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别废话了,现在快点打开传送阵,此事如果办得好,说不准你就不用死了。”鲲龙催促道:“另外我也得提醒你,要配合我们,就得好好配合,如果耍什么小花招,瞬间就会要了你的命!”

    之前明悦受了重伤,陷入了绝望,觉得自己必死无疑,现在身体完全好了过来,她又再次燃起活下去的希望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场战斗,明悦也明白,炼精门即使熬过了眼下的难关,那也是气数已尽,其余的势力,绝对不会放过炼精门的。

    大厦将倾,她也没有必要,为了炼精门,再去坚守什么,之前她所做的任何事情,都是考虑所谓的全局,吸取别人的意见。

    可结果呢?

    听信了林清雅,导致了炼精门,注定要被灭!

    血淋淋的教训,让她明白,有的时候,要遵循自己内心的想法才行!

    所以这一次,选择为了她那一点活下去的希望!

    重重点了点头说:“只要能让我有机会活下去,你们让我做什么,我都会去做!”

    紧接着,不等鲲龙和徐阳催促,她就立马发动了传送阵,并且告诉了徐阳和鲲龙,这传送阵启动的方法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徐阳,鲲龙和明悦已经来到了炼精门的宗门之前后。

    炼精门的门众,已经开启了,守山大阵!

    一个巨大的光罩,罩住了炼精门!

    里面的门众们,也都是严阵以待,等待着战斗的前来。

    之前林清雅回来时,已经告诉了她们,末日山脉的大体情况,并且命令他们,开启守山大阵,不能让任何人进来。

    当他们看清楚,明悦回来后,他们脸色一喜,可是当徐阳和鲲龙接连出现后,各个都是面色紧张,冷汗直流,同时他们也是无法理解,明悦长老,怎么和鲲龙徐阳待在一起了?

    难道叛变了?

    他们的表情,明悦都看在了眼里,自然知道他们是什么心思,她摇了摇头说:“炼精门大势已去,你们不要做无畏的牺牲,打开大阵,不做抵抗,可以保证你们可以活下去!”

    炼精门的人,你看看,我看看你!

    最终他们摇了摇头说:“明悦长老,亏你还是炼精门地位最高的长老,结果和他们竟然是一腿了,林清雅长老已经告诉我们了,他们两个实力,也就和你们差不多,我们的大阵能扛得住他们,为什么要打开?真的把我们都当做傻子了么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徐阳三人,也都听出来了,这林清雅又开始在欺骗炼精门的人了,目的应该只是为了,让他们敢和追杀而来的人战斗,用他们的性命,来提供给她更多逃跑的时间!

    为了一点私欲,拉上所有人陪葬,林清雅真的可以说是,心如蛇蝎!

    明悦现在已经改变,见他们不同意,她也没有继续劝说的意思,只是说了句:“这是你们的选择,那我也就尊重你们的选择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明悦,就意识徐阳和鲲龙动手。

    “哼,垃圾大阵,我就开始破开!”

    所谓的守山大阵和炼精门的秘境,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东西,鲲龙上前,一击便将炼精门的守山大阵,轻松破开!

    炼精门的门众,那时才觉得,他们有可能被林清雅给骗了!

    面对这等强敌,没有了守山大阵,他们哪里还是对手?

    纷纷开始跪地求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刚才给你们机会了,现在求饶,可没有用了!”

    炼精门的人,之前和鲲龙也有些矛盾,对于炼精门他也是怀恨在心!

    现在有机会,他自然不会放过他们!

    直接动手,将所有的炼精门的弟子,统统灭杀掉,一个不留!

    徐阳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切!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,他相信如果此刻,实力孱弱的是他和鲲龙,这些人绝对也不会放过他们!

    无论哪个世界,都是弱肉强食,弱,还不老实,那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!!!

    以鲲龙的实力,横扫这些人,也只不过是过了几分钟而已。

    瞧着多数已经变成灰烬的炼精门弟子们,明悦也没有丝毫觉得可惜的意思,她也给他们机会了,是他们自己不珍惜。

    她只想能保住自己的性命,随即便她跟着鲲龙和徐阳,登上了龙形战舰!

    指向了秘境的方向之后,龙形战舰便启动了。

    最终三人,在藏经阁停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秘境的入口,在这藏经阁之中?”徐阳问道,回忆起来当时他在藏经阁里的一切,徐阳并没有发现什么的入口。

    “确切的说,藏经阁就是入口!”明悦回道随即她便提醒道:“这秘境想打破进入,需要地阶大*第800层的实力,如果进入其中,杀不了我们掌门,你们也无法出来!这种情况,你们还要进入么?”

    鲲龙脸色一变:“这....徐阳似乎还是有一定的风险啊,最好还是三思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风险,我都要进入!我和她之间的恩怨,必须要了解了!”

    徐阳已经烦透了和林清雅之间的斗争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有股预感,如果这次不能杀死林清雅,再想杀死她,就不是那么的容易了。

    所以无论如何,他都要再这里,将他们恩怨了结!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