轰轰!

    随着两声巨响,她们两个人共同,攻击向了徐阳!

    硝烟散尽,她们两个,咬紧了牙关,看着周围的一切!

    “这一次,他绝对不可能复活了!”

    炼精门掌门十分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绝对!”林清雅也是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可是另她们抓狂的事情,再次出现了!

    没过几秒,徐阳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,笑眯眯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是鬼吗?”

    林清雅和炼精门掌门,异口同声的喊道!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是鬼。”徐阳很抱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!你怎么可能没事的?”炼精门掌门急于知道*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没事,我刚才已经被你们杀死了,只是老子可以无限次的复活!”徐阳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放屁,人死不能复生,这是铁律,谁也打破不了!就凭你,还想打破?”林清雅跳了出来反对道。

    “信不信由你们,只是我提醒你们,你们这些升级符纸,可都是一次性的,等你们用光了,你们可就没有什么能耐,和我战斗了!”徐阳提醒道。

    林清雅和炼精门掌门,心底一沉,这才想到,她们刚才只顾着攻击徐阳了,已经用了四张升级符纸了。

    现在还剩下六张!

    徐阳的实力,至少也得地阶大*第700多层的,而她们没有了升级符纸,就只能用原本实力和徐阳对抗了,届时她们,可就没有一丁点的胜算了。

    “掌门该怎么办?”刚才还自信的林清雅,现在又开始慌张起来,那种之前她极为讨厌被打脸的感觉,再次涌上心头,让她心里的自信,再一次崩塌!

    “我还有办法!”

    炼精门掌门怒哼了一声,随后再次祭出升级符纸,再次将徐阳打成了粉末!

    紧接着,她便对着空中一阵寻找,紧接着隔空按了一下,只听着咔嚓一声!

    原本封闭的空间,就被打开了!

    紧接着,她便拿出来了一个战舰,拉着林清雅,进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我们刚才都错了,根本没有必要和他大战,现在趁着他还没有复活,我们逃离!”炼精门掌门:“如果不知道开关在哪里,徐阳至少在没有达到地阶大*第800层时,是不可能出来的!我们离开之后,他也不可能找得到我们!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!”

    紧接着,炼精门的掌门,便启动了战舰,快速的逃离了这里。

    等他们逃离第十大区之后,看着后面根本什么人时,她们两个大大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掌门,接下来,我们去哪里?”林清雅无比期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空间定位器,还没有搞定,我们尽快更远的地方飞行吧,等空间定位器搞定之后,我们就可以前往利用破解机,前往空间甬道了。”炼精门掌门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林清雅脸上也终于浮现了笑容,手里拿起咖啡,学着那种优雅的女性喝了几杯后,便妹妹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就这般,他们的战舰,飞行了数个小时之后,林清雅也进入了梦想。

    林清雅身上的小瓶,顿时发出,滴滴答答的响声。

    “掌门,这是怎么回事?”林清雅从睡梦之中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空间定位器,已经彻底修复好了!”炼精门的掌门大喜起来,当即她单手一吸,空间定位器便从,小瓶里来到了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一番调整之后,空间定位器,便出现了一张路线图,上面标注着,最终的位置,以及需要前往的路线。

    大体是先从这里前往一个更低级的世界之中,炼精门先祖开发的空间甬道,就在那里!

    而那个更低级别的世界,竟然在地球上!

    林清雅也惊讶了:“掌门,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这里和你有关系么?”炼精门掌门问道。

    “掌门,这里正是我的家乡!”虽说林清雅觉得说出来,是地球人的身份觉得很掉价,自从她进入超级世界的那一刻,她就完全瞧不起地球上了,根本不愿意让别人知道,她是来自地球这种低端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觉得这些人都是垃圾,浑然忘了,地球才是生她养她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她马上就要前往更高级别的超级世界里,她也就不在乎这些了,大大方方的承认了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天晟派的那位妖孽天才,也是来自于地球的,徐阳那小子也是来自地球,能同时出现你们这三位,那看来这个地球确实非同一般。”炼精门掌门赞叹道:“至于;炼精门的先祖,为什么把空间甬道设置在这里,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,从地球同期出现你们三个绝世天才,也能说明,此地球肯定有不为人知的那一面,但是这些和我们根本无关了,我们最多只是路过那里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对哦!”林清雅点了点头,可是听到炼精门掌门所说天晟派天才时,苏雨真的模样,就出现在了林清雅的脑海里!

    狗女人!

    天赋竟然比我还高,不过接下来,等我到达第九级超级世界之后,你就什么都算不上了!

    只是之前炼精门掌门说,空间甬道只是单行道,并且只能用一次,这岂不是她即使强大了,苏雨真和徐阳,都不知道么?

    她突然感觉,自己强大,好像失去了动力了。

    她再次问道:“掌门,我去了,就真的回不来了么?”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