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还真的没有想到,会在这里遇到你。”徐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杂种,你想不到的还在后面呢,看到这座大阵了吧?这座大阵,可以隐匿里面额任何情况,外面什么都看不清楚,我想在这里,做什么,外面都不可能看不到。

    而且等大阵解开之后,还会收紧我们的气息,事后如果有人查起来,也没人知道,我们相遇了。”药尘长老,阴冷的说道:“你知道,这些意味着什么吗?”虐杀

    “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意味着,我在这里杀了你,也不会有人知道!”

    药尘长老,一脸的杀意!

    他等这一刻,等的太久了!

    “按你这么说的话,我在这里杀死你,似乎也不会有人知道,你说对吧?”徐阳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子,口气还真不小?你的意思,你觉得你有能力杀死我?”药尘讥讽道:“你这个人向来自大,别以为走了狗屎运,在昆仑神殿活下来,就觉得自己牛了!我想杀死你,易如反掌!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这么自信,那么我就给你一个机会,我站在这里不动,任由你攻击,如果你能伤我分毫,我就放过你一条狗命!如何?”徐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杂种!敢这么说,真是该死!”

    徐阳的话,让药尘更为恼火!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他完全失去了耐性,直接*佩剑,一道斩击,砍向了徐阳。

    徐阳不知是没有反应过来,还是想装x,竟然没有躲闪。

    斩击直接砍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就在药尘以为,徐阳会直接被砍成两半时,他却是脸色一沉,刚才的斩击,打在徐阳身上之后,竟然瞬间消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身上穿着什么战甲?我怎么看不到?”

    药尘下意识的,认为徐阳身上,肯定是穿着什么战甲,否则的话,怎么可能扛得住他的斩击?

    “对付你这种小杂鱼,我还真的不需要用什么战甲。”

    徐阳擦了擦自己身上的灰尘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就别装了,你那点实力,自己难道不清楚么?”药尘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的实力,我当然清楚,只是药尘长老,您不清楚啊?既然你不清楚,我也就让你清楚清楚!”

    徐阳笑了笑,紧接着,属于地阶大*第901层的强大气息,瞬间从徐阳的身上爆发出来!

    “什么!!”

    药尘的脸色,瞬间变成了猪肝色,他是做梦都想不到,徐阳的实力,竟然那么强!

    “你现在应该明白,我能活着从昆仑神殿里出来的原因了吧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药尘也不是傻子,瞬间就明白:“你,你到底是什么人,是不是你把进入昆仑神殿的人都给杀了?实力那么强,你竟然还愿意在我药宗,当一个普通的内门弟子,你到底是何居心?”

    “药尘,你是不是蠢啊?如果我告诉你,你这些问题的答案,你觉得你还有活路呢?我能放任你离开?”徐阳冷笑道。

    药尘暗叫不好,慌忙的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闭嘴?晚了!”

    这个药尘,三番五次的想要杀死他徐阳,那么徐阳自然是不会手下留情,既然这个大阵,可以不让别人知道,他也就更加的不用担心了!

    单手轻轻一点,药尘长老的身体,便直接爆炸开来,成为了碎片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身亡,大阵也直接溃散开来,也真如他所说,把他们的气息全部都吸收,甚至连药尘长老的尸体,也瞬间尘化,可见这药尘长老,为了杀死他徐阳,也是废了一番心思,可最终,由于他的实力不济,这倒是为了他的死,做了准备。

    不过,徐阳还是有些不放心,让莫斯再次清理了场地,见没有丝毫的痕迹后,徐阳这才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再次回到药宗南部分,徐阳作为全民公敌,自然是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之前听闻,徐阳还活着,大多数的人,都是愤懑不平,觉得徐阳这真是走了狗屎运,但是很多人也是不相信,觉得徐阳实在是太弱了,怎么可能有机会活下去?

    结果当看到徐阳真的活着回来了,他们心里那个气啊!

    可是再气也没有用,徐阳不仅仅是王族,现在还成为了药宗的功臣,谁也不敢把他怎么样!

    徐阳虽然不在乎这些,但是瞧着他们一脸恨意,却又不能,把他怎么样的样子,徐阳也是觉得挺爽的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有种过来打老子啊?”

    徐阳主动挑衅道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的怒火,那是蹭蹭的往上冒,可是却没有一个敢上前的,只能老老实实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没有实力,就给老子滚!”

    徐阳说着,便散发出来精神念力,虽然只是一点点,也足以震慑,这些家伙,吓得他们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等他们退去之后,徐阳便再次来到了,药蝶仙子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对于药尘是怎么知道,他要回到宗门的,徐阳在之前和药尘的战斗之中,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,自然是不会怀疑药蝶仙子。

    再次见到徐阳,药蝶仙子却没有想象中的高兴,她轻叹了口气说:“徐阳,成为核心弟子的事情,我恐怕帮不了你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现在要有大事发生,宗门改变了规则!”

    药蝶仙子脸色谨慎,似乎有了不得大事,要发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