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不能说法器在哪里,应该说我们就在法器之中!这里天地万物,都只不过是法器变化出来的而已。”旺达回道。

    徐阳心头一震,他还以为法器会和幽冥鬼刀一般大小,没成想他们已经在法器之中?

    难不成这昆仑神殿的本体,就是法器?

    “旺达,你真的确定我们就在法器之中?”徐阳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旺达十分确定的回道。

    徐阳原本还想找到法器,就能解决现在的一切问题了。

    可如果昆仑神殿本体,就是一件法器的话,那他可就真的没有办法了,他身处昆仑神殿之中,怎么也不可能,让昆仑神殿,跑到他的手上啊。

    得到法器这件事情,似乎是没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想解决这里的一切,还得和那犲符周旋之后,才能有结果。

    “旺达,把你知道关于修仙者的事情,都说出来吧,如果回答满意,我可以让你在外面呆的时间长一些。”徐阳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只有这么多了,另外,你还是把我冻起来吧。”旺达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喜欢被冰冻的感觉?”徐阳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“谁能喜欢那玩意啊,我只是感应到那道水墙之后,有个强大的存在,被冷冻也只不过是难受一刻而已,之后我就陷入沉睡之中,本身没有什么感觉,而那个强大的存在,可能会杀了我,我可不想再次承受被杀的滋味了。”旺达回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想,你就老老实实回去吧!”

    徐阳说着,再次把旺达,冰冻了起来,放置在了莫斯的体内。

    旺达所说的强大存在,自然就是那个犲符了,之前他们使用了,各种手段,都是伤害不了他!

    确实是十分的刺手。

    现在无法找到法器,那就得想象到底该怎么对付此人了。

    “魄阳道人,你们知不知道,该怎么对付那个犲符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魄阳道人等人,都是一阵摇头:“我们还真的不知道,该怎么对付此人,我们过去见到的头领都是分身,并且每一次分身长相都是不一样,也没有见过分身出手,刚才他能免疫各类攻击,但是我想,无论怎么样,他应该都和我们一样是灵魂体,会惧怕,主人那两件宝物!如果主人使用那两个宝物和犲符对战的话,说不准会有效果!”

    徐阳眼前一亮,魄阳道人所说的宝物,自然就是幽冥鬼刀和拥有金雷竹材质的灭天网。

    上一次,在抢夺第13号聚能冢时,它们两个,就展现出来了,克制原始鬼皇的能力。

    说不准,使用他们会有效果!

    更何况,现在徐阳的实力,也今日不同往日,已经来到了地阶大*第901层,比抢夺第13号聚能冢时,要强大的多。

    说不准,还真的有一战之力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徐阳也就放心多了,静静等待着,里面战斗结束。

    三个小时之后,水墙滑落!

    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,目前还活下来的人,也只有姜鹏,青鸾,雷华,以及达文了。

    只是达文靠着的是战甲,底蕴完全不如其他三人,现在战甲已经残破不堪,只要再遭受重击的话,他就必死无疑了。

    他慌张了起来,拿出来了王族的身份,大喊起来:“你们谁都不能杀我,我可是王族,这次王族派我过来,是有重要任务的,如果我死了,你们即使出去,也活不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现在还想拿王族身份说事?你以为我们会怕你们这个垃圾王族么?”

    本身他们就不怎么忌惮王族,更别说,现在就剩下他们几个人了。

    胜者就有机会,得到所有的洗髓液,在这巨大的*面前,即使他们很怕王族,如果有机会杀了达文,少一个竞争者,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达文慌忙了,想要逃跑,可抬头一看,徐阳竟然还活着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惊。

    其余的人,也都注意到了这一点,雷华露出来了有意思的表情。

    青鸾和姜鹏都是难以置信,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,青子和姜蔓的身外化身,竟然被徐阳这一方打败了!

    “徐阳,你的命,可真大啊!”姜鹏和青鸾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多谢夸奖!”徐阳大笑一声。

    姜鹏和青鸾的脸色,愈发的难看,现在这种结局,意味着他们有可能,在自己死之前,他们都无法杀死徐阳,完成宗门交给他们的任务了!

    真是该死!!!

    “哈哈,和别人战斗时,你们可要注意敌人哦。”

    只听着一声狂笑,姜鹏和青鸾,脸色一变,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,雷华便攻击而来,他们来不及躲闪,直接被雷华额头的眼睛,发射出来的激光,穿心而过!

    二人口吐鲜血,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脸上写满了不甘,想要起身,却是发现身体一点都动弹不得,雷华马上上前补刀,直接要了他们两个人的命。

    最大的敌人解决了,雷华接下来,只要解决达文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可是万万没有想到,达文也是抓到了,这个空隙,将全身的能量,都集中到了一点,直接发射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的一声,雷华的身体,被达文直接打烂,也一命呼呜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,连达文都没有想到,最后的胜利者,竟然是他,他欢呼雀跃起来:“老子赢了,犲符,现在能把洗髓液都给我了吧!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真是做梦,现在就你一个人,我收拾起来,也方便了!”犲符目露杀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