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随着徐阳问道,药蝶仙子的脸色,变得更为谨慎:“这则消息,我也是刚刚才收到的,由于这一次,各个宗门,都没有得到洗髓液,都是无法短时间内提升宗门的实力,昆仑神殿的崩塌,也意味着,今后不会再得到洗髓液了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这种情况下去的话,所有宗门,就有可能会一直,按照现状一直维持下去,可是人的贪欲,是止不住的,没有人愿意,一直屈居别人之下。

    我们药宗虽然也想更进一步,可是实力实在有限,有那个贼心,却没有那个胆子。

    但是这不代表,其他宗门没有了。

    一直和我们不和的天岚宗,他们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七大超级宗门之中。

    天岚宗,咒天派,剑宗,处于第二梯队,而我们药宗和梦魇谷,属于第三梯队。

    他们想通过吃掉,我们药宗,,来提升自己的实力后,去挑战,排名第一梯队的,破灭门,而咒天派,是想通过吃掉梦魇谷,来提升自己的实力,将来挑战天晟派。

    由于过去,天盟和王族,一直在平衡着各个势力的均衡,严禁各个门派进行大规模的斗争,可是就在昨天早上,天盟和王族,纷纷发出通告,今后不会在过问,各派的斗争!

    此消息一出,也就没有人再去限制,各派之中的大规模战争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天岚宗,在今天就发布了,要向三个月之内,我们药宗进攻的消息!

    命令要求,我们必须要割让一半的土地,否则的话,会将药宗灭亡!

    宗门自然是不可能,愿意就这么把地盘让给天岚宗,就想去联合梦魇谷,结果,梦魇谷却是告知,咒天派也告诉他们,会在三个月之内,对他们进攻。

    经过药宗高层和梦魇谷高层之间的商讨,他们决定和天岚宗咒天派拼了!

    现在处于全力备战的阶段!

    为了激励,所有的弟子,宗门所有的奖励划分,全部都和即将到来的大战之中,联系起来了,按照杀敌的数量质量,来判定是否可以成为内门弟子,核心弟子,等等等,总之想要晋升,那就只看战场上的表现!”

    听此,徐阳并没有多大的反应,虽说规则改变了,但是如果发生战争的话,他事实上才能更快的成为核心弟子,毕竟按照之前的规则来说,他想成为核心弟子,还得经过任务和比赛。

    而且以他目前的表面实力,想不让他们怀疑自己,还能成为核心弟子,还是比较困难的,毕竟他一旦稍微展开和他表面上差距过大的实力,很容易就会被药宗怀疑,轻则把他们驱赶出去,重则,则是可能会和他玩命,到时,他可能就没有机会,进入异兽骸骨放置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虽说还得需要三个月的时间,才能开战,但是这段时间,也可以给徐阳一个准时的时间,他也能想办法尽可能提高自己的内力,到时候内力加精神念力,应该会把他的实力,超越现在先天之气加精神念力!

    现在虽说,咒天派是对梦魇谷宣战,但是现在药宗和梦魇谷现在选择了联手,咒天派未来必然也会对药宗下手的,那位想杀死自己的,咒天派长老姜蔓,一定会来找自己的麻烦,她的综合实力是地阶大*第920层,即使他的内力加上精神念力的综合实力,应该可以超过这个数字,应该还是可以轻松对应此人的。

    “喂,徐阳,你怎么不说话?难道你怕了?”药蝶仙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怕的,我还挺期待这次大战的。”徐阳目露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药蝶仙子听此,摇了摇头说:“王族的消息我也接到了,他们的想法,是让我们这些王族,现在立刻退出七大超级宗门,回到王族之中,避免这次的战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不想回去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不能回去,我在药宗呆了多年,怎么可能说离开就离开?”药蝶仙子一脸的坚毅:“这一次,我要和宗门同生共死,我也希望,在战争开始之时,你能和我一直在一起,这样的话,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,否则的话,以你的实力,真的很容易身亡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药蝶仙子虽然有的时候,嘴上不饶人,但是她也确确实实的帮助过徐阳,关心过徐阳,在这种时刻,他当然也要保障,药蝶仙子的安全。

    至于药宗的安危,以徐阳目前的实力,他也左右不了,根本不是他能管的,未来是否,可以继续存在,只能听天由命了。

    听到徐阳答应,药蝶仙子微微松了口气,她还真的怕,徐阳头铁,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那就三个月之后,再见吧,我还有其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行,这段时间,切记一定要把宗门给你的洗髓液精华吸收掉,懂么?”药蝶仙子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告别了药蝶仙子,徐阳再次来到了,雨馨他们的住所,三个月的时间,可以在灵魂空间里,*900年的时间,是他未来对战咒天派姜蔓,能否胜利的关键,徐阳不想耽搁,当即便沉入了*之中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姜蔓踱步在他们大长老的住所,似乎在焦急等待着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