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徐阳又是连续扇了独孤嫣然好几个巴掌,紧接着一脚将她踹倒在地上!

    脚踩着她的脑门,居高临下,冷冰冰的看向她:“真是蠢货!老子不和你签订主仆条约,那是因为老子之前说过会让你后悔终生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吧,我们可是一个宗门的呀,你怎么能忍心呢?”独孤嫣然捂着脸,可怜兮兮看向徐阳。

    “不要在老子面前,装出来这副样子,现在想起来和老子说一个宗门的了?之前你们几个,把我当做工具,喂养给那水鬼鬼皇时,怎么没有想起来,我和你是一个宗门的?现在自己处于弱势了,你就想起来了?

    实话告诉你,之前我是打算,让你成为我的仆人的,可是你不信邪,非得要找我的麻烦,非得要踩我一脚!

    我现在让你活着,就是让你体会,明明可以活下去,结果却是自己刚才的选择,失去了活下去的机会!”徐阳冷若冰霜的说道,随后他打了个响指,独孤嫣然的手笔就爆炸了。

    疼的她,面容扭曲。

    此刻的独孤嫣然后悔的到了极点,刚才别人都不去找徐阳的麻烦,她去找个毛啊!

    即使再怎么痛苦,她也是跪在地上,恳求起来:“求求你,不杀我好吗?我后悔了,真的后悔死了!”

    “后悔也没有用,说你得死,你就得死!迎接死亡吧!”

    徐阳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那你也别怪我不气了!”

    独孤嫣然准备做最后的挣扎,即使徐阳能掌控他们的生死,但是徐阳的实力肯定还是不行,只要她速度够快,她就有希望,先将徐阳杀死!

    话音未落,她就拼尽全力,去攻击徐阳!

    结果万万没有想到,她一步还没有走出,徐阳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怎么那么快?

    不等她反应,徐阳的手,就抓住了她的脖子,任由她怎么针扎,都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你死亡时,是不是也是这个姿势?”徐阳冰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挣扎之中的独孤嫣然,心中一惊,徐阳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其余的人,也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惊讶,你们在场的人,所有人是怎么死的,我都清楚,刚才你觉得我的实力不行是吧?那就让你看看我的实力如何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徐阳气息猛涨!

    紧接着,一股让在场的人,心生膜拜的气势,从徐阳身上迸发出来!

    “什么!!!地阶大运满第901层!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,全部都震惊的要傻了!

    在白魔,独孤嫣然的眼中,这简直比他们看到,徐阳能掌控他们的生死,还要震惊!

    他们的实力,大多数都是在八百多层,甚至强一些,利用自己压箱底的东西,可以让实力达到八百七八十层,可是他们都清楚,800层和900层的差距,到底有多么的强,901层,真是他们望尘莫及,他们即使所有人,加在一起,那也不可能是徐阳的对手。

    不要说白魔,独孤嫣然了,就是连魄阳道人,长舌女鬼皇,这一众人心机鬼皇们,也都是震惊到了极点,之前徐阳告诉他们,他的实力可以对付原始鬼皇里的头领,他们心里多少犯嘀咕,可是万万没有想到,徐阳竟然真的做到了!!!

    尤其是魄阳道人,他是十分清楚,刚开始遇到徐阳时,他的实力,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,竟然暴涨到了这个份上,实在是太过恐怖了!

    然而,震惊过后,新晋鬼皇们,则是各个都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阳实力增长如此之快,说明徐阳未来一定会更加的强大!

    正所谓,一人得道鸡犬*,他们也会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“主人,神功盖世,我等佩服之至!”

    魄阳道人等一众新晋鬼皇,立马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白魔等人,成为徐阳的奴仆,他们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服气,可是现在他们不服,也得服了!

    他们也纷纷跪在了地上,跟随着魄阳道人,喊了起来:“主人,神功盖世,我等佩服之至!”

    而被徐阳捏在手里的,她之前心中多多少少,还有点自己的骄傲,现在却是丝毫都没有了,有的只有后悔和痛苦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饶了我好吗?把我当成屁,放了好吗?”独孤嫣然哭着恳求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这个人呲牙必报,谁惹了我,我就会要谁的命!”徐阳很是抱歉,随即手上一用力,独孤嫣然的脖子,便再次被掐断,一命呼呜了。

    之前和徐阳有过冲突的人,也都是感觉脖颈一凉,立刻跪在地上求饶起来:“主人,之前都是我们的错,请主人责罚!”

    白魔想到之前,自己也曾经把徐阳当做工具,吓得她也跪在了地上:“请主人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暂时先饶过你们,接下来看你们的表现,如果你们接下来,表现好的话,我会对你们既往不咎的,可如果你们表现的不好,那么对不起,我只能痛下杀手了!”徐阳说话声音不大,他们听着却是各个心中一寒,里面发誓说:“我们一定会好好表现的,一定会!”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不过了!继续前行!”

    徐阳说着,那强大的地阶大*第901层的气息,便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他这么做,并不是想给他们一个机会,尤其是那白魔,之前如果不是他有复活的能力,应该早就死在那水鬼鬼皇手下了,她虽然没有动手,但是那都是她们商议出来的结果,和杀人无异。

    对于她,徐阳是必杀之,绝对不会让她活命!

    不过,接下来,也不知道,到底还要遇到多少原始鬼皇!

    现在人数越多,他们也越是有可能,赢得最后的胜利,而至于独孤嫣然,这种弱鸡,根本也没有什么用,而其余的人,现在死了他也可以救活,简直可以说是无限战力,要比身后这些新晋鬼皇还要有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