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鸾蝶天赋极高,把心一直都放在*之上!

    男女之事,从来都没有想过!

    更没有和哪个男人,撞过满怀!

    当感觉到徐阳竟然撞到了她的胸口,她的第一反应,是杀了徐阳这个狗东西,可是紧接着一股强烈的男性荷尔蒙,从徐阳的身上散发出来,直击她的心灵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感觉?

    怎么如此的奇怪?

    她明明很想推开徐阳,一剑杀了他,可是那种奇怪的感觉,让她心里极为贪恋,一点都不想让徐阳离开。

    徐阳也是吓了一跳,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,会直接和周鸾蝶撞了个满怀,还以为她要直接动手,一剑杀了他,没成想,她却是没有立刻杀死他,甚至还露出来了奇怪的表情。

    那奇怪的表情,徐阳一眼就看了出来,那不就是少女第一次怀春时的模样吗?

    看来这位炼精门的太上长老,年龄一大把了,实际上在男女之事上面和小姑娘,都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她无论是长相,还是身材,都是极品,尤其是那自带着光芒,好似仙女下凡的诶感觉,更是能让男人心里出现强烈的征服玉wang。

    和自己撞了一下,就坏了春,那以后就会在她心里,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了。

    不过,徐阳和她是敌人,她在怎么想,也没有改变徐阳的任何心思,他现在只想赶逃跑。

    瞧着她没有立刻动手,徐阳趁着这个机会,先是在周鸾蝶的身上,打了一道精神念力后,便立马放出来了空流一族的战舰,同时将刚才被周鸾蝶杀死的米雪儿救活之后,他就直接拉着米雪儿,进入了战舰之中,接着莫斯便站在了隐身莫斯,在周鸾蝶的眼前,消失不见了!

    前前后后的时间,不超过两秒钟。

    等周鸾蝶反应过来时,徐阳已经坐在战舰里逃之夭夭了!

    感应到刚才的自己的失态,周鸾蝶心中懊恼不已,冲着已经跑远的徐阳大喊了起来:“该死,无论你跑到哪里,我炼精门都会一直追杀你的,你放心!!!”

    等喊完之后,周鸾蝶冲着周围的人群,怒骂了起来:“都在愣着做什么?快点去追!”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

    那些守卫的人群,这才反应过来,立刻开始追。

    只是追了还没有几步,他们忽然感觉到背后有股强大的能量,冲击了向了他们,一扭头却是发现,他们的太上长老,周鸾蝶对他们动手了!

    一刀斩击冲击了他们,大多数的人,躲闪不及,直接被斩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“太上长老,您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侥幸躲过的人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周鸾蝶没有回复,脸色冰冷的,再次发动了一道斩击,将他们彻底消灭!

    确定一个活口都没有留着,周鸾蝶松了口气,自言自语起来:“要怪就去怪那个徐阳吧,如果不是他和我撞了个满怀,我又怎么可能又那种奇怪的感觉?又怎么可能会怕你们将此事说出去?”

    他刚想追击时,却是回想起来一个,让她难以理解的事情,她似乎看到,被她杀死的米雪儿,又活了过来!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??

    人死不是不能复生么?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难道是徐阳,拥有可以让人复活的本事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!!

    周鸾蝶立刻就否定了这一切,应该是米雪儿那丫头,拥有分身,刚才她那么不怕死,应该是本尊藏了起来,用身份来定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下可坏了,如果被米雪儿逃出去的话,告诉王族她被炼精门的人追杀的话,她虽然可以找个替死鬼,去主动担责,但是他们炼精门想要平息此事,必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真是该死!”

    周鸾蝶大骂了一声,可她却没有再去追杀米雪儿的理由,只是立马下了命令,封锁整个第十大区,以徐阳杀死了,他们炼精门数万门徒为由,颁布了追杀令!

    这时,林清雅,红袖道姑和海德也从后面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瞧着周鸾蝶的脸色,实在不怎么好看,她们也就知道,徐阳一定是成功拿到了*,并且成功逃离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们身上的通讯器,也都在告诉他们,周鸾蝶已经发布了对徐阳的追杀令。

    林清雅见此,立马一步上前。

    “清雅,你这是做什么?没看到太上长老,正在气头上吗?”红袖道姑拽了一把,固然林清雅的性格让她很讨厌,这一次比赛,还让他们无比失望的失败了,但是她的天赋犹在,依旧还是他们炼精门崛起的希望,所以她作为林清雅的*,有必要保障她的安全。

    林清雅没有理会红袖道姑的意思,而是上前说道:“太上长老,正所谓蛇打三寸,人掐软肋!想追杀徐阳,必须得抓住他的软肋才行!”

    “哦?那你知道他的软肋?”周鸾蝶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不瞒太上长老,徐阳曾经和我是夫妻,我对他十分的了解!”林清雅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夫妻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周鸾蝶不知道为什么,脑海里出现了,刚才和徐阳装了个满怀的感觉,更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林清雅和徐阳曾经是夫妻,她心里竟然有那么一点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太上长老?您怎么了?”林清雅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。”周鸾蝶很怕别人看出来她的心思,刚才那些人可以杀死,的但是眼前的人,是宗门的未来,她可不能杀死,所以就忍住心中的悸动问“那你告诉我,他的软肋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他的软肋,就是太过重感情了,之前好像有个小女生,一直跟着她,把她给搜出来,一档控制了她,就能控制了徐阳!”林清雅回道。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