的人享用?这件事情之后,我们不妨前往那蛮夷之地,将秘方给要过来吧?”

    “狼灭,你想的胃口,可真是大啊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们背后再次出现了凤姬的声音,回头一瞧,二人脸色一变!

    “怎么又活过来了?”

    狼灭心里真的怕了,刚才差点要了他的命,他原本还以为一切都结束了,没有想到,这真的是没完没了了!

    “不要怕,老夫这里还有不少的生命之气,我就倒要看看,凤姬还能活过来几次!“剑不败冷笑道,显然生命之气确实拥有治愈的能力,让他信心倍增。

    要说之前,他们还想躲着打,现在剑不败和狼灭,都决定要放开打!

    当即二人,便再次发出全力,向着凤姬攻击而去!

    之前他们还想着,先把凤姬打个半死,从她口中得到**之后,再杀死凤姬,可是现在这种情况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,他们两个也不得不杀死凤姬了。

    **固然可能得不到了,但是他们相信,这个世界上一定还有其他*,可以吸取别人的天赋,只要超星天赋者,在他们的手上,他们就还能有机会得到超星天赋!

    凤姬这一次的目标,不是狼灭,而是转向了剑不败!

    “给我去死!”剑不败狂吼了一声,和凤姬的自爆,对撞起来!

    一番进攻过后,凤姬再次被他们打死,而剑不败,在凤姬的自爆之下,也受了一些伤痛。

    不过,当他再次拿出来一瓶生命之气之后,他便元气满满的恢复了!

    而接下来,凤姬再次复活!

    来来回回了六次,凤姬攻击的,都是剑不败!

    虽说每次,剑不败,都是受了伤,但是随着他补充生命之气,身体的伤痛都变好了!

    这让他自信心更加地强,等他们再次把凤姬杀死之后,甚至叫嚣起来:“凤姬出来啊,和老子打啊,老子让你知道知道,什么叫做神奇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依我看,她也已经达到极限了!”狼灭也是哈哈一笑:“即使她又能复活那又怎么样?我们有生命之气在手,此次也是我们赢定了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凤姬根本不需要动手,我就可以将你们打败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轻蔑的声音,从阵法之处传来,二人抬头一看,之前躲在阵法里面的超星天赋者,竟然胆肥了,主动从阵法之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天空之上的,维密朵见到,徐阳竟然说出来这种话,顿时捂着小嘴嗤笑起来:“殿下,这个家伙,可真逗,他的实力看着也就地阶初期,到底哪来的自信,敢说出来这些话?””

    鲲龙眉头一皱,他虽说觉得徐阳不凡,但是他这点实力,怎么也不可能是剑不败和狼灭的对手,说这么猖狂的话,可不是狂就能解释了,而是蠢!

    看来这一次,他是看走眼了!

    徐阳并不是他所寻找的人,对于该怎么处理徐阳这等超星天赋者,他心里也有了定论,只等待剑不败狼灭和凤姬分出胜负之后,他便会现身。

    剑不败和狼灭,听到徐阳的话,也是仰头大笑,觉得听到了,他们这一辈子的最好笑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有骗你们,小看我,你们真的吃亏。”徐阳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放屁,我看你就是仗着我们不能直接杀死,就在这里装,现在我们有了生命之气,只要把你打得还剩下一口气,就还能把你救活!”狼灭眼神一狠,满身杀气地准备对徐阳动手,他要给徐阳一个永生铭记的教训,要让他知道,遇到强者,该怎么和强者说话!

    剑不败也没有去阻止的意思,他也觉得徐阳欠收拾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而就在狼灭准备动手之时,却是突然之间,面容变得扭曲,痛苦起来,人也因为支撑不住,直接半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像是受了重伤一般,可是他的伤,刚才明明已经被生命之气救活了啊?

    “狼灭,你这是怎么了?”剑不败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