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路之上,药蝶仙子就一直想方设法的和徐阳拉开距离,这样的话,别人就看不到她和徐阳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只是药蝶仙子,向来都是独来独往,身边跟着一个陌生男人,即使拉开了距离,也被别人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她越是刻意,也就越是吸引别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不知道被多少人看到!

    不知道得多少人,在背后嚼舌根,议论!搞的她心情真的十分不好!

    她的住所,外面有一层大阵包裹着,常人难以进入,她掏出来她的身份铭牌,才能进入其中。

    刚刚进入其中,她一挥手大阵变得模糊,外面完全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刚刚走到庭院的中间,药蝶仙子,对于徐阳也没有好气,扔给徐阳一个金色令牌:“这是你的身份名牌,不仅可以进出我这里,还可以去外门藏经阁,去寻找一些高级*,努力提高你的实力,还有*塔,那里环境特殊,可以帮助你提升*速度,我真的求求你,一定要认真*,早点能进入内门,早点和我断绝师徒关系!行吗?”

    厌恶的情绪,表现的很充足,徐阳也知道自己给她造成了困扰,即使她说话不好听,徐阳也没有和她对着干的意思,反而点点头说:“我一定会努力*的,早晚和你脱离师徒关系!”

    只是徐阳还是有些不解:“药宗称之为药宗,应该和医术丹药有关系吧?你好像没有说过关于*这些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药蝶仙子轻笑了一声说:“你想的可真远,无论是医术,还是炼制丹药,都是药宗相比其他超级宗门最大的优势,你们这些外门弟子,充其量算是宗门的临时工而已,怎么可能给你们*这些?想*医术和炼制丹药。

    至少也得成为内门弟子,才会让你们*一些皮毛,唯有核心弟子依旧各类长老,才有资格*本门最核心的医术和丹药,你啊,怕是这辈子都没有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那这些我也就不想了。”徐阳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倒是有自知之明!”药蝶仙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,讽刺意味很浓厚。

    殊不知,以徐阳的可以把死人救活的医术,别说这些核心弟子了,就是药宗宗门医术最好的人,在徐阳面前,也提鞋的资格都没有!

    学那些有个毛用!

    倒是炼制丹药,徐阳是有些兴趣,等他成为核心弟子之后,自然会该学就怎么学!

    紧接着,药蝶仙子,又是不耐烦的给徐阳说:“此药宗分部,是药宗四大分部之一,算是药宗本宗,公共有无处,这里在最南端,所以被称之为南分部,其余的为,北分部,西分部,东分部。

    无论是南分部,还是其他分部,还是药宗本宗,都有三大禁地!

    这些禁地,没有经过允许,绝对不能踏入,否则将会立马有杀身之祸,虽说我不在乎你的死活,但是看在鲲龙的面子,我还是要保住你的小命!

    不该去去的地方千万不要去,第一便是宗门内的药园,里面种植着各种拥有奇效的药材,是我们药宗最宝贵的财富,没有允许绝对不能私自进入。

    第二便是修罗场,此地是关押,强大异兽的地方,也是各个长老,以及核心弟子和异兽*实在的地方,你这种外门弟子,实力太弱,即使宗门不责罚你,你进入其中也是会死翘翘。

    而第三个就是骨园,里面存放着大量的异兽骸骨,那对于我们药宗来说,也是极为重要,除了核心弟子或者长老们获得批准,才可以进入,其他人进入,杀无赦!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徐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,你只要在宗门内呆上三个月,你就可以对内门弟子进行挑战了,等你进入内门三年后,各项指标都达标了,就可以成为核心弟子了。”药蝶仙子说到这里,直接摇头说:“我这是有病,给你说这么多做什么?以你的实力,怎么可能有机会,成为核心弟子,能早点成为外门弟子我就谢天谢地了!?”

    被她看扁,徐阳也没有说什么,等他显露出来真实实力,就是她被打脸的时刻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先去休息吧,记住明天开始,给我全心的放在*之上,不要给我去惹是生非,三个月之内。,我需要你必须进入内门!”药蝶仙子几乎是用命令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一天也不会多呆。”

    现在徐阳是极为需要提升自己的先天之气,能早点成为核心弟子,那就早点成为,哪里还会想呆在这里。

    药蝶仙子翻了翻白眼,就没有继续和徐阳说话的意思,随即便进入了,这处院落,最大的阁楼之中,轻挥了一下手,大门关闭。

    徐阳对于药宗那些所谓高级*,也没有兴趣,毕竟在他们眼中,外门弟子只不过是临时工,所谓高级*,也应该都是一些破烂货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他可没有去*的意思,现在雨馨和阿虎,还在外面等着他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算是安顿好了,他也需要去寻找他们。

    当即徐阳便离开了,药宗南分部,根据莫斯的定位,找到了雨馨和阿虎。

    以他王族的身份,以及现在属于药宗南分部的外门弟子,在此地有着绝对的地位,给雨馨和阿虎,专门找了一处精致的别苑,现行住下之后,就在徐阳准备,晚上和他们一起吃饭时,药蝶仙子便用身份铭牌给徐阳下了一道命令,外门弟子,晚上不得夜不归宿,超过三次便要被赶出宗门,晚上必须和我睡一起!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