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徐阳倒是没有发火的意思,只是说:“你放心,我既然来了,这些情况我都已经考虑清楚了,此事我会给你们解决。”

    驴三还是不敢相信徐阳的话,但他也是怕徐阳会发火,毕竟徐阳不仅仅是内门弟子,还是王族,他可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心里想着反正现在这种情况,已经很糟了,也没有其他人前来,目前也只能靠着他.了。

    便说:“那一切都要仰仗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具体是什么情况?”徐阳也不想废话,直入主题。

    “对方在得知我们已经通告了药宗,他们也不敢斩尽杀绝了,已经和我们达成了条约,要求和我们双方各派一人,进行单挑,胜者就能获得这里的话语权,败者将永远退出争夺!”驴三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按照你的意思是,只要赢了不仅可以得到百分之50,甚至可以得到全部?”

    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您说的没错,确实如此,如果真能成功的话,您的任务也会是超额完成,得到的积分也会相应增加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不过了,你现在就约对方,让他们派人和我单挑吧!”徐阳迫不及待的说道。

    可是驴三看着徐阳似乎啥也不懂,越发觉得徐阳只是个新兵蛋子了,他的心也是一个劲的往下沉,这一次成功的几率,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眼下这种情况,药宗也没有其他人过来,他也只能按照徐阳所说的去做了,否则时间拖得太长,鲸鲨派的人,会认为他们野驴门,被药宗抛弃了,估计就会对他们赶尽杀绝了,他们到时候,只能更惨。

    即使是徐阳输了单挑,也至少能告诉鲸鲨派,药宗没有放弃野驴门,他们也就不敢,赶尽杀绝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先跟我回到住所,先修整一个晚上,明天再和他们打!”驴三回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随后徐阳,便跟着驴三来到了,他们给找的住所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的情况确实十分的惨,原本无论怎么说,还是个门派,现在却像是逃犯一般,四处逃窜,能呆的地方,也只有远离人类和监控的山脉里的老房之中。

    整个野驴门的人,大概还剩下一百多人,多数都是地阶水平,地阶大*的人,加一起也只不过三人而已,实力也都是在两三层而已。

    见到徐阳之后,他们和驴三想法,都是一样,可是看到徐阳的龙形战舰之后,他们纷纷闭嘴,内门弟子他们可以瞧不起,但是王族,在这些混迹底层的人来说,那是至高无上的存在,纷纷收起轻视的目光,一个个都变得恭敬异常。

    还收拾出来了,最好的一间房,给徐阳居住。

    只是那条件,徐阳还不如住在战舰之中,当即便拒绝了。

    等徐阳回到战舰之中后,他突然露出来了一抹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期待什么呢?”雨馨在一旁笑嘻嘻的问道:“难道那鲸鲨派里的人,也和野驴门的一样,长得很好玩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应该差不多。”徐阳哈哈一笑,没有否认,实际上则是他通过精神念力发现,药阮真人,得知徐阳接收了任务之后,不仅暗通天岚宗派遣强者过来,消灭徐阳,同时他也是快速敢来。

    企图趁着徐阳外出的机会,将其解决掉!

    一开始天岚宗的人,并不愿意,但是听闻徐阳的精神念力天赋,以及展现出来的实力后,他们便愿意了。

    药宗南分部最顶尖的长老们,没有将徐阳列为重点观察名单,但是天岚宗显然比药宗南部分的人,更加有眼光!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徐阳一定是以为隐藏的天才!

    一旦任由他成长,在将来一定是他们天岚宗的一大威胁!

    作为敌对势力,自然是有机会,将对方消灭,那就立马就得动手,绝对不能有丝毫的犹豫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也打算派遣强者前来!

    得到天岚宗同意,药阮真人兴奋不已:“我这个猎手,终于找到杀死猎物的机会了!”

    当即就叫上他的大弟子长鸣,二人极速向着这边赶来。

    徐阳嘴角露出一抹笑容,药阮真人以为他是猎手?

    可实际上,徐阳才是真正的猎手,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,只有这样他才能将他消灭,否则这家伙如果一直龟缩在药宗,他根本无法对其动手!

    此人三番五次的,想要杀死徐阳。

    有机会的话,徐阳自然是不可能放过他!

    一夜时间,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徐阳刚刚从战舰里出来,驴三就赶忙跑了过来,先是一阵问好,便说道:“大人,鲸鲨派的人,已经给我们回复了,他们愿意和我们进行单挑,只是时间他们要推迟到晚上才行,您看看可以等等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徐阳当然愿意,根据他附着在药阮真人的精神念力所知。

    天岚宗这次派遣的人,得晚上才能到达。

    现在如果就打的话,只有之前天岚宗派遣过来地阶大*50层的强者,根本不够徐阳打的。

    同时药阮真人,也因为一些事情,在路上耽误了,也得晚上才能到。

    要想趁着机会,将他们都解决掉,那也只能等到晚上!

    晚上七点,正在静坐的徐阳,感应到药阮真人和天岚宗派遣的人后。

    脸上顿时露出来了一抹,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自言自语的说:“没成想,还是个老朋友啊!”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