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沈德虽然不知道,徐阳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,甚至他也不知道,自己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,但是徐阳强大的实力,他可是早就见识过了,想杀他实在是太容易了!

    哪里会不配合?

    更何况,沈德对于碧波杀死他这件事,也是怀恨在心,既然让老子活不了,老子也不让你好过!

    当即便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“碧波那个狗女人,曾经利用她的职位之便,贪了一大批,从世界各地,收缴而来的异兽骸骨,全部都被她藏在了一处名为烈山的地方,据说数量得有药宗南分部,所有储量的五分之一!”

    徐阳心中一喜,虽说他不清楚药宗南部分有多少异兽骸骨,但是药宗向着全世界去收集,收缴异兽骸骨,存量一定非得吓人,有五分之一的话,也许就能让徐阳实力暴涨!

    到时对付姜蔓,他也就更加有底气。

    不过,这件事情,也告诉徐阳,有人的地方,就会贪欲,有权利的地方,就会有贪污。

    既然有这等好事,徐阳就命令道:“沈德,前面带路,如果你这次,能带着我得到那些异兽遗骸,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令徐阳没有想到的是,沈德摇了摇头说:“碧波,已经对我下了毒手,你就算是放了我,我还是会被她杀死的,我只想让她过的不好,让我死,我也不让她安宁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人际关系,人心确实复杂,之前他们两个还是一伙,沈德满脑子都是巴结碧波,现在却是满脑子,想的都是让碧波不好过。

    徐阳摇了摇头说:“我既然可以放你一条生路,自然不会再让碧波对你造成危害,碧波是我必杀之人,同时我也可以告诉你,我徐阳不让你死,谁也无法让你真正的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我不明白。”沈德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忘了,你刚才死了吗?那是我把你救活的,而我能复活是因为我可以无限复活,只要我不死,我就可以随时把你复活。”徐阳平静如水的回道。

    可是沈德听着,却是震撼到了极点,他刚才确实看到徐阳死亡了,他也知道自己被杀死了,现在却是都复活了,徐阳所说的话,他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他也是越发的后悔起来,他怎么能招惹,徐阳这种强大,又拥有神奇能力的人?

    刚才沈德,还已经绝望,现在心里却又是燃起希望。

    只是之前招惹徐阳的画面,不断的在他脑海里播放,吓得他立刻跪在了地上:“之前都是我的错,我不应该对你冷嘲热讽,对不起,对不起!”

    他的反应,是徐阳意料之中,对于他的道歉,徐阳根本不在意,居高临下看着他:“想活命,就让我得到,碧波所有的异兽遗骸,你才有生路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你依旧不会有任何的机会活下去?得罪我的人,如果不能带给我足够的利益,都只有一个字,死!”

    徐阳的声音虽小,但却满是杀意,吓得沈德跪在地上,忙是说:“您放心,我这一次一定帮您得到所有的异兽遗骸,现在如果有时间的话,我这就带您去!”

    “前方带路。”徐阳的脸上在再次恢复了笑容,随后徐阳便拿出来了,龙形战舰,确定了位置,便朝着,碧波暗藏异兽骸骨的烈山而去。

    之所以不乘坐传送阵,是因为一旦坐上传送阵,身份信息就会被确认,碧波说不准立马就能知道徐阳又活过来了,到时她们三个人可能又得杀过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必须得让自己拥有了,可以碾压她们的实力后,才能再和她们有所交手,否则的话,很有可能会被她们给困住。

    第二天凌晨六点,太阳已经升起。

    刚刚结束战斗的药蝶,看着已经被他们彻底剿灭的天岚宗的人,她的脸上终于浮现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药宗的人,何在?”

    药蝶,畅快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!”

    这次跟随她前来的人,虽说死伤大半,但是这样,也能说明这一次他们胜利了,他们打败了侵略者!

    “徐阳那边应该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药蝶自言自语的说道,之所以这么自信,是因为他们这边三个小组,已经把天岚宗的人,都给灭掉了,根本没有人逃到徐阳他们设伏地点。

    徐阳根本没有机会,遇到敌人,更何况以徐阳的实力来说,除了天岚宗那位青衣之外,根本也不可能有人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战场硝烟散尽后,三道身影,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正是碧波,青衣还有姜蔓,只是青衣和姜蔓,都改变了形态,完全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药蝶见此,脸色一喜,忙是迎过去:“恭喜碧波长老,打败天岚宗的青衣。”

    她浑然不知*,还以为药蝶,晚上是去和青衣大战去了,她现在平安归来,那就是胜利了。

    “唉.....”

    令药蝶眉头一皱的是,碧波,却是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碧波长老,您这是怎么了?”药蝶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....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,徐阳被青衣杀死了!”碧波遗憾的说道:“不知是谁出卖了我们,将消息提前给了青衣,她自知这一次失败,就独自一人前往埋伏地点,将徐阳等人全部杀死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不可能吧?”药蝶根本不愿意这个噩耗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他的魂牌,就知道了,应该已经碎裂了。”碧波提醒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