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药阮真人刚才即使是怕了,此刻也是兴奋起来,灵王动手,也完全不需要他动手了,事后绝对不会查到他的头上,他冲着徐阳狂笑起来:“小子,我让你再张狂,我看你怎么扛得住!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区区,这点攻击,还需要我抗吗?”

    药阮真人,只听着徐阳一道轻蔑的声音响起之后,他的大手一挥,灵王那看似威能恐怖的黑气融合而成的巨刀,竟然在一瞬间,烟消云散!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灵王瞪大了眼睛,刚才虽然不是他的全力一击,但也是发挥了,他至少百分之90的能力。

    怎么徐阳一挥手,就烟消云散了?

    药阮真人三人,更是一脸懵b,难以相信眼前的这一切!

    “看来这个灵王是一个纸老虎啊!”长鸣似乎发现了其中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对,看来这货,就是个纸老虎!”药阮真人也仿佛找到了事情的关键点:“徐阳这小子,不可能有这么强的实力!这次让我来攻击!”

    说着,药阮真人,口中念诀,在他的精神念力和内力的加持之下,竟然凭空出现了一头,九头狮子!

    “九天狮尊!”长鸣脸色一惊:“师尊,您这直接放大招啊!”

    药阮真人没有理会,随着他再次催动那九头狮子,光芒大阵,张着血盆大口,向着徐阳撕咬而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看你这一次,怎么抗!”药阮真人狞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攻击,还远不如灵王,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,说灵王是纸老虎?”

    只听着徐阳一道极为藐视的声音响起,药阮真人引以为豪的九头狮子,瞬间也化为了乌有。

    “这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药阮真的自信,立马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之前他觉得灵王是纸老虎,徐阳打散灵王的攻击不算什么,可是现在连他的进攻,都给打散了。

    虽然难以相信,徐阳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,但是能打散他的说明灵*才的进攻不是纸老虎,而徐阳是确确实实有实力。

    他哪里还敢在这里呆着。

    立马就想跑路!

    “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跑路了。”徐阳哪里愿意给他机会?

    一挥手,由精神念力,内力和先天之气包含着一把飞剑,腾空而起,一剑便将药阮真人的双腿斩断!

    “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药阮真人疼的,狂叫起来。

    长鸣和鲸鲨派掌门,吓得浑身颤抖,想跑却是发现,在徐阳那强势的攻击之下,他们连跑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徐阳操控的那把飞剑,一回头,便穿胸而过,二人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灵王看着这一切,目瞪口呆,他本以为现在找到了,可以杀死徐阳的机会,本以为这会是他的一场完胜。

    他是打死都没有想到,几年不见,徐阳的实力,竟然提升了那么快。

    “灵王,接下来就是你了。”徐阳眼神一沉,便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“想杀我,你还做不到!”

    灵王狞笑了一声,身体竟然直接穿越了罩在头顶的大阵,极速逃离。

    这逃跑速度,令人咋舌!

    连徐阳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一个呼吸之间,那灵王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徐阳没有去追,二人刚刚见面时,徐阳的精神念力,就已经打在了灵王的身上,刚才他已经感应到,灵王逃跑的速度,竟然比龙形战舰还要快。

    就算是去追,徐阳目前也追不上。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,他为什么跑那么快吗?放了我,我告诉你!”药阮真人忍着剧痛说道。

    “药阮,你觉得以我的精神念力,想知道一些什么,还需要你给我说吗?”

    随着徐阳发动精神念力,药阮真人的心,立马被突破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检索,也终于知道了灵王,为什么能有这么快的速度逃跑了。

    那是天岚宗的瞬移*,可以在短时间内,极快的提高自己的速度,代价也十分的大,不仅仅消耗内力和精神念力,还会消耗自己的寿元。

    得到这些答案后,徐阳便放心下来,如果灵王的速度,平时就这么快的话,他还真的没法追,但是靠着一些秘术,消耗极多能量甚至是寿命来说的话,他还是有机会可以追上的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的,都知道了,现在就放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等徐阳收回精神念力之后,药阮真人就自此恳求起来:“事实上,咱俩也没有多少仇怨吧,之前那都是误会,从今之后,我们相敬如宾如何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可没有兴趣!”

    “徐阳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,你的实力如此之强,却隐藏成弱鸡来到我药宗,你一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,你信不信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宗门,如果查出来,你有什么不轨的企图,一定会杀死你的,如果你放了我,我就保证此事,我不会告诉宗门。”药阮真人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?我只要杀了你,你还怎么告诉药宗?”

    徐阳反问道。

    药阮真人,面色一怔,被徐阳这么一说,他才意识到自己小命,还掌握在徐阳手中呢,紧接着他惶恐,后悔起来。

    再次恳求起来:“我错了,我错了,我可以把我的任何东西,都给你好不好,只求你不要杀我,求你了!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人生最后一个忠告吧,弱者的东西,强者根本看不上!”

    说完,徐阳一剑过去,便结果了他,罩在头顶的大阵,此刻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灵王是徐阳必须要除掉的人,他也需要从灵王口中,得到更多关于灭天网使用的办法,以及裂魂之水的秘密。

    徐阳看清楚了一个方向,便追击而去。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