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相比过去,林清雅不仅仅是变得更为傲娇,而是她无论是气质,气场,还是装扮,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仿佛是从天下落入凡间的仙女一般。

    虽说她的姿色,放在超级世界里众多绝顶美女面前,算不上顶尖的,但如果加上她现在的气质装扮的话,也丝毫不弱于那些顶尖的超级美女。

    而一身红衣的*,正是将林清雅,从地球上,带到超级世界里的红袖道姑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眼神里对于林清雅,满满的宠溺,想到自己只是偶尔云游四方,在偶然的情况之下,遇到了林清雅,这么一个宝贝,让她实在是觉得,老天在眷顾她。

    林清雅不仅自我觉醒了精神念力,还是堂堂的十星精神念力天赋,可谓是精神念力,天才中的天才。

    虽说内力修为差了一些,但是自从见到她后,她心里就仿佛憋着一口气一般,极为的上进,发愤图强,问她什么原因,却是从来都没有明确的说过。

    她的努力,她的天赋,再加上门内,各种资源的堆积,不仅精神念力极速增长,就是连内力修为,也是以极快的速度增长着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内力已经达到了地阶后期!

    虽说这等实力,真的不算什么,但是考虑她的*的时间来说,她依旧是天才中的天才!

    而十星的精神念力天赋,让她现在的精神念力已经达到了第50层的水平,精神念力有效率,也已经达到了,百分之35!

    看似这些也不怎么高,可是一般精神念力*者,想达到这个水平,是需要几千年,几万年的,和她在短短的几年之内,就搞定了。

    最多再给她百年的时间,她的精神念力的天赋,就可以达到小成境界,届时,除了她们这些老妖怪之外,就没有人能和她在精神念力上面匹敌了。

    如果再给她千年的时间,相信她的精神念力,就可以仅次于无涯君了。

    届时,她们炼精门,必然会更加的强大,会有实力挑战,前七的超级宗门,从而可以入驻,世界的中心,第七区!

    她这次破裂,提前举行精神念力大赛,就是为了让她早点去*,更高等级的*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二人漫步在其中,说着是关于,精神念力大赛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清雅,这次的主要几个对手,你都记住了么?”红袖道姑,语气轻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记住倒是记住了,只是这些所谓的青年才俊,没有一个能和我匹敌的,为什么就不能让超过1000岁的,和我同台竞技呢?”林清雅傲娇脸上,面露一丝无敌是多么寂寞的表情:“那些青年才俊和我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,这场比赛,实在太没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林清雅的高傲,红袖道姑没有丝毫觉得不妥,她徒弟的实力多么强大,她很清楚,其余所谓的青年才俊别说和她比了,就是连她一半实力的都没有!

    据他所说,这次来参加比赛,最强之人,也只不过是将精神念力*到了20层,精神念力有效率,也勉勉强强达到了百分之十七八的样子。

    比赛起来,确实挺无聊的。

    “清雅,这场比赛虽然无聊,但是我们炼精门自从诞生的那天开始,就对于年龄有着极大的要求,毕竟比赛的第一名,会有资格*本门最高等级的*,如果超过一千岁才能勉强胜利的话,那说明其天赋实不行,即使给他*,最后达到的高度,也不会太高,等于是浪费了最好的资源。

    我们炼精门能成为世界排名前十的宗门,就是因为我们发展的宗旨,就是一定要合理的利用,一切的资源,规定大赛的胜利者,才能*最高等级的*,也是为了鞭策,所有人要努力加强实力,只有站在顶峰了,才有资格变的更强。”红袖道姑语气舒缓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也只能无聊的赢得这场胜利了。”林清雅摇了摇头,一副很失望的样子,随后她又旧事重提:“师尊,这场比赛我赢的话,能不能准许我去998区?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对于那样一个普通人,如此的心心念念么?”红袖道姑脸色变得不好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对他心心念念,我只是要把属于我的尊严,都拿回来!”林清雅眼神里展现出来一抹恨意:“只有让他再次,跪在我的面前,成为我脚下的一条狗,我心里才会好受!”

    “看来,他对你的伤害,实在是太大了,不需要你出手,为师可以派几个人过去,就可以把他解决掉了,区区一个998区和996区共主,实力最多也就是地阶初期中期的样子,何必你要亲自前去?”红袖道姑说道:“难道,你调查到,此人实力不仅是如此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他的情况我都已经调查清楚了,确实只不过是地阶而已,我亲自前去,只是想亲自去做这件事情,我要让他感觉到绝望,我要让他主动的跪在我的面前!”林清雅在这件事情,态度十分的坚决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如此的想,为师就准许你赢得比赛之后,前往998区,否则的话,时间一长偏执成为了心魔,那对你未来的发展可就不妙了。”红袖道姑轻叹了口气便答应了林清雅:“不过,到时,我要跟随你前往,你现在是我们宗门的希望,单独出行,说不准会被其余竞争对手,所对付!”’

    “多谢师尊!”林清雅大喜不以。

    自从她来到超级世界,得知了世界竟然如此的精彩之时,她才明白,过去让她仰望的徐阳,其实什么也算不上!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