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她的一系列操作,让徐阳也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不过,执法队的前来,也算是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他也得搞清楚,他们前来到底是为了什么,当即便展开了精神念力,可是一探测才发现,外面来了两个执法队的人,竟然都是机器人。

    “让我来吧。”莫斯很轻松便黑入了它们的系统,得到了此次前来的目的。:“他们是来给你测试精神念力天赋的,看来你展现出来的天赋,让宗门的人,怀疑你可能是超星天赋了,幸好鲲龙那小子,即使那玩意送过来,否则这一检测,你就得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明老天都在帮我。”

    徐阳嘴角露出一抹笑容,便穿上了衣服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同时药蝶仙子,也打开了大阵,放执法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在刚刚放他们进来那一刻,药蝶仙子竟然又有些后悔了,徐阳如果被执法队的人打死,她该怎么给鲲龙交代?

    “我是药蝶长老,我希望你们能温柔执法,不要太过使用暴力,虽说他被逐出师门之后,还留在这里,但却是我让他来我这里呆着的,并不是他不想离开宗门,一切问题,都在于我,不在于他!”药蝶仙子准备力保徐阳。

    “药蝶长老,我们前来是测试徐阳的精神念力天赋,他也从未被宗门逐出师门!”

    执法队之人,是两个钢铁机器人,发出来了一道拟人化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药蝶仙子发现她有点不明白,他们的话。

    “药蝶长老,我们前来是测试徐阳的精神念力天赋,他也从未被宗门逐出师门!”执法队的机器人,再次重复了一边,紧接着便没有搭理药蝶仙子的意思了,而是看向了徐阳:“请*外门弟子徐阳,配合我们对你的精神念力检测,请伸出你的手来!”

    徐阳也是十分的配合,伸出来了自己的手,那执法队的机器人,对着徐阳的手轻触了一下,随后他们的双眼,就映射到强上一段文字:“精神念力十星天赋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十星天赋??”

    药蝶仙子瞪大了眼睛,虽说药宗那些妖孽版的青年才俊,精神念力天赋,各个都是十星天赋,但是徐阳一个区区*外门弟子,竟然也是十星,实在是让她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检测完毕,*外门弟子徐阳为高级十星天赋!属于超高段位的精神念力天赋者,现在给予你前往内门藏经阁挑选精神念力*的资格!”那执法队的人,话音刚刚落下,徐阳的身份铭牌,便亮了起来,似乎在其中给它加装了这条福利。

    仔细看上面的福利,才清楚,十星天赋也分了,三个等级,初级十星天赋,中级十星天赋,和高级十星天赋。

    这也能解释了,为什么米雪儿和林清雅,同属于十星天赋,林清雅的*速度,却是比米雪儿要快一些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说完,执法队的两个机器人便径直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留下来了药蝶仙子,眼睛瞪得更大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算是看懂了,徐阳不仅仅是十星天赋,还真的赢得了和洛基之间的比赛,否则的话,执法队不会再说他是*外门弟子,更不会给他绿色通道,让他前往内门藏经阁,选取精神念力*的*。

    为了验证这些,她立马打开了,天南门监控回放。

    当发现徐阳的精神念力,竟然轻轻松松展现出来第120层,还把在场所有的人,都震的晕死过去时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都惊呆了!

    她也是十星天赋,她一直认为自己是天纵之才,可是她也修行了数千年了,实力别说120层了,就是连小成,都还没有达到呢!

    这岂不是说明,徐阳的精神念力,比她强得多?!!

    虽然他的内力不怎么样,但是仅仅这份精神念力天赋,将来的成就,就不可能低!

    想到自己之前,完全不相信徐阳,顿时她有种被打脸的感觉。

    脸色滚烫滚烫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刻意去压制,她非得脸色羞红起来不可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给你说过了,我赢了,你还不信。”徐阳故作无奈的耸了耸肩,语重心长的说:“有的时候,人和人之间,真的要信任多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!别以为赢了洛基,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,你可别忘了,我名义上还是你的*!”药蝶仙子直接搬出来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等我进入内门之后,我会立马和你断绝关系的。”徐阳打了个哈哈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!!!”

    之前药蝶仙子,是很想和徐阳断绝关系,省的别人说她和这种垃圾有关系,但是被徐阳主动说出来,断绝关系,她心里却是不爽了!

    她十分强势的说:“还轮不到你和断绝关系,我是*,只有我有资格和你断绝关系,而你没有资格和我断绝关系懂么?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一条规定?”徐阳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有,除非你主动脱离药宗,否则我不同意,你将永远都是我的徒弟!而我永远都是你的*,你必须对我有足够的尊重!”药蝶仙子嘴角微微上扬,似乎觉得自己因此,可以掌控徐阳了。

    徐阳越发的无语,之前这女的,还想尽快让他滚蛋,现在怎么变化那么快?

    难不成是看到自己的资本之后,让她心态有变化了?

    徐阳不由的看向了,药蝶仙子。

    女人的直觉还算是准,药蝶仙子似乎猜到了什么,立马说道:“徐阳,你胡思乱想什么?我可对你没有丝毫的兴趣,我只是觉得我是*,提出来断绝关系的人,应该是我,不是你!”

    然而刚刚说完这句话,她的脑海里,就浮现了,之前闯入徐阳房间看到的那一幕!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