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药阮真人狂喜不以,娄方鹤做的真好,为了防止药蝶仙子阻止比赛,药阮真人立马来到了药蝶仙子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很紧张啊?”药阮真人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起开!”药蝶仙子心中大急。

    “这恐怕不太可能了,为了让比赛公平的进行下去,我必须来这里挡住你。”药阮真人一脸正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药蝶仙子准备要动手,可是那些想让徐阳死的长老,何止药阮一人?

    一晃眼五六个长老,便上前挡住了药蝶仙子!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人!!!”药蝶仙子心里升起一股无力之感,她阻止不了的话,徐阳真的死定了!

    她这边着急的想着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娄方鹤便大喝了一声,三把飞剑发出类似于鹤唳之声!

    对着徐阳直冲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!”

    药蝶仙子拼命的想冲过去,却被药阮真人几人死死的挡住!

    内门弟子一个个目不转睛,脸色兴奋的看着这一切,外门弟子则是一个个不敢看了,他们不是担心徐阳,而是被虐的太惨,他们以后面对内门弟子后,心里有阴影。

    “垃圾剑,给老子散开!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一道威能极强的声音,冲天而起,在场的人,都明显感觉到了一股巨大威压,原本还在争执的他们,无论实力多少,身体的动作都停了下来!

    心里震惊的他们纷纷看向声源,只瞧着那只是徐阳的一声怒吼,下一刻,娄方鹤引以为豪的三鹤剑,竟然顷刻间,土崩瓦解!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所有的人,都瞪直了眼睛!

    刚才那一击,可是娄方鹤的最强一击,那几乎就是地阶大*第285层的强者的最强一击。

    怎么就被徐阳一声吼声,就给震散了??

    “是精神念力,此子的精神念力,比之前展现出来的第120层,还要强大的多!”

    天空之上,再次响起药尘的声音。

    可越是这样,众人越是震惊!

    徐阳的内力只有地阶大*第15层,娄方鹤的实力是地阶大*第285层!

    两者还差了270层啊!

    精神念力加上有效率,大概每增加百分之一的有效率,综合实力就会提升一层,精神念力层级每提升一层,也会综合实力提高一层。

    假设徐阳的精神念力有效率是百分之50,徐阳想要一击震散,那起码说明徐阳的精神念力是220层以上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220层,别说这些内门弟子,外事长老了,就是核心弟子,最为妖孽的那一个,也没有人达到这个境界啊!

    “不对,此子的内力,在刚才一瞬间,已经达到了地阶大*第100层了,并非只有之前的15层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看去,果真发现徐阳内力实力,此刻变成了地阶大*第100层!

    可即使是如此,285减去100,再减去假定徐阳的精神念力有效率是50,那么徐阳想震散娄方鹤的全力一击,那也是需要135层的强大精神念力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狠狠的咽了咽口水,这天赋,实在是太强了!

    “娄方鹤还愣着做什么,快点去打啊!”

    谁都清楚,徐阳内力能突然之间暴涨到100层,肯定是药蝶仙子,再背后帮忙,但没有人会关注这些。

    他们都被徐阳的精神念力天赋震撼了,药阮真人更加不能允许徐阳活着,立刻冲着娄方鹤大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娄方鹤刚才也被吓了一跳,这才恢复了正常!

    自己全力一击,竟然被徐阳一声震散了,以后传出去,他丢人都要丢死了!

    然而,娄方鹤也是个聪明人,一声吼声,就把他最强攻击震散了,他继续下去,只能被虐!

    “我投降!”

    娄方鹤立马做出来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废物,现在就投降???”

    药阮真人,此刻真的想杀了娄方鹤,这一投降,他还怎么杀死徐阳?

    “准了!”

    药蝶仙子立马说道,虽说刚才徐阳的一声吼,震散了娄方鹤的攻击,但是在她看来,刚才应该已经是徐阳的极限了!

    见好就收,是最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娄方鹤松了口气,虽说这样做,会得罪药阮真人,但这也比丢了小命强。

    同时他也丢了内门弟子,前三的地位,不过他身为原前三的人,输了不会像是一些底层内门弟子,直接被驱赶,他只不过是降低一位而已,损失并不大。

    紧接着他就想直接离开!

    “站住,谁让你离开了?”

    还没有走一步,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娄方鹤回头一瞧:“徐阳,我都已经投降,你的师尊也已经同意了,你赢了我就直接是内门前三了,等于鲤鱼跃龙门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们签了生死状,那自然得决出生死,才能离开,否则叫什么生死状?”徐阳满脸冰冷,娄方鹤这个货,徐阳和他无冤无仇,为了蝇头小利,就想杀他,现在他见势不妙,就想投降!

    徐阳怎么可能会放过此人!

    娄方鹤脸色巨变。

    “呵呵,徐阳说的对,这一场签了生死状,那就是死战!”药阮真人,出奇的支持了徐阳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让娄方鹤跑,留下来还有可能战胜徐阳,一旦离开,那再想杀死徐阳,可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!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