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人类?”

    达文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青鸾,黑魔,白魔和独孤嫣然,则是使劲揉了揉眼睛,发现竟然不是幻觉,他们才互看了一眼,便流露出来了难以置信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是这副模样?难道你们认识此人?”达文看向了青鸾和黑魔。

    独孤嫣然想抢先说话,可是她实力在这里是最次的,如果不是跟随黑魔,她早就死了,这里根本就没有她说话的份,顿时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黑魔想了想才说道:“达文殿下,此人的模样和药宗的徐阳,长相一模一样,可是我们亲眼看见,徐阳被一名新晋鬼皇给吃掉了,现在竟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,还成为了他们的主人,这实在是匪夷所思啊!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,青鸾再次去观察徐阳,只瞧着无论是模样,还是表面上的内力实力,都和之前一模一样,说他不是徐阳,谁会信?

    而达文来了兴趣,看向徐阳说:“你就是徐阳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正是徐阳!”徐阳微微一笑,随即看向了青鸾,黑魔,白魔,独孤嫣然,以及姜鹏说道:“几位朋友,再次见到我,是不是很惊讶啊?”’

    “呵呵,确实很惊讶,没有想到你还活着,竟然还成为了他们的主人,当初我还真是小瞧你了。”黑魔笑了笑,瞬间想到了青鸾之前的怀疑。

    当时他们都没有把徐阳当回事,可是现在事实告诉他们,青鸾当时的怀疑是对的!

    这徐阳确实有些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那名水鬼鬼皇的洗髓液是不是,被你偷偷拿走了?”黑魔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做偷偷的?徐阳是我们的主人,外殿所有的洗髓液,都是他的私有财产,你们倒是趁着我们不备,偷走抢走了,本该属于我们的洗髓液,现在竟然还敢贼还捉贼?”长舌女鬼皇站出来,满脸不爽的说道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黑魔瞬间闭嘴了,以他的实力,可没有在那么多新晋鬼皇的面前嚣张。

    “呵呵,既然我们要合作,这些事情我们就不计前嫌如何?”达文走出来,当了和事佬。

    “既然达文殿下,都开口了,那这事就算了,不过,我也希望,刚才那几位朋友,要好好的合作,否则的话,我的这些手下们,可不会气的。”徐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,有我在,他们都得老老实实的!”

    达文拍了拍胸脯,虽说在他眼前,徐阳就是一个走了狗屎运,成为了这些新晋鬼皇的主人,本质上还是个弱鸡,他根本瞧不上,但是眼前这幅画,挡在眼前,他们久攻不下,也是需要更多的力量帮忙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里原始鬼皇的头领还没有出现,继续被挡在这里,说不准以后的情况会更加的严峻,能有人被他利用,他自然十分的情愿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听到了么?现在都给我发誓,要好好和徐阳以及众多鬼皇们合作!”达文又装模作样的命令道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都是这个世界的大人物,都有反抗心魔起誓的东西,更别提小小的发誓了,根本没有用,当即便都很配合的发誓,会和徐阳好好合作!

    “哈哈,各位的诚意,我都看到了,我很高兴。”徐阳哈哈一笑,一脸相信他们的样子,实际上徐阳怎么可能相信他们?

    双方都只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。

    等解决完了问题,必然会刀剑相向。

    青鸾,黑魔,白魔,以及独孤嫣然,四人却是不平静,之前已经和徐阳结了仇,必然会有一场大战,青鸾黑魔和白魔,倒是淡定,他们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十分自信的,倒是独孤嫣然心里纵然依旧是瞧不上徐阳,但是她也怕徐阳身后的那些新晋鬼皇,好在她是药宗的人,如果徐阳敢动手,她就拿药宗来压制徐阳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的心情才稍微轻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姜鹏,则是露出一抹有意思的笑容,显然在他的心中,这些新晋鬼皇对于他来说,并不是特别的危险,可见他还有隐藏的大招没有使用出来。

    “各位鬼皇,这幅画我们之间,用尽了各种办法,都没有将其突破,你们可有良策?”既然决定合作了,达文立刻直入主题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良策,想解决此画,只能用蛮力,不过.....”魄阳道人打量了一番,人类来到这里的,有78人,除了独孤嫣然之外,实力全部都在地阶大*800层以上,看着他们自信满满的样子,大概率都有自己底牌,不会比他们这些鬼皇弱到哪里去,继续说道:“我们如果合力的话,不出三天,就可以将此画攻破,进入更加核心的地段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那一定是可以的了!”达文大笑了一声:“那还都愣着做什么?大家一起继续攻打,三天之内,必须将其攻破!”

    谁都清楚,迟则生变,都十分的配合,就在准备合力动手时。

    这幅画,突然泛起阵阵的光芒!

    紧接着上面,那画便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难道这幅画失去作用了?还是这些原始鬼皇,故意的?

    不等他们想到答案,内殿最为核心的区域,便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