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道声音,药蝶听着十分的熟悉,抬头一看,顿时惊喜万分!

    “徐阳,我就知道,你还活着!”

    碧波,姜蔓,青衣听此,却是眉头一皱,抬头一看,却是脸色巨变!

    还真的是徐阳!

    心中惊恐万分,徐阳之前不是已经被她们杀死了吗?

    怎么又活了?

    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!

    三人互看了一眼,收起惊恐的心思,碧波冷笑了一声:“你是谁,竟然冒充我药宗弟子!”

    “碧波,你这语气,以为我徐阳,是别人假扮的?动动脑子好好想想,谁闲着没事,会假扮我?”徐阳冷笑道。

    碧波三人,眉头一皱,她们也觉得徐阳说的对,好端端的,谁会冒充徐阳这么一个普通的药宗弟子!

    可不是别人假冒,徐阳是怎么活过来的?

    明明是把姜蔓,把徐阳杀死了啊!?

    碧波和青衣,纷纷看向姜蔓,想从她这里找到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我做什么?我确确实实把他给杀掉了!”姜蔓十分笃定的回道,随即她脸色一狠:“你们管他是怎么活过来的,活过来,再把他们杀了不就行了么?”

    “对,对对!”碧波和青衣,都被徐阳突然复活给吓倒了,姜蔓的话,立马把她们给点醒了!

    刚才还惊喜万分的药蝶,现在终于明白,碧波所说的一切,都是在骗她的!

    可是一想到,他们要杀徐阳,她的笑容却是消失了,她立马喊道:“徐阳,别管我,你快走,她们三个人,你不可能对手!快逃!”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那就别想逃了!”姜蔓冷笑了一声,直接展开了绝对领域:“我们能杀你一次,也能杀你第二次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在场的人,除了姜蔓之外,其余的人,实力纷纷下降。

    药蝶从地阶大*五百多层,直接掉落到了499,碧波和青衣,也直接掉落到了第899层。

    “你,现在敢回来,是不是实力又增长了,让我看看你涨了多少?”姜蔓冷冷的看向徐阳。

    “这次恐怕让你们失望了,我是一点实力也没有增加。”

    徐阳气息狂增,原本已经是935层的他,在这绝对领域之中,依旧是降到了899层!

    和之前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看来你综合实力,依旧只不过是935层,如果你能超过940层的话,我这绝对领域就无法控制你了,可惜啊,你没有!

    我不明白,你现在实力一点都没有增加,还敢跑过来,是想玩英雄救美啊?真不知道,你哪里来的自信!?”姜蔓讥讽道。

    即使是如此,药蝶看到这一切,也是震惊的无以加复,之前徐阳给她展现出来的700多层的实力,就以为是徐阳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谁成想,徐阳的实力,竟然达到了,地阶大*第935层了!

    此等实力,是她这辈子,都不可能达到的高度,而徐阳竟然拥有!!!

    “姜蔓,这一次,让我们杀了他如何?”碧波和青衣,向着姜蔓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杀个屁啊,先把那些宝物,在哪里问出来,再杀也不迟!”姜蔓立刻回复。

    碧波和青衣,暗叫不好,只顾着杀死徐阳了,竟然把最终的事情给忘了,药蝶她什么都想不出来,现在徐阳本人都出来了,她们当然当着她的面问了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们先忽悠他,让他说出来,再把他杀了!”

    三人的意见,很快达到了统一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就你们那点精神念力,还以为可以在我面前,窃窃私语么?”

    只是令她们意想不到的是,她们刚刚说完,徐阳讥讽的声音,便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三人脸色立刻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碧波脑海里,瞬间想到了,第一次听到徐阳这个名字时,就是因为其精神念力强大,浍河天尊,本想将徐阳列为重点观察名单之中,结果却是因为她的瞧不上,选择了放弃对徐阳的观察。

    她现在有些后悔,如果当初对于徐阳重点观察的话,说不准,徐阳就会被她们看出来一些蛛丝马迹了!

    哪里轮到现在,连昆仑神殿的宝物,都被他拿走了!

    现在碧波也终于明白,为什么徐阳如此强大的实力,竟然还跑到了药宗当内门弟子,大概率就是为了进入昆仑神殿!

    越想她越是懊恼!

    冷笑了一声说:“呵呵,看来你的精神念力,真是强的超乎我们的想象,不过,这又能怎么样?现在立刻马上,把你从昆仑神殿得到的宝物,都交出来,否则的话,会让你死得很惨!”

    “能杀死我徐阳的人,还不存在,就凭你们三个,烂鱼臭虾,还想杀我?是谁给你们的勇气?梁静茹么?”徐阳笑道。

    “谁是梁静茹?”

    三人不解。

    “无知的家伙,连梁静茹都不知道。”张霖一脸的鄙视,浑然忘了,这可是超级世界啊,地球上的明星,她们怎么可能知道?

    “谁管梁静茹是谁啊?我们不知道,你到底是怎么死了又复活的,也不关心,能不能杀死你,但是我们的实力,足以碾压你,杀不死你,也会虐死你!让你生不如死!”姜蔓说着,她的身体,竟然瞬间幻化成为了四个她!

    快速飞向了,四个方位,将徐阳给围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你们咒天派,会玩的花样可真多啊。”徐阳赞叹道:“不过,刚才我是表达有误,我的意思可不是你们杀不死我,而是你们现在,根本没有能力打败我!”

    “笑死人,你的实力都没有增加,还说我们打败不了你?!”姜蔓根本不相信,当即便说:“这是我们咒天派,四象咒,尝尝它的威力吧!同时也让我看看,你到底又是哪来的自信,敢这么说?”