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明悦的反应,徐阳和鲲龙颇为意外,之前不都是在护着林清雅么?

    怎么到现在,变成了一副和林清雅,深仇大恨一般了?

    当即徐阳和鲲龙,便用精神念力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们两个就得知了,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事实上来讲,这林清雅,还真的是炼精门现在这种处境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当初如果在幻境之中,她不让炼精门的年轻弟子和徐阳动手,也不会让他们炼精门的青年才俊几乎死绝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听信了林清雅的一面之词,为了保障林清雅这位,所谓的第一天才,他们炼精门如果想方设法拉拢徐阳,诚意足够的话,至少徐阳不会想着灭他们全门!

    “哈哈,真是活该!”鲲龙讥讽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而徐阳则是面无表情,林清雅的性格本身,又是自负又自卑,性格极端,维护这种的利益,听信她的话,那不是活该是什么?

    对于他们,徐阳也没有丝毫的同情,无论如何,这些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刚才通过探测明悦的脑海,也能确定,关于炼精门掌门的闭关秘境的事情,也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也必须得需要,他们这些太上长老,才能进入,否则的话,必须得超过地阶大*第800层,才能破壁而入。

    而这秘境,也是属于人为的大阵!

    是他们炼精门的第一代掌门,联合起来炼精门的核心,创立出来的。

    现在该去哪里,徐阳已经知晓了,只是炼精门掌门的实力,还是属于一团迷雾。

    虽说明悦的脑海里,认为炼精门的掌门实力,是地阶大*第650层。

    只不过,由于炼精门的掌门自从闭关之后,就一直和她们没有见面,她们也只不过是从通过语音通话得知,她的一些零碎的信息,猜测出来,他们的掌门的实力,大概是地阶大*第650层。

    这猜测的数字,那自然是不可能准确的,而且徐阳不认为,炼精门掌门的实力,只有地阶大*第650层!

    如果仅仅是这么弱小的话,那鸿晟他们,虽然只能离开居所三天,但是只要想办法,使用传送阵,别说三天时间了,一天时间,就能把炼精门全部都给剿灭了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还和炼精门的人,保持平衡,数万年?

    更何况,炼精门虽然实力远远不及,七大超级宗门,但也是超级世界里的,第十大宗门。

    如果最强者,只不过是地阶大*第650层,未免有些太过弱小了。

    更让徐阳怀疑的是,他刚才扫遍了明悦的脑海,竟然都没有找到,关于炼精门和四大异兽之地大战的信息。

    人类是侵略者,占据着异兽原本该有的土地,双方怎么可能没有发生的大规模的战斗?

    她脑海里没有这份记忆,说明被人有意给抹去了。

    有什么秘密,还不能让炼精门的核心人物,都不能记得?

    这其中的问题,可就大了去了。

    不想让别人知道,那说明之前必然和异兽之间,有过战争!

    经过战争了,炼精门还顺利的建在,可见这炼精门绝对有,至少能和鸿晟,黑崖他们同级别的战力。

    这战力可以是战甲,也可以是武器,也可以是他们掌门本人,亦或者还有其他的可能的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一定有这个级别的战力。

    而且,炼精门进入秘境之后,徐阳在她身上种的精神念力就失效了!

    出现这种情况,有两个解释,第一是秘境之中有限制精神念力的东西,第二,那就是炼精门的掌门,精神念力不弱于他!

    他发现了种在林清雅身上的精神念力,亲自将其消灭了。

    无论哪一种,都能说明秘境里面不简单!

    为了能更加的稳妥,徐阳便直接命令了鲲龙:“这一次,你跟着我走一趟吧!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!”

    鲲龙的分析能力也十分的强,自然能看出来其中问题,他现在的小命,可是被徐阳攥在手里了,徐阳如果出了事情,他也活不了。

    即使再怎么不想去,徐阳既然开口了,他就得老老实实的跟着去。

    “那,我的条件,你可以答应我吗?老身现在已经快不行了,只有这个愿望了。”明悦有气无力,满脸希冀的问道,她感觉自己受的伤过重,活下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了,她只想死之前,能看到林清雅这个罪人,死在她的前面,她此生也就无憾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情,我答应不了你,谁也不知道,进入你们炼精门的秘境之中,会出现什么,我只能告诉你,如果你老老实实配合我们,林清雅恰好又可以被我掌控生死,我会让她死在你前面的。”徐阳想了想回道。”另外,我还没有说你不行了的之前,你就不会死,只要你老老实实的配合我,我会让你一直活着的!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明悦这个问题,刚刚问出口,她就看到徐阳对着她眉心一眼!

    神奇的事情发生了!

    原本痛楚无比的身体,竟然在一瞬间,完全不痛了,紧接着她已经残破的身体,正义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明悦说着,自己就站了起来,像是没有受伤一般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们炼精门各个都是无知啊,连徐阳是神医的事情,都不知道,就这还把他当做对手?怪不得,你们炼精门会一败涂地!”鲲龙在一旁讽刺,浑然忘了,他过去也是觉得自己,了解了徐阳的一切,结果呢?

    他也是一样,一败涂地!

    明悦听此,嘴角泛起一丝苦笑:“咳咳.....看来是我们的自大,我们的无知,害了我们落到这个下场,只是这个代价,未免有些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