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炎控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剧痛的让狼牙,稳不住身形,直接倒在了地上,他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怎么觉得你不是炎异?我看着你像是外来的奸细!,”炎控嘴角杀意越发地浓烈。

    “炎控,我真的是炎异,不是外来的奸细,我已经成功完成了任务,将三大宗门的青年才俊,都赶尽杀绝!现在苍狼殿和巨剑门,都被覆灭,只剩下了凤太阁了。”狼牙忍着剧痛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胡说八道,我们这里从来都没有任何一个人叫炎异!”炎控完全没有认同狼牙的意思,猛烈地抽出手中的刀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狼牙鲜血四溅,疼得大叫起来,即使是这样,狼牙依旧在说着:“炎控,看清楚,我是炎异,你的好兄弟炎异!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记得,我有这么个好兄弟,给我去死,你这个奸细!”炎控依旧不为所动,再次动手!

    只是下一刻,他却是眉头一皱,他发现在他的刀,在距离狼牙身体,瞬间就被冻住了。

    无论他使用多大的力气,都是无济于事!

    他回头一瞧,刚才和狼牙走在一起的人,正向着他走来。

    “是他搞的鬼,给我把他杀了!”炎控直觉还是很准,立马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跟着他的那些人,多数都是地阶后期的,见到徐阳只不过是区区地阶初期,脸上都是满满的不屑。

    “交给我们吧!”他们纷纷拿出来自己的武器,准备对徐阳动手。

    徐阳轻笑了一声,心念一动,强大的精神念力,便向着他们冲击而已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,徐阳强大的精神念力攻击之下,纷纷捂着自己脑袋,狂吼了起来吼声到了极点,脑袋直接爆体而亡!

    见到这种局面,炎控大怒,自己的刀抽不出来,他就松开了刀,赤手空拳的,向着徐阳打了过来:“哪里来的宵小,敢杀我的族人,给我去死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一股属于地阶大*第20层的强大气息,爆发了!

    他这种实力,在别人看来是强大,但是在徐阳看来,不值一提,强大的精神念力,自冲进他的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他立马就捂着自己脑袋,身体在地上翻滚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他马上脑袋自爆之时,狼牙却是喊道:“徐阳前辈,留他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徐阳一直以为狼牙,是一个极为能算计,为了利益,可以杀死自己的人,可是事实,却是和徐阳想象中的不一样,从他对于三大宗门的仇恨,以及到现在还要留着此人一命,就能看出来,他也是一个极为重视感情的人。

    让徐阳不禁感叹,人性是如此的复杂。

    不过,徐阳并没有收回精神念力,任由他的脑袋自爆了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一会我还可以把他救活。”徐阳一个跳跃,来到了狼牙的身边,随着他运转幽冥神功,受了重伤的狼牙,伤口迅速愈合起来。

    等狼牙恢复好了之后,他的面色极为复杂,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,他这么多年来,第一次回来,竟然遭受的是攻击,连炎控都不认识他了。

    “并非是他不认识你,而是他埋伏在这里的原因,就是来杀你的!看来你们炎魔宗内部,已经发生了质变。”徐阳说道。

    狼牙虽然不想承认这一切,但是炎控是和他是小时的玩伴,是不可能记不住他的。

    但是事实就是事实,他不承认也是没有用,他只能去面对现实才行,他咬了咬牙说:“徐阳前辈,把他救活吧,我要好好问他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他们这里发生了什么,对于徐阳来说也很重要,毕竟他想要得到炎精绝,就必须得当上炎魔宗的掌门,搞清楚这里的情况,才能顺利当上掌门,得到他想得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旋即,徐阳轻轻一点,刚才脑袋爆炸的炎控就再次火了过来,他见自己醒来,立马就想继续战斗,紧接着他的身边,便被徐阳冻住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放开我!”炎控疯狂地挣扎着。

    “炎控,你放弃挣扎吧,在徐阳前辈面前,你能活下去的唯一理由,就是配合我们,否则的话,你必死无疑。”狼牙阴沉着脸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区区一个地阶初期的垃圾,还说他是前辈?炎异,你是不是在搞笑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炎控这是在告诉狼牙,他确实认识他!

    狼牙的脸色更为难看,眼神里也变得疯狂起来,他抓住了炎控的胳膊,满腔愤怒地质问起来:“炎控,你明明认识我,你为什么还要杀我!你知道我为了帮助炎魔宗复兴,受了多少苦和罪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?”

    面对狼牙的质问,炎控只是冷笑,并没有回答的意思。

    见这如此的费劲,徐阳展开精神念力,直接侵入了他的脑海之中,得知了他这么做的原因。

    狼牙也同时侵入。

    探测完之后,二人的脸色各不相同,徐阳不为所动,狼牙则是怒火更胜!

    仰天狂吼!

    “该死,真是该死,为了一点能源,你们就要把我赶尽杀绝!!!””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