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当林清雅看清楚,徐阳的真实模样后,震惊到无以加复。

    她做梦都想象不到,强大的凤阳,竟然就是徐阳!!!

    之前她脑海里想的最多的事情,就是等这次比赛结束之后,就前往998区,要把徐阳狠狠的踩在脚下,让他清楚!

    林清雅才是他高不可攀的那一位,他徐阳,只不过是她林清雅脚下的一条狗而已。

    即使在面对所谓的凤阳时,林清雅依旧有着自己的自信,在她看来,即使凤阳强大,那她也不承认,凤阳的天赋比她强!

    可现在呢?

    眼前的凤阳变成了徐阳,她可清楚的了解,徐阳多大岁数!

    对于精神念力的*,也许还不如她*的时间长。

    这岂不是说明,徐阳的精神念力天赋,要远远超过她?

    否则是不可能,在短短时间内,就拥有让她无法望其项背的强大的精神念力。

    现在可以说,她心中引以为豪的一切,心中多畅想的一切,在徐阳面前,都变得破碎不堪。

    这让她比死了还难受!

    林清雅的表情,徐阳看在眼中,冷笑了一声:“知道我是谁了,你也可以安心的走了。””

    “不,你不能杀死我!”林清雅心里虽然混乱不已,但是求生的本能,让她恢复了清醒,纵然是现在已经证明,她的精神念力远不及徐阳,现在的实力也远远不及徐阳,可是她也比别人强啊,她可不想死,她恳求着说:“我们无论如何,都是夫妻一场,你没有必要做的那么绝好吗?”

    “还给我提及夫妻一场?你自己做的那些事情,哪一件,不都是让我痛恨万分?到现在还敢提及这个,你只会让我想起来,我对你真心,处处忍让,你却是不停的,明里暗里的找我麻烦,只会让我心中更加的愤怒!”徐阳胸前起伏着,显然他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不说我们之前的关系,你总得想见苏雨真吧?只要你能放了我,我就告诉你她在哪里!”林清雅此刻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:“我知道,你很喜欢她,跑到超级世界来,有一大部分的原因,是想找到她吧!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已经知道,她在哪里了,这件事情就不需要你来操心了!”徐阳一点和她谈的意思都没有!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见徐阳一心想要杀死她,林清雅抓狂了起来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,为什么!!!你是知道的我爱你的,无论怎么样,我心里都是爱你的!!!就算是我做的事情不对,可是过去我都是想让你回到我身边而已,即使是现在也一样,我变强了,一样是想让你回到我身边,你怎么就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是想让我回到你的身边,当一条狗吧!”徐阳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那只不过是,想恢复我们之前的关系而已,我最美好的生活,不就是那个时候吗?有什么不好的?”林清雅面露疯狂:“来吧,回到我的身边!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这个兴趣,当你一条狗,另外我告诉你,你那根本不叫爱,你只是想满足你的私欲罢了!”徐阳完全失去了耐性:“废话不多说,受死吧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我不甘心,我不服!!!凭什么,苏雨真被你爱着,你就要保护她,不惜来到这超级世界,为什么我爱你,你就要杀死我!!!”

    林清雅疯狂的大吼起来,来宣泄着,她心中的不满!

    徐阳不为所动,新仇旧恨,此刻全部爆发,幽冥鬼刀也出现在了他的手中:“这把刀,你记得吧?让它送你上路吧!”

    话音刚刚落下,徐阳便一刀斩了过去!

    “徐阳,我恨你,我恨你!!!”

    林清雅在徐阳强大的精神念力控制之下,身体根本动弹不得,她只能拼命候着,来宣泄自己心中的愤恨和恐惧!

    “永远的安息吧!”

    一道强大的斩击,直冲林清雅的脖子,可就在马上接触到林清雅时,她的身形,却是突然一闪,消失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他的斩击,直接打了个空!

    本以为林清雅躲开了,可是抬头环顾四周,用着精神念力,不断的探测,竟然发现林清雅,不是躲开了,而是消失在这幻境之中了!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她身上应该有某种东西,可以在她生命受到危险时启动,将她弹回真实的世界之中。”莫斯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徐阳双眼一眯,这倒是他没有想到的!

    “现在解决不了她,接下来,你再想去解决他的话,恐怕是有些困难了。”莫斯说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的!”

    徐阳点了点头,到了外面有炼精门的人保护,以他目前的实力,还不足以和整个炼精门为敌。

    只能说,林清雅和他之间,还没有到彻底了断的那一步!

    至于比赛结束之后,炼精门会不会找他的麻烦,他倒是不担心!

    首先没有任何证据表明,他就是杀死炼精门的人,另外鲲龙这位免费的保镖,会无论怎么样,都会保护他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现在米雪儿的身家性命和他徐阳已经绑定在了一起,她想活命的话,也得想办法,保住他徐阳的性命。

    随着林清雅跑路,徐阳也没有留在原地,而是找到了米雪儿,等比赛结束之后,和她在一起才是最为稳妥的。

    而被传送到外面的林清雅,看着自己出现在了山谷之中,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她哈哈大笑起来:‘哈哈,天不亡我,天不亡我啊!”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