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炎魔宗目前的区域,位于第36区,徐阳和狼牙,使用传送阵出了第十九大区,便乘坐狼牙的飞行器,前往了36区。

    两个星期之后,随着飞行器降落,首先映入徐阳眼前的是,一片赤贫的大地,到处都是干涸的河床,周围的一切,寸草不生,仿佛来到了火星一般。

    徐阳很是不解,按照常理来说,36大区虽说不能和第十九区媲美,但是也要远远比998区,996区好得多,怎么会是这种情况?

    狼牙看得出来,徐阳心中的疑惑,忙是上前解释说:“徐阳前辈,这里并非是36大区全貌,这里是36大区的放逐之地,原本这里环境极好,只是资源过度采伐,让这里成为了这番模样,原本聚集这里的人类,也都尽数散去,慢慢的环境越发的恶劣,成为了36大区的囚犯放逐的地方。

    当年我们炎魔宗活下来的人,从第十九区逃了出来,各个大区都不敢收留我们,好在当时第36大区的天鹤门的,天鹤真人被我们先祖求过一命,感激他的恩情,就收留了,炎魔宗当时活下来的,只是当时三大宗门全世界地追杀我们,他们也不敢将我们藏身于城市之中,只能让他们在放逐之地生存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狼牙浑身颤抖着,可想而知,他到底是多么地痛恨三大宗门的人。

    再次看向一望无际的贫瘠,徐阳也能理解狼牙的情绪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放在谁的身上,谁都会承受不了。

    徐阳拍了拍狼牙的肩膀说:“我如果能成为你们的掌门,两年之后还能从鲲龙手上活下来,我会让你们炎魔宗拥有比过去更好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,徐阳前辈!”狼牙激动得热泪盈眶,在他眼中,徐阳已然是神明的存在,只要徐阳说的,那就一定会实现。

    “我能成为你们的掌门,享受了你们掌门该有的待遇,自然也要做一些掌门该做的事情,不用谢我。”徐阳拍了拍手,现在炎魔宗的炎精绝,对于徐阳来说,是极为重要的,他能*,狼牙就是帮了他的大忙,帮助炎魔宗离开这贫瘠之地,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即使未来,找不到更好的地方,也可以带着他们重回第十九大区。

    将凤太阁一半的势力,给炎魔宗。

    虽说现在第十九区表面上是被凤太阁控制着,实际上核心成员,甚至凤姬的生死,都被他操控着,只要他一句话,凤太阁没有人会违背他的命令。

    相信以他的目前的实力,也有足够大的威慑力,调和两大宗门之间的矛盾。

    再次看了看周围,并没有任何可以见到的宗门,徐阳便问道:“狼牙,你们宗门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唉,一开始天鹤门,对于我们还算是气,但是时间一长,他们见我们的实力再不断地变强,也对我们有了忌惮之心,就把我驱逐到了放逐之地的最深处,为了防范我们又在这里建立了一处禁飞区,。”狼牙摇了摇头说:“,宗门距离这里还有500公里左右,我们只能步行或者操控着精神念力飞行。”

    徐阳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,对于天鹤门所做的事情,徐阳觉得并没有错,毕竟谁也不愿意养虎为患,能把他们收留在这里,已经算是仁义了。

    狼牙似乎也明白这个道理,说完,他看准了一个方向,便带着徐阳飞速前往。

    二人都有精神念力,都可以操控着飞行,十个小时之后,狼牙面露喜色,指着前方一座光秃的山脉说道:“徐阳前辈,那山脉中间,有一座盆地,那里就是我们宗门所在。”

    徐阳抬头一瞧,那座山也算是雄伟,垂直高度,超过了两千米。

    只是周围的环境,实在恶劣,周围除了寸草不生之外,天空之上,还有不断的流星坠落。

    附近的地貌,一片片的天坑!

    好在,那山脉的上空,被一座阵法包裹着,保护住了整座山脉。

    就在二人快要临近时,徐阳却是突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徐阳前辈,你怎么了?”狼牙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前面的天坑里,好像有人在埋伏着我们。”徐阳提醒道。

    狼牙眉头一皱,用他的精神念力,仔细一探测,果真有人数十人,躲藏在距离这边大概两公里外的天坑之内。

    当看清楚里面的人时,狼牙目露喜色,忙是冲着远方喊了起来:“炎控,你是来迎接我的么?”

    只是一开始并没有人回应狼牙,直到狼牙喊了好几声之后,才有几十个人,从天坑之中出来,快速向着狼牙和徐阳走来。

    带头之人,是一个留着长辫,身穿黑色战甲的男人,他的年龄看着和狼牙相仿,只是脸上像是挂满了寒霜一般。

    相比狼牙热情,有着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狼牙再次喊了起来:“炎控,我是炎异,我现在回来了!”

    紧接着,狼牙就给徐阳激动地介绍说:“他是我小时候的玩伴,自从我离开这里,前往苍狼殿做卧底,也就分开了,没有想到他的天赋,也这么高,也已经达到,地阶大*第20层的水平,表面上的实力,比我还要强上不少。”

    徐阳点了点头,表示同意,只是徐阳却是觉得,眼前这些人不对劲,见到狼牙之后,竟然是一点笑容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狼牙,他们好像有问题!”徐阳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徐阳前辈,他们不可能有问题的。”狼牙摇了摇头,小时候的情谊,让他头一次没有去相信徐阳,哈哈大笑着,向着那炎控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炎控,我回来了!我是炎异!”狼牙上前一把抱住了炎控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异变突发,面如寒霜的炎控,直接用刀捅向了狼牙。

    疏于防范,对于他太过信任的狼牙,竟然一点躲闪的想法都没有,直接就被捅破了身体。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