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也怪我,没有给你说清楚,不过,从现在开始,你不用为我担心了吧?”徐阳回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!”

    药蝶仙子低着头,点了点头,相比之前,现在她害羞待放,倒像是一个少女一般。

    和第一次,见到徐阳,那傲然的模样,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    只是过了片刻,她就反应了过来:“徐阳,你明明有这么强的实力,那你为什么还要来药宗,当一个普通的弟子?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徐阳暗叫不好,刚才只顾着想让她安心了,竟然把这茬给忘了!

    脑海里快速思考了一番,直接甩锅给鲲龙了:“我也不知道,你也知道我是鲲龙的人,他让我来,我也只能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?”药蝶仙子狐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不信你可以联系联系他。”徐阳肯定的说道:“而且你想想,他在王族是什么地位,我又是什么地位,肯定是我听从他的指挥呀!”

    “行吧,我相信你。”药蝶仙子,也觉得徐阳说的对,他的爵位那么低,鲲龙怎么可能会听从他?

    “但是,如果你和沈德在一起的话,你的实力也会暴露,宗门问起来,我们该如何应对?”药蝶仙子问道:“以你之前的实力,那是不可能短时间,提升那么多的!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说我,在昆仑神殿遇到了奇遇,受到了一个高人传承。”徐阳回道。

    药蝶仙子眼前一亮:“你的脑子动的还真快,那就这么说定了,那我们也去休息休息吧,即使你实力比沈德强,也不代表你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之中,就会安全,天岚宗的人,是想灭亡我药宗,他们遇到我们一定会下狠手的,所以养足精神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听你的。”徐阳点了点头,二人便回到了,各自的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一天之后!

    一股强大的气息,从城外传来,徐阳和莫斯第一时间便感应到了。

    那气息徐阳很是熟悉,正是从佗城赶来的碧波仙子。

    “来的倒是挺快!”

    “我感应到,其他人都去迎接她了,你去不去?”莫斯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个毛,我估计明天天岚宗的人,进攻过后,所谓的夜袭时刻,就是她和我战斗的时刻,而且我有预感,这一次绝对不可能只有她一个人,还有其他同级的人。”徐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要应战么?”莫斯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应战,把她们都给收拾了,正好也好从他们嘴里知道,到底是谁,否则得要杀我!”徐阳眼神里露出一抹强烈的杀意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来到敦城的,碧波仙子,看了一圈,发现没有徐阳在,她眉头一皱:“怎么你们少了一个人?那个叫徐阳的呢?”

    药蝶仙子脸色一变,刚才她只顾着前来了,忘了叫徐阳了!

    正想为徐阳说话,沈德便抢在前面说:“徐阳性格乖张,我们叫了他多次,都没有出来!这是不把您放在眼里啊,一定要严惩他!”

    “他的房间在哪个位置?”碧波仙子没有顺着他的话,而是问了她最关切的事情,徐阳出来不出来,她根本无所谓,她只是怕徐阳那小子,临阵逃跑了,到时她该去哪里找他?

    “那个阁楼里面就是他的住所!”沈德忙是指向。

    碧波仙子点了点头,随即便展开了自己的精神念力。

    沈德一脸得意,小子,这下你可完蛋了,老子不用出手,你就得要被打残了!

    药蝶仙子,再次着急了起来,她觉得徐阳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沈德这个危机,刚刚还没有解除,难道又要得罪强大的碧波仙子么?

    “在那里就好。”

    可谁也没有想到,碧波仙子用精神念力扫完之后,发现徐阳果真还在其中,她竟然连责罚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碧波长老,您不处罚徐阳么?他可是对您大大的不敬啊!”沈德忙是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战在即,团结最重要!”碧波仙子,一脸为宗门安危着想的模样说:“明天天岚宗的进攻,就会前来,不过,你们放心,我独自一个人就能解决,你们只要专心准备夜袭即可!我们要出奇制胜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沈德纵然是一万个不愿意,他也只能跟着其他人一起点头。

    “敦流,打开护城大阵吧!”碧波仙子再次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敦流从怀里掏出来一直蓝色的旗子,一挥舞,雄壮的城墙之上,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法阵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竖日,早上八点,天岚宗的人,果真驾到了,炮火之声,震慑了整个敦城!

    所有的人,都来到了城墙之上!

    看清楚了天岚宗的人,整体实力和敦城留手的差不多,这让药宗一方的人,大大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下一刻,一个穿着青衣的女子,出现在了,天岚宗的最前面。

    青衣仙子!

    在场的人瞬间,将她认了出来!

    地阶大*第928层的强者!

    大多数的人,心头都是一震!

    唯有徐阳面不改色,而碧波仙子,则是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,随即便暗自发动了精神念力传音。

    “我是东方玉的人,一会儿按照计划进行!”

    青衣仙子接收到了,碧波仙子的消息后,面不改色,只是用精神念力回复了一个嗯字,便举起手中的战旗:“给我攻击,破开他们护城大阵,将药宗的人,杀得片甲不留!”

    她们以为自己做的隐蔽,在徐阳强大的精神念力之下,所说的话,却是被徐阳感应的清清楚楚!

    东方玉,是谁?

    难道是她在背后,要杀自己?

    徐阳似乎找到了关键所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