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徐阳出现在矿底之后,正好红缨和白鳄也刚刚到达。

    看到徐阳和狼牙之后,i红缨眉头一皱:“怎么是两个弱鸡?”

    “看来外面的事情,不是他们做的。”白鳄很快下了定论,他的眼神从徐阳扫过去之后,便定格在了狼牙身上:“不过,此人似乎不是弱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红缨问道:“他的实力也就地阶大*十几层的样子,不是弱鸡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此人可是第十九大区,排名第二的青年才俊狼牙,不对,排名第一的血灵已经死了,他就是第一了。”白鳄表面上在夸狼牙,语气之中,却是充满了嘲讽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这个弱鸡,年龄不大,还能有这种修为。”红缨语气之中还是带着轻蔑:“不过,弱鸡还是弱鸡,改变不了本质,白鳄师兄,他们两个我们该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先搞清楚情况再说。”说着,那白鳄便发动精神念力,企图看透,徐阳和狼牙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他却是眉头一皱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白鳄师兄,怎么了?”红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精神念力,竟然穿不透,他们两个人的心神。”白鳄回道。

    红缨很是诧异:“师兄,你的精神念力,可是达到三十层了,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?难道他们两个人的精神念力,比你还强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怎么可能呢?一定是这矿底有限制精神念力的东西,这才导致我的精神念力,无法穿透他们的心神。”白鳄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对,就凭他们,怎么可能拥有比我们更强的精神念力呢?”红缨也是十分的赞同。

    徐阳听着这俩货,一人一句的说着,心中很是无语,一开始他还以为炼精门的人,以*精神念力为名,结果呢?

    这俩货,一个精神念力三十层,一个只有二十层。

    精神念力的天赋,徐阳虽然看不出来,但是通过他们之前的对话得知,天赋稍高一些的红缨,也只不过是七星天赋。

    并且本身的实力,也只不过是刚刚地阶大*第五层和第七层的样子,论及天赋,远不如狼牙。

    只是二人穿着的战甲,十分的可怕,硬生生的将他们的实力,从地阶大*第五层和第七层,硬生生的提到了,地阶大*第205层和207层,足足帮助他们提升了两百个层级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的天赋,在炼精门,也绝对算不上什么精英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虽然不怎么强,但是从这些装备也能得知,炼精门不仅本身实力强大,连科技装备,也是极其强大的。

    虽说他们的精神念力的有效率,会比徐阳高的多,他们现在精神念力随着有效率的提高,也许在精神念力攻击方面,他们有可能强于徐阳,但是徐阳的精神念力层级,比他们高的太多,在探测人的心神方面,并不是有效率的提升,就能改变那么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是不可能,看透徐阳的内心,至于狼牙,也是徐阳利用自己的精神念力,帮助他挡了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白鳄和红缨,还真的认为,这里有什么限制精神念力的东西,冷哼了一声,用着命令的语气冲着徐阳和狼牙说道:“我告诉你们,我们是炼精门的人,你们两个现在跟着我们出去接受检查,我们要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话罢,他们两个就开始往回走,在他们看来,只要他们说出来炼精门这三个字,徐阳和狼牙就得乖乖的,听从他们的命令,配合着他们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两个都准备,脚踩飞剑离开这里了,依旧是发现身后没有动静,回头一看,徐阳和狼牙,根本没有听从他们命令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混账!竟然不听从我们的命令!你们这是不把我们炼精门放在眼里了?”红缨大怒!

    白鳄的脸色,也是一沉,在他们看来,徐阳和狼牙,就是垃圾!

    他们两个没有直接杀死,徐阳和狼牙,他们都觉得是自己心善,如果是平时遇到这样的话,他们两个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杀死对方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们眼中,不要说第19大区的青年才俊了,就是18,17大区的人,在他们看来,也是命贱如草,只要实力不是顶尖的那几位,他们想杀就杀!

    没有别的原因,只因他们是炼精门的,世界排名前十的大宗门。

    “白鳄师兄,我们要不要给他们一个惩戒?让他们知道,不听从我们炼精门的后果?”红缨说道。

    “惩戒根本不需要,先杀一个,他们就怕了。”白鳄眼神里露出来了一抹杀意,他决定先从弱鸡下手,看准了徐阳,不过,他觉得自己精神念力,在这里收到了限制,也就没有使用精神念力,而是使用他的战甲,发出来一道激光,冲击向了徐阳。

    “垃圾,下面就会吓得你,屁滚尿流,让你感受一下,什么叫做力量,什么叫做强大!”

    面对白鳄嚣张的话语,徐阳轻笑了一声,他连地阶大*第三百层的强者,都杀过,还会怕他?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