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红缨和白鳄,根本不信邪,冷哼了一声:“不知道,你搞的什么鬼,你的实力和我们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,早晚都会露馅的!看招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们两个再次动手起来。

    相比前一次攻击,这一次他们攻击更加猛烈起来!

    数十道激光,喷射而来。

    徐阳无语,这俩货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。

    只瞧着徐阳一挥手,他们的进攻再次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!”

    红缨和白鳄瞪大了眼睛,就连那藤花长老的脸色也变得谨慎了起来。只要不是傻子,此刻都能察觉到徐阳的实力,可不像是表面上,看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能将红缨和白鳄的进攻瞬间化为乌有,足以见得徐阳个体的实力,至少是比红缨和白鳄两个人加一起还要强的!

    只是万万没想到啊,人心中的成见真的好比一座大山,即使傻子都能察觉到了,红缨竟然还不相信,竟然大胆的提出来了一个条件:“我看这个矿就是有问题,你有能耐离开这个矿和我打!”

    她依旧是不相信,徐阳实力强的事实!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白鳄和藤花长老,也都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:“对,也许真的是这里矿产有问题!”

    得到他们的肯定,红缨就觉得自己更加的正确了。

    当即便挑衅的看向徐阳:“小子,是男人就跟着我出了这矿产,咱俩一对一!”

    “行吧,对于马上要被我杀死的人,我也很乐意,让你死的明明白白。”徐阳微微一笑,大手一挥,狼牙雨馨,便被他用先天之气,送到了矿产的外面,他也是身形一闪,来到了矿产的外面。

    即使是如此,红缨三人,依旧是觉得他们想的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徐阳不仅没啥实力,而且还不清晰的认清楚自己,还真以为靠着矿产之地的奇怪,就真的觉得,自己的实力,可以和他们这种穿上战甲,地阶大*二百多层,三百多层的强者,相提并论么了?

    真是不知死活!

    轻哼了一声,红缨一个跳跃,也来到了矿产的外面。

    白鳄和籐花长老,也都想看看,徐阳这个装x货,在经受红缨强大的实力后,会出现什么震惊到无以加复的表情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们也紧跟着前往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受死吧!”红缨迫切的想把刚才的面子找回来,到达外面后,二话不说,就直接对徐阳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徐阳也不想和她废话什么,当她的进攻来袭后,轻笑了一声,只瞧着他大手一挥,一股蕴含着巨大能量的,冲击波!

    便冲击向了红缨!

    感受到那股冲击波的强大,红缨脸色巨变!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?这怎么可能?到了外面他怎么还能发动如此强大的进攻?”

    红缨顿生恐惧,立马想要逃跑,可是现在徐阳的综合实力,依然达到了地阶大*第398层!

    而红缨呢,本身的实力,也只不过是地阶大*几层而已,穿上战甲之后,一跃成为了,地阶大*第二百多层的强者了,可即使是这样,她的实力和徐阳,依旧相差甚远!

    完全不是一个档次!

    红缨连逃的动作都没有做出来,就淹没在了徐阳的进攻之中。

    固然徐阳并没有全力攻击,还打算着先留她一条狗命,但是攻击波过后,红缨的战甲已经尽数被摧毁,她的身体上的,每一块骨头,都已经碎裂,痛苦无比的躺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红缨心中的高傲,对于徐阳的成见,此刻荡然无存,有的只是愤怒和不解。

    她忍着剧痛,向着徐阳喊着:“你,竟然敢伤我,我可是炼精门的人,你活腻歪了吗?留我一条性命,我知道你是怕杀了我,炼精门找你麻烦,可拜托,你伤了我,一样得死!!”

    徐阳无语,他暂时留着她一条狗命,可不是怕什么炼精门,在他决定出手的那一刻时,炼精门的人,就得全部完蛋!

    留着她一条命,是想给她足够的时间,去后悔!

    后悔看扁徐阳。

    只是徐阳这个办法,不是很奏效啊,即使把她打成这样,她依旧猖狂。

    看来必须让她死亡,她才能去后悔!

    徐阳一个闪现,便来到了她的跟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红缨。

    瞧着徐阳来了,红缨先是有些害怕,可是想到自己的后盾是炼精门,甚至籐花长老还在这里,她心里那点惧怕的想法,就没有了!

    她冷笑了一声:“怎么?现在是过来给我求情的?告诉你完了!”

    “真是蠢货!”

    徐阳单手一抓,她就被隔空拉了起来,直接扇了她一巴掌“啪!”

    声音极响,打的红缨疼痛万分:“你还敢打我!”

    “老子可不仅仅是打你哦,老子还要杀了你!”徐阳眼神一狠,目露杀意!

    “你敢!!!”红缨更为恼火。

    “给我放手,再敢动手,老身马上要了你的狗命!”籐花长老,站了出来,制止道:“敢杀我们炼精门的人,你不会有好下场的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不杀,那我就有好下场了?”徐阳冷笑了一声,根本没有搭理她们的意思!

    祭出一把飞剑,直接穿透了红缨的身体!

    疼的红缨,脸色涨红,直到咽气的那一刻,她似乎都还想不到,徐阳怎么就有胆子,把她给杀了?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