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不过,赢媚娘还没有动。

    那两个公子哥打扮的人,便发动了精神念力。

    虽说只有精神念力七八层的样子,有效率也只不过在百分之3左右,但是对于向志高等人来说,那也是一股难以抵挡的恐怖,所有人都害怕的全身颤抖,没有一个人能动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那两个公子哥打扮的人,正是995区的少主龚伟和997区少主维他尔。

    “一群蝼蚁!”

    他们藐视的,看了看向志高和赢媚娘:“你们两个刚才在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。”向志高战战兢兢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敢在我们面前装?你们这些蝼蚁知道什么叫做,精神念力么?”维他尔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向志高等人,实力有限,还真的不知道,什么叫做精神念力。

    目露茫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哈哈,果真是蝼蚁,连精神念力都不知道!”龚伟也是大笑起来,语气之中充满饿了嘲讽:“既然不知道,我就给你们这些蝼蚁科普科普,所谓精神念力,就是用精神力去攻击,刚才你们感受到那股强大的威压,就是我们释放的精神念力,而精神念力还有个作用,那就是可以直接探测到你们心中再想些什么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向志高,赢媚娘等人,面色大惊。

    他们是真的不想,让他们知道徐阳在这里,如果能被他们探测到的话,徐阳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惊讶也没有用!”维他尔立马施展了精神念力,对他们所有的人,直接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他们脸色狂喜!

    “真是没有想到啊,你们的主人回来了!”

    维他尔和龚伟狂笑了起来,事实上他们来到998区,并不是想要掌控998区和996区,以他们的眼界来说,998区和996区,就是落户的蛮荒之地,这种垃圾的地方,他们根本就看不上。

    他们来这里的目的,就是为了逼着徐阳出来!

    从而得到生命之气的秘方!

    他们之前还担心,徐阳跑路不知所踪,万一不回来的话,他们就得打持久战了。

    万万没有想到,徐阳竟然回来了!

    真是天助他们啊!

    “也真是天助我也,你们两个出现的正是时候,我正好发愁,到哪里去找亡灵呢,你们两个被我杀死之后,那亡灵自然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冰冷的声音,从地牢之中,传出去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徐阳的身影,便出现在了大众的面前。

    向志高,赢媚娘等人,脸色巨变,在他们眼中,徐阳是不可能是他们对手的。

    忙是上前说:“你是哪位啊,这里没有你的事情,快快离开!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赢媚娘便想,把徐阳推走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?你以为你这样,我们就认不出来他是谁了么?”’维他尔冷笑了一声,拿出来一个透射仪,往天空一投射,徐阳的样子便出现了:“来之前我们可是已经做好了功课,他就是徐阳!”

    向志高,赢媚娘等人,脸色更加的难看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他们二人冷笑了一声之后,便冲着徐阳说道:“小子,我们原本是想掌控整个998区和996区的,不过嘛,上天有好生之德,我们也不想大开杀戒,只要你把生命之气的秘方交出来,我们就放过你们,998区和996区,依旧是归你管如何?”’

    来之前,他们也曾经做过调查,知道徐阳曾经斩杀过金宏上人,实力虽说和他们没法比,但也有地阶大*。

    这几年过去了,实力也有所增长,打起来的话,也是有些费力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他们这么做,已经是对徐阳天大的恩赐了。

    他应该会老老实实的答应的。

    向志高,赢媚娘等人,面色也是一喜,虽说生命之气很重要,但是交出去秘方的话,只不过是多了一个势力会制作生命之气而已,徐阳依旧还可以靠着生命之气赚钱,实在没有必要,为了生命之气,去他们两个为敌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们背后的东阳门,可是大宗门啊,他们根本招惹不起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们两个菜鸡,也想拥有生命之气?”徐阳仿佛听到了实际上最好笑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敢这样对我们说话?”

    龚伟和维他尔勃然大怒!

    向志高,赢媚娘等人,脸色再次一变,他们都觉得徐阳疯了。

    竟然敢这么给他们说话,这不是找死么?

    “徐阳,我希望你能答应他们,生命之气固然重要,但是他们是我们招惹不起的啊。”赢媚娘终于忍不住了,上前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心意,我能理解,只是别说他们两个了,就是东阳门,我想要灭他们,也只不过是举手投足之间而已。”徐阳摸了摸赢媚娘的头,安抚道:“这件事,我会解决,你们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赢媚娘虽然觉得不可思议,但是徐阳的话语,仿佛有股力量一般,让她觉得心里分外的踏实,原本还想劝说她的,现在却是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真是笑死人!看来你小子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,那就让你感受感受我们的强大实力吧,也让你知道,你这个井底之蛙,到底多么的可笑!”

    维他尔率先发动了精神念力,攻击向了徐阳!

    “感受被支配的恐惧把!”

    只是下一刻,维他尔却是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