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见此,徐阳立马追了上去,虽说雨馨是王族异兽,他现在也看不透雨馨的实力到底如何,但是她刚出生之时也只不过是玄阶初期的实力。

    即使这几个月她的变化挺大,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,能和红缨和白鳄相提并论,并且徐阳,展开精神念力之后,发现外面果真来了一个,实力远超红缨和白鳄的强者,达到了地阶大*第310层的强者!

    这等实力,要比第十九大区最强的剑不败还要强大!

    从这更能看出来,炼精门的强大!

    随着徐阳追出去狼牙也跟着出去了,唯有冰妍留在了下面,她见识过徐阳的强大,外面敌人对她来说,根本算不上什么。

    她没有必要去凑热闹,倒不如在这里好好观察观察这些矿石。

    在雨馨快要出洞口之前,徐阳成功追上了她:“雨馨,不要冲动,一切都让爸爸来解决!”

    “谁都不能欺负我爸爸,我想亲手教训他们,她们说的话让我真的不好舒服!”雨馨气嘟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雨馨,爸爸把他们打趴下,再给你教训好不好?”刘徐阳安抚道。

    “好呀,嘻嘻,爸爸最好啦!”一听这雨馨就高兴了起来,对于徐阳所说的话,雨馨没有丝毫的怀疑,在她眼里,她的爸爸是最厉害,最棒的,只要他说了,那就一定能做到。

    而后面跟着的狼牙,看着这一切,也更加的确定张霖和雨馨就是他所想象的关系了!

    徐阳也懒得去管狼牙到底怎么想的了,走出矿洞之后,徐阳就看到了,红缨和白鳄以及一位老妇。

    那老妇拄着拐杖,看着老态龙钟,但是她身上却一直都是释放着地阶大*第200层的实力,而穿上一套红色战甲之后,她的实力迅速攀登到了地阶大*第310层的水平!

    见到徐阳出来之后,她眼睛微闭,连睁眼看徐阳的意思都没有,显然在她眼中,徐阳根本不值一提!

    而红缨和白鳄见到徐阳出来之后,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小子,你终于敢出来了,让我们好等啊!”

    “哼,出来的话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红缨一脸杀意的说道,这段时间,他们两个一直想把这矿产据为己有,所以他们一直都没有通知宗门。

    后来宗门逼得紧了,他们只好找理由说这里有强者的存在,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解决。

    本以为能搪塞过去,可是万万没有想到,宗门还给他们就近调遣过来了一个宗门长老过来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结果几乎可以肯定,这矿产他们两个是没有办法据为己有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天过去了,他们还以为,徐阳和狼牙的实力能稍微增加一些,她们这说辞也算能说的过去,可结果呢?

    徐阳和狼牙的实力都没有增长,这让他们该怎么去交代?

    越想他们是越发的恼火!更让他们受不了的是,他们刚刚说完,那老妇就猛的一敲拐杖:“红缨,白鳄,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强者?”

    “藤花长老,这件事您听我们解释,实际上这里确实没有高手,只是这矿底下面,很奇怪,会出现极低的温度,将我们的攻击都冻住,这小子就藏在里面不出来,我们也就没有办法对他动手了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只能在外面等着他。

    我们也是怕宗门会多想,才告知宗门,我们是遇到超级强者了,我们也是实属无奈啊。”红缨和白鳄十分无奈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是你们无能!你们要明白,你们在下面遇到了低温,他们也一样遇到了,在同等条件之下,你们不是他的对手!真是废物!”藤花长老再次敲了敲拐杖:“而且我怎么感觉你俩还有其他的目的啊?””

    “没有其他的目的啊,我们两个对于宗门的忠诚日月可鉴啊!”

    红缨和白鳄脸色越发的难看,现在被识破,他们想降低自己的罪责,不让藤花长老继续怀疑,唯一理由,就是干净漂亮的将徐阳和狼牙解决掉!

    将矿产拿下后,献给宗门。

    这也让他们更加的怨恨徐阳,如果他能早点出来,哪里可能出现这种情况?

    见藤花长老并没有继续追问他们是不是有其他的目的,红缨就一脸杀气的看向了徐阳和狼牙:“你们两个给我受死吧!”

    “想杀我?就凭你们两个弱鸡,也想做到?”徐阳眼神之中尽是嘲讽!

    “你敢用这种语气对我们说话?你那点地阶初期的实力算个什么!”红缨越发的恼火!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就在红缨要动手时,藤花长老却是叫停了。

    红缨和白鳄眉头一皱:“藤花长老,您要亲自动么?”

    “区区几个弱鸡,还不需要我来出手!”藤花长老那浑浊的老眼之中,不屑的情绪十,她指了指雨馨说:“其他人都杀死,但是此女你们务必留下她的性命!””

    这时红缨和白鳄这时才注意到了雨馨,他们心中暗想,他们之前好像没有见过她,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

    用精神念力去探测她的身上,却是发现根本看不透她!

    他们心头一惊,难道他们之前的谎言成真了?这里真的有高手?

    他们的反应,藤花长老都看在眼中,冷哼一声说:“两个废物,她可不是什么高手,她是一头异兽!”

    “啊?她看着和我们人类一样啊,难不成是地阶大*级别的异兽?”红缨和白鳄惊讶道,随即他们就给徐阳和狼牙罗列了一个罪名:“呵呵,敢和异兽勾结,对付我们自己人类,你们真是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“她倒不是什么地阶大*的异兽,她现在只不过是地阶后期的。”藤花长老冷哼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就连徐阳也惊讶了。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