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么!!!”

    下一刻,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,发生了!

    他们集体祭出来的大招,在触碰到冰妍的那一刻,依旧是化为了无形。

    “继续攻击!”

    明悦没有放弃,紧接着一次又一次的攻击,依旧是无效!

    等他们气喘吁吁之时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再次看向冰妍,别看她身体看着纤细,现在他们却觉得冰妍,就像是铁塔一般,竖立在他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一时间,炼精门的人便不再敢出手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!

    而鲲龙,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,脸色一松,他似乎找到了事情的关键了。

    “鲲龙殿下,你有办法解决了?”明悦忙是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难道没有发现吗?你们进攻时,此女根本就没有还击,而是选择防御!如果她的进攻能力,也十分强大的话,我觉得她应该会发动进攻的,哪个强者也不会任由弱者攻击他的,毕竟强者都有强者的尊严!”鲲龙提醒道。

    明悦眼前一亮:“您的意思是,此女只有防御能力,没有进攻能力?”

    “说的没错,而且她防御能力强大,应该和她身上穿的防护服有极大的关系。”鲲龙十分确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炼精门的人,纷纷重新打量起冰妍。

    虽说她的面色如常,但是他们也能确定,冰妍确实只有防御能力,否则听到他们所说的话,冰妍会直接一个进攻打过来,结果却是选择沉默。

    虽说找到了冰妍能抗住攻击的原因,但是还有个问题,摆在了他们的眼前。

    那就是该怎么让冰妍离开徐阳?

    如果她一直护着徐阳的话,即使是鲲龙,也对付徐阳,也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,他虽然可以直接吸取徐阳的能量,但是这个过程,不能被人打断,一旦被打断,那就等于失败!

    他至少要把站在徐阳这一边的人,解决掉以后,才能对他们动手!

    只是他们想来想去,也没有想到,可以引开冰妍的办法,就在他们束手无策之时,林清雅突然跳了出来,讥讽的冲着徐阳喊了起来:“呵呵,徐阳,有种别站在女人身后,你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所有的人,都看向了林清雅,觉得她这样说有个屁用啊,徐阳只要一出来,他可能就要完蛋了,谁能为了口舌之快,而让自己置于危险之中?

    只是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,再次发生了,徐阳就像是真的被林清雅的话,激怒了!

    竟然从冰妍的身后,站了出来!

    “徐阳,在我的身后更为稳妥!”冰妍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想杀死他们,我就不能站在你的身后,而且他们也根本不会是我的对手!”徐阳给了冰妍一个放心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冰妍点了点头,徐阳的神奇,她见识过多次,他敢这么说,那就一定做得到!

    而在炼精门和鲲龙的眼中,则是觉得徐阳这次装x,装大发了1

    这是哪来的自信?

    不过,他们也需要徐阳保持这份自信,只有这样,他们才能有机会,将徐阳解决掉!

    林清雅见徐阳真的出来,暗骂徐阳是蠢货!

    都多大人了?

    竟然还义气弄事?

    被她骂一句,就出来了!

    只是目前冰妍距离徐阳还是很近,一旦他们发动攻击,说不准冰妍就会第一时间上前,护住徐阳!

    明悦给林清雅做了个眼神之后,林清雅便又讥讽了起来:“徐阳,你这个废物,别装模作样了!你光说这些装的话,有什么用?有种你让你的朋友,离你远一些,我就敬你是一条汉子,不然的话,那就是懦夫,你就是废物!你就是没种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老子满足你的要求!”

    徐阳轻笑了一声,便告诉冰妍:“你到一边观战吧,一会儿如果有人逃跑的话,你也好帮我拦住!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!”

    冰妍身体一跃,便跳到了,附近一颗参天大树之上。

    “还装!”

    听着徐阳的话,炼精门的人和鲲龙,都觉得这货,实力不咋地,倒是挺喜欢装!

    说什么,他们会有人逃跑?

    搞笑呢!

    以他们的实力,只要没有冰妍阻挡,杀死他还不是分分钟钟的事情?

    明悦也不想耽误时间了,立马就下了命令:“白芨,去做你刚才没有做完的事情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白芨嘴角露出一抹杀意:“小子,刚才有人护着你,现在看你怎么应对我,我的实力可以足足有地阶大*第625层哦!是你这辈子,遇到最强的对手!”

    “嗯,你确实,可以算得上,我目前对战过的最强对手了。”徐阳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“那就受死吧!这一次,我会让你尝尝我的最强招式,星空斩击的威力!”

    白芨再次手持长剑,对着空中一阵砍!

    下一刻,天空之中,便开始出现闪着光芒的斩击!

    随着他大喝了一声,斩击便像是流星一般,直冲向了徐阳!

    而站在高墙上的周鸾蝶,不敢睁开眼睛看了,她和徐阳对战过,她知道徐阳的实力,最多只有地阶大*第四百多层,根本没有能力对抗白芨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下一刻一声巨响,震彻天地!

    连巨墙都被震动的晃动不已!

    周鸾蝶心想,徐阳完蛋了,一股极为难受的情感,从她的心间流出,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。

    原来失去一个人,会那么的难受!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她却是听到了明悦的震惊之声。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