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抬头一看,也被震惊住了!

    不仅如此,其余的人,除了震惊,就是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只为刚才白芨的全力一击,不仅没有伤害到徐阳,反而被徐阳发出来一道精神念力,直接将白芨打的身体半残!

    奄奄一息,已经接近死亡了!

    所有的人,都意识到,徐阳这是把白芨,给秒杀了!

    而且这还只是徐阳,轻松一击的情况,完全没有使用全力!

    一旦使用全力,实力要比眼前现在看到的恐怖的多!

    可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之前徐阳不是只有地阶大*第400多层的实力么?

    怎么短短一年的时间,就拥有能秒杀白芨这种强者的实力了?

    炼精门的人,各个都惊呆了,尤其是林清雅,之前她还信心满满的,认为自己终于可以在徐阳面前,逞威风了!

    可是以徐阳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,就已经比她强的太多太多了!

    明悦等人,则是脸色愈发的难看。

    唯有鲲龙脸色变得越发的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不愧是超星天赋,天赋实在是,惊天动地,怪不得无涯君命令,遇到超星天赋者就要杀死!这等*速度,别说无涯君了,连突破天阶,对你来说,都应该只是时间问题吧!”鲲龙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他的话,让炼精门的人,一时间难以理解,什么意思?

    超星天赋?

    徐阳不是十星天赋了?

    即使现在徐阳实力比林清雅强了,但是林清雅还是跳了出来,不服道:“鲲龙,你是不是搞错了,徐阳哪里是超星天赋,我们给他测试过了,只不过是十星天赋!””

    “一群蠢货!你们检测出来的结果,那是老子有意为之的,事实上徐阳就是超星天赋!”鲲龙讥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在场的人,再次陷入了震撼之中,怪不得徐阳的精神念力如此之强,原来是超星天赋!

    可即使是超星天赋,那这实力增加,也太快了吧?

    而林清雅听到这里,心里仅剩的一点傲娇,全部都被磨平了,之前她还觉得至少在精神念力上和徐阳是同一级别的,并没有拉开差距,只要她努力一些,就能比徐阳强!

    可现在呢?

    超星天赋,已经远远拉开了她和徐阳的距离,完完全全,都不是一个档次的人!

    “既然他是超星天赋,那就更不能留着他的性命了!”明悦当机立断:“所有人和我一起出手!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鲲龙却是叫停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难道你想维护徐阳?你不知道这是无涯君的命令,即使你是王族,你也没有资格去违抗,无涯君的命令吧?”林清雅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狗女人,你算什么东西?你有什么资格,敢在我的面前,称呼我为你?你要叫我鲲龙殿下,懂么?”

    鲲龙脸色一沉,一股强大的威压,直冲林清雅!

    他作为王族,可不会给林清雅这种女人面前,别说她了,就是炼精门的掌门,他也不会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林清雅轻哼了一声,想要反抗时,却是发现她的精神念力和鲲龙释放出来的威压相比,像是小巫见大巫一般,直接将她掩盖,整个人忍不住的,瑟瑟发抖起来。

    炼精门的人见此,狠狠的咽了咽口水!

    他们之前,都认识鲲龙是王族的*,不学无术,即使这一次来找他们合作,他们也只不过是认为,鲲龙没有什么实力,他也只不过是有了一些厉害的战甲罢了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,他竟然可以释放出来如此强大的威压!

    而且这威压,似乎不是精神念力!

    明悦长老脸色一惊,脱口而出:“这,这,这是本能威压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本能威压,不是达到地阶大*第700层时,才能出现的么?他怎么有?”

    “一群蠢货,那是因为老子现在的实力,已经达到了地阶大*第700层!哦,不对,确切的说是702层!”

    鲲龙立马给了他们答案。

    炼精门的人听此,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,徐阳的实力暴增,他们可以认为是超星天赋,可是眼前的鲲龙,一直都是不学无术的典范。

    更是被王族之中的人,称之为废物!

    这种人是怎么能突然之间,拥有地阶大*第702层的实力?

    这要比他们看到徐阳的实力后,还要震惊!

    “一群蠢货!”

    瞧着他们震惊,鲲龙毫不顾忌的骂了一声,就直接命令道:“你们几个,现在给我把那个女人围住,不要让她过来,我现在要亲自对付徐阳!无论我接下来做什么,你们都不要管,不要过来打断,否则的话,我会让你们所有人都给老子陪葬!”

    原本的计划之中,是这里有大量的异兽存在,鲲龙这才去邀请了炼精门,刚才让他们动手,是想测试冰妍的实力如何!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应该已经探明了,徐阳的天赋,实在是令他心动,他都有预感,只要成功吸取了徐阳的天赋,那么他也许,不需要等到无涯君冲击天阶失败之后,再和他决一死战了!

    过个几年的时间,他就能拥有和无涯君相当的实力了!

    原本他是想杀死炼精门所有人之后,再动手,现在有了冰妍在此,生怕她会打扰他的吸取,所以他也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