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沈德,你看什么呢!”药蝶仙子发现了沈德动作,立马上前挡住了徐阳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有看什么啊?只是我觉得既然我们都想留在这里了,我们就开始分组吧,到时天岚宗的人过来攻城后,我们除了守城,找到时机的话,还要主动出击!

    否则的话,我们早晚会被困死的,也无法将这些侵略者都赶出去,这样吧,等他们过来攻城,如果他们失败了,我们就夜袭他们的营地如何?”沈德提议道:“毕竟他们对这里不够熟悉,如果我们能很好利用这里的地形环境,等等因素的话,一定可以取得优势的!你们同意不同意?”

    “同意!”

    药蝶仙子等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很好,既然要夜袭的话,那么我们就得做的隐秘一些,需要分成小队,你们也没有什么意见吧?”沈德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意见,你想怎么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碧波长老,都已经给我们分好了,就按照这个来分吧!”

    沈德拿出来了,自己的通讯器,往天空一照,便出现了一行的字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看完,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的,唯有药蝶仙子眉头一皱:“这是怎么分的?我和徐阳怎么分开了?他怎么和你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啊,这都是碧波长老排出来的,大概率是觉得徐阳太弱了吧,需要我这位强者来保护,毕竟嘛,我是这里最强的!”沈德傲然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药蝶仙子知道,这沈德是个呲牙必报的人,说不准会背地里对徐阳下手。

    “哪有什么行不行的啊?对了,我和他之间还有赌约呢,正好利用这次夜袭,看看谁能杀死的敌人多一些吧,徐阳,你不会不敢吧?”沈德再次激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的,既然碧波长老都这么安排了,我们只能听从他的命令了。”徐阳一副被沈德成功激将的模样。

    在药蝶仙子等人看来,沈德肯定是想挟私报复,但实际上,这货只不过是碧波仙子的一个工具而已,主要的目的,也只不过是想让他,把徐阳和药蝶仙子等人隔离开来,她也好对徐阳出手。

    徐阳也想趁机,把这个沈德和碧波仙子,都给解决掉,他当然愿意这个安排,如果和药蝶仙子在一起的话,他还真的不好操作。

    “徐阳,这样真的不行!”药蝶仙子一阵摇头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行的?虽说我是高高在上的核心弟子,徐阳只是一个区区的内门弟子,但是我们也是同属一个宗门的,遇到危险我会帮助他抗住的。

    药蝶长老,你这么一直反对,难不成你觉得我会对徐阳动手?”沈德的表情变得很是夸张:“你怎么能这样想?你把我沈德当成什么人了?”

    药蝶仙子被问住了,如果她承认的话,那可就太不利他们内部的团结了。

    停顿了片刻,她才说道:“我不管,反正就是不行!徐阳是我的徒弟,必须得和我在一起!”

    “你不管可没有用,这是碧波仙子规定的,你不同意,到时她来了,你可以找她!看看她同意还是不同意!”沈德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碧波仙子,会听从我的意见的!”药蝶仙子十分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吧,那就看看她听不听你的了!”沈德嘴角露出一抹笑容,紧接着他伸了伸懒腰说:“距离大战不远了,我要回去休息补足精神了,尔等也要开始准备吧!”

    碧波仙子即将到来,在场的人,心里踏实多了,着急慌乱的情绪一扫而空,纷纷开始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很快整个会议室,就只剩下来了,徐阳和药蝶仙子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我无论如何,都不会让你和沈德在一起的,他绝对会对你出手的!”药蝶仙子脸上露出来了一抹倔强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为我担心,区区一个沈德,还没有资格伤害到我。”

    徐阳明白,再不稍微显示显示自己的实力,药蝶仙子只会为他担心,所以徐阳的气息开始飞速增加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他也无法将自己全部气息展现出来,否则被人感应到的话,上报给药宗高层,他也不可能有机会在药宗待下去了,心心念念的那些东西,也都无法得到了。

    气息在达到了地阶大*第700层时,便戛然而止了。

    即使是这些,也是令药蝶仙子,震惊的护住了自己的小嘴。

    “这,这,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不可能,如果我没有实力的话,又怎么可能会和沈德去打赌,还愿意和他分成一组呢?另外鲲龙之前不是说了吗?我不需要战甲,你难道还真以为,他不想搭理我了?那只不过是因为他觉得我不需要罢了。”徐阳笑了笑解释道,随即他的气息便又回到了之前的水平。

    “那你这么不告诉我这些?”药蝶仙子震惊过后,埋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没有问我啊?每次我做出来的事情,你都会按照自己所想的认为,哪有一次问过我?”徐阳反问道。

    药蝶仙子怔住了,她仔细想了想,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!

    就好比鲲龙不给徐阳准备战甲,明明鲲龙都说了,徐阳不需要用,可她却不觉得徐阳有实力,非得认为徐阳是被鲲龙抛弃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不禁面红耳赤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