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种感觉绝对是绝对零度,为了保障他们几人的小命,徐阳立马就发动冰之战甲的绝对零度!

    由于冰之战甲的绝对零度,可以保护自己,以及可以保护他想保护的人。

    出现之后,此墙就远远没有刚才那么的冰冷了。

    “莫斯,你能看出来这堵墙,是有什么材料,做成的吗?目前可以不可以将其打开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扫描探测了一下,此墙的材料,虽然没有在我的资料库里出现,但是检测其的硬度,以你现在的实力,根本不可能打得开。”莫斯回道:“只有达到天阶巅峰,才有可能打开。。”

    徐阳眉头一皱,再次问向冰妍。

    得到的回应,竟然是一模一样!

    这让徐阳有些懵b了,里面大概率是一级宇宙能量源,只能激活莫斯体内百分之30的东西,可以让他在天阶之中无敌....可是如果他拥有了打开这里的实力,还打开这个做什么?

    几乎是陷入了死循环一般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,可以打开了么?”徐阳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目前来说是没有,不过也许某一天,可以找到能不用蛮力就能打开的办法。”冰妍拖着下巴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简直就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东西,现在落在了徐阳的手上,相信不可能,就这么一直躺在这里没有丝毫的用处,早晚有一天,应该会有打开,使用的机会。

    随后,徐阳便再次问了问旺达,关于幻境以及那宇宙空间里的事情,结果是一问三不知。

    问了一圈才明白,这旺达只不过是分身,一切所知道的东西,都是本体发出的指令而已,对于那里到底是怎么运行,是什么原理,那是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虽然很多事情不知道,但是他也开始和徐阳谈条件,只要能放他离开,什么接下来愿意给徐阳服务数万年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对此,徐阳理都没有理,直接将他再次封在绝对零度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徐阳快要放弃之时,冰妍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一般,突然说道:“似乎有个办法,可不用等到越天级,就可以打开这堵墙!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徐阳面色一喜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在进阶天阶之时,天地之间,会爆发雷劫,大多数人都会找到一处空阔的地方,迎接雷劫,一般雷劫的威力,都是和突破者的实力相当,或者强上那么几分。

    而据我所知,如果一个人同时拥有内力和先天之气,同时要突破到天阶的话,那就唤醒,湮灭雷劫!

    此雷劫之中,蕴含着湮灭之力,强横无比,威力据说能达到天阶巅峰!如果到时候你突破时,来到这里的话,说不准雷劫就会攻击这里,到时候应该就有机会打开了。”冰妍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湮灭之力,似乎比突破者强大太多,岂不是只要被打中,突破者也得完蛋?这还突破个什么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有所不知了,在我们那个世界里,甚至比你们高一级的实力了,当有人突破到天阶时,都会有长辈,帮助其突破,会事先预估雷电的威力,从而请到实力相当的帮手,来帮忙一起渡过雷劫,能靠着自己能扛过雷击的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不过,如果谁能靠着自己突破雷劫的话,在达到天阶之后,实力也会比同级别的强大的多。

    未来发展的空间,也会更加的广阔!

    我现在实力虽然不行,但是我身上的这条战甲,可是连越天级的都破不开,到时候我可以爬在你的身上,帮助你抵抗湮灭之力的雷劫。

    但是,我还是更希望,你能自己去承受那雷劫!

    毕竟你可以死了又复活!

    只要能承受得住,来回的被摧残,将湮灭之力的雷电之力,全部消耗完,应该也能渡过!不过,你也得做好心理准备,这湮灭之力,只有打中突破者或者是代替者时,才会消散能量,由于湮灭之力太过强大,以你那时的实力来说,也能要承受上千万次雷击,才能消耗掉那些能量。”冰妍说道:“也就意味着,你要死几千万次才行。”

    说完,冰妍便看向了徐阳,令她没有想到的是,知道未来想要突破,要死几千万次的徐阳。

    竟然是眼眸一亮,满脸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怕死亡的感觉?”冰妍虽然知道徐阳能复活,但是她内心深处是惧怕死亡的,根本无法理解徐阳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当死亡成为一种习惯时,你也就不怕了。”徐阳很凡尔赛的说道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也怪不得徐阳凡尔赛,要说他最不怕的事情,那就是死了,虽说每一次都是痛苦无比,但是他死亡的次数,实在是太多了,他真的已经习惯了,凡是可以用死亡解决的事情,他徐阳还真的就不怕!

    冰妍还是无法理解,讪讪一笑说:“你不怕那就最好不过了,现在这种情况,得到你突破天阶时才能发生,我也不给你在这里浪费时间了,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提炼那些精华,我得快一些让你的内力获得增长才行!”

    “也好,我现在也该去*,精神念力*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这些宇宙能量源,对于徐阳来说,只能在未来才有机会使用,现在他还得看在眼下,如果眼下的困难,都无法渡过的话,那也别提未来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