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感受到,身体上结冰,徐阳大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快点运转你体内的先天之气,将此战甲压制住,否则的话,将无法认主成功!”莫斯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随着徐阳运转起来了先天之气之后,冰之战甲似乎并不情愿,认徐阳为主,开始释放着更冰冷的能量。

    周围的温度,极速的下跌!

    不出三秒钟,就已经无限接近于绝对零度!

    所谓的绝对零度,就是宇宙里面,理论上达到的最低的温度,零下273.15度。

    在这种温度之下,任何分子,都会停止转动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徐阳用着先天之气保护着自己的躯体,恐怕他现在已经变成了冰雕,死翘翘了。

    相比高温,这种低温对于生物伤害性更加的大。

    即使有着先天之气的保护,徐阳也只是维持着大脑的运转,身体已经被冻僵,完全没有了知觉。

    “再坚持两分钟,冰之战甲就会认主成功!”莫斯提醒道。

    再接下来的,一分一秒,对于徐阳来说,都是奇慢无比,甚至比在灵魂空间之中,还要难熬。

    而且随着时间的深入,徐阳的大脑,也一步步被那冰冷所侵蚀,他的意识,也是越来越薄弱。

    直到徐阳觉得自己的大脑,彻底被冻住之前,那透明的冰之战甲,忽然之间一阵晃动。

    下一秒,几乎快要失去意识的徐阳,突然之间全身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。

    他虽然还能感受到,冰之战甲的寒冷,但神奇的是,那些冰冷,竟然对他没有丝毫的伤害了。

    徐阳知道,这是认主成功了,他也是大大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那冰之战甲,认主之后,便直接和徐阳的皮肤,融为一体,表面上看去,根本看不到徐阳身上有战甲的存在。

    紧接着,徐阳脑海之中,便出现了一个画面,上面有一些文字,专门负责介绍,冰之战甲进攻招数。

    冰焰!

    冰河世界!

    绝对零度!

    所谓冰焰,就可以发出,一种温度极低的火焰,此种火焰,可以像是普通火一般,只有有可燃物便会随之蔓延,所到之处,都会被冰冻成渣。

    冰河世界,是一种大面积的攻击手段,一旦发出,周围上千公里,都会成为冰雪世界。

    绝对零度,正是徐阳经历了那些,只是刚才冰之战甲,只是小试牛刀而已,如果大规模地使用绝对零度,徐阳根本撑不了一秒钟,便会直接冻成冰雕,瞬间敲碎。

    但是徐阳深入了解之后,才发现,绝对零度,不仅仅是冷冻,他可以降低分子的运动。

    无论是什么攻击,在攻击之时,其中的分子,都会强烈地运动,而它发动绝对零度之时,会将其也变成了绝对零度的温度,分子运动变得有惰性,威力自然就会锐减。

    三个攻击选择,只要徐阳心念一动,便可以直接发动。

    在徐阳看来,战甲的防御是根据战甲的材料所决定的,进攻能力,则是需要能源的支持,能源消耗干净之后,进攻能力,就得消失了。

    按照莫斯说的,由于四级燃料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精纯,冰之战甲激活之后,防御力和进攻力,都可以达到,地阶大*350层的水准。

    能让分子降低活力,失去进攻能力,这应该就是冰之战甲,防御强大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只是四级燃料数量有限,徐阳担心,四级燃料消失干净后,这战甲的就不能使用了。

    只是刚刚有了这个想法之后,莫斯就告诉徐阳:“四级燃料可比你想象中的,耐用得多,之前那些四级燃料,至少可以让你使用上万次绝对零度,并且防御消耗的更加的少,即使你被攻击上百万次,只要攻击不超过地阶大*350层,冰之战甲都会保护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上万次进攻,上百万次防御!”

    徐阳惊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遇到持久战的强敌,对于徐阳目前来说,倒是足够使用,而且他不相信,这冰之战甲使用上万次后,他还找不到其他的四级燃料。

    对于防御的事情,里面倒是没有提,不过,

    了解完这些之后,徐阳也该去和,天空之上,一直关注着他的王族,做个了断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鲲龙和维密朵,通过大屏幕,看到了徐阳再次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。

    他只瞧着,徐阳打了个响指之后,凤姬再次复活之后,徐阳竟然脚踩飞剑,极速上升!

    见此,鲲龙和维密朵,并没有担心,徐阳是来找他们的,他们对于自己战舰,有着绝对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维密朵,你来分析分析,徐阳飞这么高,是想做什么?”鲲龙十分感情兴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想用飞行,来庆祝他的胜利吧,虽说他很强大,但是能打败剑不败这种强敌,也是值得他庆祝的。”维密朵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和我想的一样。”鲲龙十分的赞同。

    维密朵心中一喜,她终于再次取得了鲲龙的认同,当即便问道:“殿下,那您接下来是什么打算?要出面么?”

    “等徐阳回到地面之后,再出现吧,我相信如果他现在发现我们一直在关注这一切,他会吓得从天空之中,坠落的!”鲲龙嘴角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那殿下,你到底是对他出手,还是不出手?我到现在还是没有明白。”维密朵感兴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目前.....”

    “里面的人,都给老子滚出来!”

    鲲龙话还没有说完,他们的战舰外面,就响起来了叫骂之声,抬头一瞧,徐阳已经来到了,他们战舰的旁边,正对着他们大骂着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还自信地说,徐阳不会发现他们,可现在徐阳叫骂着,不就是说明,徐阳已经发现他们了吗?

    打脸的感觉,瞬间涌入心头,让鲲龙和维密朵,眉头都是一皱。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