根据东方玉所说,她已经派遣了安插在天岚宗的卧底,临时改变路线,前往了敦城!

    并且故意,让她把消息,提前释放,让药宗的人知道。

    天岚宗开战在即,每个城池,未来都会遇到极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在天岚宗安插的卧底的调控之下,碧波仙子所在的佗城,压力相对较小。

    如果药宗的人,想调配核心长老,前往敦城支援的话,也只有调配佗城的核心长老,前去支援了。

    只要碧波仙子,主动请缨,百分百会被宗门同意的。

    于是她立刻就向宗门请缨。

    “敦城虽说是个小城,但也不能失守,让我前去吧!”

    事实也果真她所想,宗门考虑到佗城未来的压力会小一些,便命令她前去。

    得到准令之后,碧波仙子,立马动身,前往了敦城。

    而敦城负责守卫的人,也听闻天岚宗的核心长老,会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瞬间所有的人,仿佛都是被乌云笼罩了一般。

    即使之前嚣张无比的沈德,此刻也是吓得脸色巨变,惶惶不可终日,之前的嚣张完全没有了。

    被派遣到这里的外事长老和内门弟子,以及敦城的城主敦流,看到这里,心里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可最终,敦流还是咬了咬牙问:“沈德阁下,现在敦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,我们该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怎么处理?”沈德眉头一挑,他害怕强敌,可不害怕敦流等人,轻笑了一声:“这根本不是我能处理的,我觉得我们还是弃城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弃城离开?”

    敦流做梦都没有想到,他寄予希望的沈德,竟然如此的怂?

    “不然,你以为呢?这样的强敌过来,我们即使加在一起那也不可能是对手的。”沈德摊了摊手说:“如果你们不愿意弃城离开的话,那你们能做的,就是投降了,到时候你们是生是死,那就只能听天由命咯。”

    敦流脸色更为难看:“沈德,你说这些话,实在是太过分了,你难道不清楚,我们虽然属于你们的药宗的势力范围,但也只不过是合作关系。

    把你们叫过来,我可是花了大价钱的,你们连战斗没有战斗,就想弃城逃跑,我们的钱不是白花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白花什么啊?我们人都大老远的跑过来了,你说你白花钱了?你是不是在搞笑?”沈德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!”敦流被气的说不出来话。

    “郭城主,你不要听沈德在这里说,我们药宗的人,既然来了,那是不可能离开的!”药蝶仙子站了出来,脸上写满了坚毅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是她说的,我可没说!”沈德连忙否定道,他现在满门心思都是想着逃跑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不是还和徐阳打赌,要比谁杀得敌人多么?现在就怂了?”药蝶仙子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这是聪明的选择,再者说了,我乃是地阶大*600层以上的强者,犯得着和徐阳这种垃圾比拼么?之前打赌的事情,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!”沈德打了个哈哈回道。

    “沈德,你可真是个无赖!”药蝶仙子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。”沈德厚颜*的说道:“那我就不奉陪各位了,再见!””

    然而,他刚刚要离开时,他的通讯录,收到了一条,来自碧波仙子的信息。

    顿时他脸色一喜,原本还想逃跑的他,轻笑了一声,立马又摇了摇头说:“呵呵,刚才我是逗你们呢,遇到这种情况,我沈德会第一个冲在前面的,这一次无论天岚宗的人,再怎么强大,我沈德,都不会退缩一步!”

    沈德前后的转变,令药蝶仙子等人,都是一愣,谁也想不到,他会突然之间的转变。

    唯有徐阳,通过精神念力,里面知晓了,这家伙,为什么突然转变了。

    碧波仙子,来的可真快啊,既然想找死,他徐阳也就满足她这个要求了。

    虽说大多数人都搞不清楚沈德的转变,但是他作为这里的领头人物,愿意留在这里,也给了众人吃了下来了一颗定心丸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在场的人,也都收到了药宗发来的信息,大战开始之前,碧波仙子会赶到敦城!

    众人瞬间明白,沈德这家伙,为什么突然转变了,心里鄙夷的同时,也是振奋不已,碧波仙子的到来,危机自然是可以直接解除了。

    都是大大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?难道发生了高兴的事情了?”沈德怕丢了面子,立刻装模作样的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都是露出来了奇怪的表情,难不成这货不知道?

    不过,在场的人,可都不是傻子,知道这货在装模作样,但是在场的人,敢招惹他的不多,药蝶仙子也怕,如果让他的脸色不好看,他说不准又找个借口,要离开了,为了顾全大局,她也就没有挑明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是碧波仙子要来了!她来这里,危难就要解除了!”药蝶仙子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?是吗?那可太好了,我原本还想靠着我和对方核心长老大战呢,唉,可惜啊,那么好的扬名立万的机会,就这么没了。”沈德摇头,一脸的遗憾,随即他的通讯器又收到了一条短信,仔细看了看后,他便笑眯眯的看向了徐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