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这种结果,对于他们来说,无异于晴天霹雳,好在苍狼殿的大长老狼盛,早就做好了防备,将守山大阵开启。

    虽说做好了准备,但是看到凤姬从战舰里走出来后,以狼盛为首的,苍狼殿宗门的人,还是心底一沉。

    同时也无法理解,凤姬到底是怎么做到,让狼灭和剑不败,在凤太阁出事的,他们都清楚,凤姬的实力,是不如狼灭和剑不败之中的任何一个。

    可是当他们看到,除了凤姬和阿琳之外,还有两个人!

    一个是陌生的男人,看着表面实力也只不过是区区,而另外一个,他们都认识,正是他们苍狼殿宗门的第一天才,狼牙!

    也是炎魔宗安插在他们三大宗门的卧底!

    可谓是,罪人中的罪人!

    见到他后,苍狼殿的人,似乎理解为什么,狼灭和剑不败,都会在凤太阁出事了!

    一定是凤太阁和炎魔宗的人联手所为!

    这让狼盛怒不可遏,冲着狼牙大吼起来:“狼牙,你这个罪人,竟然还有脸来到苍狼殿的门前,还不快点束手就擒,接受责罚!”

    “呵呵,狼盛长老,你说这话,未免有些不要脸了吧?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几年前你还在我眼前炫耀着,你是怎么*我们炎魔宗的人,那副得意的样子,我到现在都还记得,只能允许你们三大宗门杀害我炎魔宗的人,不允许我们复仇?”狼牙冷笑着,眼神里满满的杀意:“今日我前来,就是要手刃你的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狼盛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:“狼牙,你这是白日做梦!我苍狼殿的守山大阵,可以经受地阶大*第310层的全力一击,你们来到这里的人,最强者也只不过是凤姬,她的实力我很清楚,根本就没有能力,打开这守山大阵,识相的话,就快快离开,不然的话,就只会白白浪费力气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谁说我们这里的最强者是凤姬?狼盛,你未免有些太过自以为是了吧?”狼牙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?”

    狼盛轻笑了一声,环顾四周,最终目光锁定在了徐阳的身上,带着嘲讽的语气说:“你不会说这个弱鸡,是你们其中的最强者吧?”

    “恭喜你,答对了!”狼牙竖起来了大拇指,而阿琳和凤姬听到这里,则是有些愤怒,竟然还称呼,徐阳为弱鸡?

    真是找死!

    不过她们瞧着徐阳,神色如常,也就没有异动。

    “哼,简直就是胡说八道!懒得和你这种人浪费口气。””狼盛冷哼了一声,根本没有信的意思,随即看向了凤姬:“咳咳,凤姬掌门,此刻来造访我苍狼殿是何事?”

    “别装疯卖傻了,你们掌门狼灭和剑不败,把我宗门最核心的弟子,打得死的死,伤的伤,现在我来这里,就是踏平你们宗门的,现在老老实实地投降,归顺于我,我还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,否则的话,你们全部都得死,一个都活不了!”凤姬满脸杀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此,即使早就猜出来凤姬来这里是做什么的,狼盛和一干苍狼殿的人,也都是脸色巨变!

    狼盛摇了摇牙说:“凤姬掌门,我们宗门愿意对您进行赔偿,还请您放过苍狼殿!”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的东西,将来都会是我的,我可没有兴趣接受你的赔偿。”凤姬也没有谈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哼,凤姬掌门,我刚才都已经说了,你们打不开的,别费力气了。”狼盛见凤姬不答应,也不气起来:“你来灭我宗门这事,我会通知王族以及天盟,让他们来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真是个蠢货,王族和天盟会管你这破事?”凤姬鄙夷地大笑起来:“那些人最乐于的,就是看到我们这些身份地位远不如他们的相互闹腾,过去天盟和王族是做出来一些,主持公道的事情,可你没有想过吗?那些他们所谓主持的公道,哪个不是牵扯他们的利益在其中?

    你们苍狼殿每年是给王族和天盟,缴纳一些好处。

    你可不要以为就凭借着这些好处,他们就会帮你!

    因为我取代了你们,一样会给他们好处,他们在乎的只是好处,而不是,在乎到底是谁再给他们好处!你现在还做着他们会过来主持公道的白日梦,真是蠢得可怜!”

    凤姬的话,狼盛脸色更为难看,他最终还是摇了摇牙说:“即使这样又如何!你根本进不来!””

    “狼盛,你的意思,我也明白了,就是不想投降是吧?那么对不起,一场*马上就要开始!”凤姬也做了下决定。

    “呵呵,凤姬吓唬人的话,谁不会说,你有能耐,你也不会在这外面说这么多话!”狼盛讥讽道。

    可他刚刚说完,他就看到,凤姬一脸恭敬地对着徐阳说道:“徐阳前辈,您现在出手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徐阳点了点头,之前徐阳的打算是直接打开这守山大阵,但是凤姬告诉她,现在他们凤太阁的人手也是严重不足,能让他们投降,收为己用是最好不过的了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情况,招安不行,那也只能动手了!

    狼盛看到这里,轻笑了一声:“真是能装模作样,这样级别的人我宗门可以找出来,几万个!就凭他还想破坏掉我们的阵法?”

    “大长老,此人会不会是阵法大师啊?”这时一个红头发的女人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阵法大师也需要强大的实力来支持,他就算是精通阵法之道,自身能力不足,也不可能打开我们的守山大阵的,凤姬这么做,应该是演戏,想吓唬我们的,不用多虑了!”狼盛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话音刚刚落下,他们却是感受到,一股极低的温度袭来。

    抬头一瞧,顿时怔住了。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